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翌日早上,弦音起床出门,就看到佩丫以及几个婢女在院子里逗一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小狗在玩。

    “这只小狗真可爱,就像小娃娃一样。”

    “是啊,也不知行宫里面怎么会有狗?不会是御膳房用来杀着吃的,跑出来了吧?”

    “你也想得出?要吃狗肉那也得杀大狗啊,这么个小不点能有多少肉,肯定不是啦。”

    弦音刚想走过去告诉她们,那好像是哪个嫔妃娘娘的宠物狗,一个转眸,看到管深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整个人看起来没精打采、憔悴不堪的,一边走着,一边低着头不知在考虑什么事情。

    以致于她唤了一声“管家大人”,他吓一跳。

    可当他闻声抬起眼后,弦音又吓了一跳。

    满眼血丝、眼窝青灰,一看就像是昨夜一宿都没睡。

    这是......

    刚心中疑惑,管深正好对上她的眼,一条心里直直被她读出来。

    【我难道有那么肤浅吗?想什么都挂在脸上了?不至于吧?现在也跟她面对面的位置,她也能看到我的眼睛,难道我想什么,她也能看得出来?】

    弦音差点没喷出来。

    看来,卞惊寒还高估了这个男人呢。

    昨夜她问他,这个男人是不是知道她的读心术了,他说,本来不知,经过夜里的那件事应该是知道了。

    看如今这情形,还是不知道呢,而且,似乎还深受其扰,一夜未眠在想,却也未能想明白的状态。

    弦音便也没再说什么,在他的注视下,径直走向院中佩丫她们,然后也伸手摸了摸那小狗,朗声道:“哎呀,这狗腚子的毛摸着好舒服呀!”

    那厢,管深急剧的咳嗽声响了起来。

    弦音弯弯唇角,直起身,跟佩丫几人道:“上次好像看到哪位娘娘的嬷嬷抱着这狗的,所以,还是不要逗得好,别惹出什么是非。”

    几人一听,觉得有理,便都停了逗弄,小狗也摇摇尾巴跑了。

    各自散去,弦音悠闲地甩甩手,也准备回房,被站在那里咳了半响,又怔了半响的管深喊住:“聂弦音。”

    弦音扬了扬眉尖,站住,扭头看向他。

    “不知管家大人有何吩咐?”

    管深大步下了走廊,三步并作两步朝她走过来,将她拉到了一边,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才微微喘息地开口道:“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什么?”弦音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疑惑地看着他。

    他却没有说话了,直直盯着她黑葡萄一般的瞳仁。

    【这世上,有人会察言观色、有人会猜度人心、有人擅操控人心,我信,但是,完全能看透人的内心在想什么,我不信,绝对不信,打死我也不信!】

    弦音“扑哧”笑了。

    “打死人这种事我可做不出,而且,人都被打死了,还怎么信或者不信,不是要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吗?信与不信,都是浮云。”

    弦音说得随意,管深却是惊愕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一副完全见了鬼的表情。

    “你......你......”

    见他激动得满脸涨得通红,“你”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来,弦音忽然又起了一丝玩心,眉眼一弯,凑到他近旁,压低了声音。

    “我......我......我跟管家大人说,大人可千万不要有压力哈,我呢,谁的心里都看不到,独独就是能看到大人的心里,大人说,这是不是一种猿粪呢?”

    管深震惊。

    更加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弦音调皮地眨眨眼,点头:“真的,不然,大人想啊,为何昨夜王爷不直接自己用眼睛告诉我,而是要跑去找大人,让大人过来想这件事告诉我?”

    管深听完,脚都发软了。

    为何?

    为何会这样?

    他跟她......他们能有什么缘分啊?

    “所以,管家大人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哈,别人知道了,对我们两人都不好,这就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不对,王爷也知道,那就是我们三人之间的秘密吧。”

    她能看懂他的心里,且唯独只能看懂他一人的心里,这件事他们家王爷也知道......

    管深还在那风中凌乱着。

    为什么?

    这样他家王爷会不会对他有什么想法啊?会不会嫉恨他之类的?

    他刚这样想着,弦音就开了口:“不会,王爷才不会那么小气呢,若是对大人有意见,昨夜就不会去找大人帮忙了。”

    管深惊错。

    一颗心更加崩溃,也更加凌乱不堪。

    他就这么一想,这丫头就知道了,那以后岂不是在她面前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不对,那以前想过的种种,岂不是......

    疯了疯了,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离奇的事,怎么会有如此.....

    “你们在做什么?”男人微凉的声音骤然响了起来,将他的思绪拉回。

    他循声望去,便看到一袭墨袍、风姿阔绰的男人从走廊上走下,朝他们这边而来。

    “王......王爷......”他连忙躬身行礼,整个人还未从方才那份震惊和惊吓中缓过来,脚下一阵阵发软。

    边上的弦音也跟着一起行了个礼:“王爷早。”

    “你们在做什么?”卞惊寒步履稳健行至跟前,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管深不知如何答。

    弦音笑着回道:“我就是提醒一下管家大人,让他千万不要将我的那个秘密说出去了。”

    卞惊寒面色稍霁,却还是凉凉瞥了一眼管深,沉声:“记住了吗?”

    管深眼帘轻颤,脑子有些跟不上,反应了一下,连忙回道:“记......记住了。”

    卞惊寒又强调了一下:“切记。”

    管深汗哒哒颔首:“是!”

    卞惊寒便也没再理他,唤了弦音:“随本王走。”

    弦音一怔,见他已拾步走在了前面,她连忙紧步跟上去:“去哪里?”

    “去找昨夜的罪魁祸首。”

    昨夜的?

    弦音又愣了愣:“去哪里找?王爷有怀疑目标了?”

    “嗯。”卞惊寒脚步未停,出了西宫的院门。

    她跟在后面:“谁?”

    “本王让你提防的那几人,都有嫌疑。”

    弦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