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皇帝话落,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视线又齐刷刷聚在卞惊寒身上。

    “此物已落入儿臣之手。”

    卞惊寒沉稳笃定的声音响起。

    弦音当即卯了十二分的精神凝进卞彤的眼。

    一条心里映入眸中,她唇角微微一勾,转身跟早已来到她身边待命的管深耳语了一句,管深点头。

    “哦?”上方皇帝似是来了兴致,“呈上来给朕瞧瞧。”

    扬袖示意边上的大公公单德子。

    场下的众人也都是伸长了脖子,想一睹这神奇之物是何样。

    见单德子作势就要前来,卞惊寒连忙回道:“请父皇稍等,儿臣本来并未打算此时跟父皇禀报此事,所以未带在身上,儿臣这就命人去取了来。”

    随即侧首,朝弦音和管深这边看过来。

    弦音快速度了一个眼色给他,卞惊寒出声吩咐管深:“管深,速速去本王的厢房,将桌上的那枚类似哨子的东西取过来。”

    管深领命而去。

    卞彤也不动声色朝身边随侍的一个嬷嬷递了个眼神,嬷嬷会意,悄然退出了人群。

    弦音眼角余光自是将这些看在眼里。

    所有人等待。

    没多久管深就回来了。

    手里的确拿着一个类似哨子一样的东西。

    可让大家震惊的是,一起回来复命的,并非他一人,而是好几人。

    确切地说,是几个禁卫和一个嬷嬷,禁卫架着嬷嬷,嬷嬷脸色发白,抖如筛糠。

    什么情况?

    众人震惊。

    卞彤更是小脸血色全无。

    所有人都看着这一行人。

    管深撩袍跪下,双手举过头顶,毕恭毕敬呈上掌心之物。

    而那个嬷嬷则是刚被带到场中,就“扑通”一声跪于地上。

    单德子上前取管深手中的哨子,回去呈给皇帝。

    不知是恐那哨子有毒,还是恐其会带来什么伤害,皇帝并未接,就任由单德子拿在手中,他只是垂目细看。

    半响之后,抬起眼梢,扬目看向场下,威严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

    这也是在场的众人想知道的。

    卞惊寒颔首,不徐不疾开口:“回父皇,是这样的,儿臣其实并未得到这枚哨子。”

    啊!

    众人怔住。

    卞彤错愕。

    卞惊寒的声音继续:“儿臣只是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本关于苗疆巫蛊奇术的书,书中提到此哨,以及对夜游之人的控制,儿臣记忆犹新,儿臣相信厉神医的医术,相信她的药没有问题,便怀疑聂弦音是不是被人用此术所害。”

    “儿臣见所有人基本都在这里了,儿臣便故意说,此哨已被儿臣所得,按照正常人的心里,若陷害之人听到,必当第一时间确认自己的哨子还在不在,除非哨子就在此人身上,她可以随手确认,若不在,她就一定会去她放的地方确认。”

    说到这里,卞惊寒回头瞥了一眼跪在那里早已抖做一团的那个嬷嬷,扬手一指:“她,便是在儿臣方才说出那些话之后,悄然离开现场的人,管深带人悄悄跟着,应该是在其确认之时,人赃俱获。”

    说完,他又问向那个嬷嬷:“本王说得对吗?对嬷嬷。”

    对嬷嬷?

    因为姓“对”之人罕少,而且在场的除了几个重臣及其家眷,都是王爷公主们,平素也是互相有走动的,故不少人听说过此人的。

    此人不是卞彤府里的人吗?

    霎时,不少人的视线就朝卞彤看过去。

    卞彤抿着唇,小脸板得厉害,似是在做着思量计较,终是未等对嬷嬷开口,已自座位上起身,来到场上,拂裙跪下。

    “父皇,对嬷嬷是儿臣宫里的嬷嬷,儿臣惶恐,儿臣......儿臣并不知道.....并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卞彤说得急切慌乱,末了,又脸色苍白地、难以置信地看向对嬷嬷,似是真的惊天霹雳,第一次闻见一般。

    弦音弯了弯唇。

    曾经以为李襄韵演戏水平一流,如今看来,卞彤才是影后级的大咖呀。

    一句话跟对嬷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其实等于暗中给了对嬷嬷指示,这一句话还跟皇帝以及大家撇清了自己。

    果然,她的话音一落,对嬷嬷就边磕头,边声泪俱下地出了声:“奴才该死,都是奴才的错,奴才连累了公主,奴才对不起公主,奴才该死啊!”

    卞彤又惊又痛地看着她,也几乎哽咽出声:“对嬷嬷.....你......为何要这样啊?”

    “奴才......”对嬷嬷蓦地侧首,瞥向弦音,眸光阴冷狠戾。

    弦音被她那眼神吓得心口一颤。

    接着就听到此人咬牙切齿道:“奴才是见不得公主如此被欺负,公主身份何其矜贵,就算嫁给午国太子,配对方也是绰绰有余,可......可就是这个毛都没全的小丫头,不知跟午国太子施了什么狐媚妖术,让午国太子那日那般不顾公主颜面,做出那般过分之举,公主宽宏大量,不放心上,可奴才......奴才受不了这气,所以......”

    卞彤痛心摇头:“嬷嬷糊涂啊!”

    弦音觉得若不是自己会读心术,将两人的心里尽数落入眼中,她都几乎要信了这二人的主仆情深。

    可就是因为知道她们心中所想,她就觉得这一幕真的恶心得让人没眼看。

    对嬷嬷没再跟卞彤多说,而是转眸看向高座上的皇帝,俯首以额点地,“咚咚咚”磕头。

    “皇上,都是奴才的错,都是奴才一人所为,奴才是瞒着公主的,公主毫不知情,请皇上不要怪罪公主,当日午国太子如此无视我大楚国威,无视我大楚公主,公主一声怨言都没,默默承受了这些,可就是因为公主如此,奴才才心疼,才不服,才气愤,才做出如此之事,奴才甘愿受罚,奴才愿意领罪,奴才任凭皇上处置!”

    殷红的鲜血自对嬷嬷的额头上流下来,污了一脸。

    众人都有些不忍看。

    弦音亦是微微拧了眉,只不过,她拧眉的原因,是这个嬷嬷故意引导皇帝的话。

    秦羌无视大楚国威,无视大楚公主......

    凝眸,她望进皇帝的眼中。

    皇帝的心里入目,她眸光一敛。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