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心性简单、心思浅薄的卞鸾小脸当即就黯淡了下去,怏怏道:“没有,不过,可以让御膳房的人做,做起来也快的。”

    厉竹弯唇一笑:“没事,如王爷所说,对玲珑而言,重要的,是我带的,大楚地博物丰,不少稀罕玩意儿,我随便带个什么都成,就不劳烦公主和御膳房了。”

    卞鸾瘪瘪小嘴,低了头没做声。

    一行人往前走。

    方才拉扯间,卞惊澜又闻到了厉竹身上的淡淡香气,便忍不住提醒道:“神医回去莫要忘了帮本王问问下人,神医衣服上的熏香是用的什么香?”

    当日寿宴,弦音不在,自是不知个中详情,见卞惊澜突然冒出这句,当然,也是想替厉竹说话,就忍不住笑道:“十一爷几时对熏香这般敢兴趣了?”

    “不是,就是觉得特别,跟本王见到的一女子身上的一模一样,本王很好奇,所以问问。”

    一女子?

    弦音当即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呼吸一滞,没再多说,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卞惊寒。

    不知道心细如尘的他会不会猜到去十一王府取香株花、落下那本医书的人就是神医?

    见卞惊寒面色无波,似是并未在意卞惊澜的话,她才放下心来。

    厉竹口气温淡地回了句:“好。”

    因为厉竹要走,所以他们并没有先回西宫,而是直接送厉竹送到了行宫门口。

    厉竹走之前看了看弦音,用眼睛告诉她,无论能否配出三月离的解药,她都会在她三月离发作之前来找她的,让她放心。

    厉竹走了,弦音也怏怏的。

    好在知道没多久她们就能再见面。

    将他们送回西宫,卞鸾和卞惊澜就回去了,弦音也准备回房,被卞惊寒喊住了。

    示意管深和佩丫退下,卞惊寒走近两步。

    弦音不知道他意欲何为,抬眸看着他。

    “有什么事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本王,有本王在,不会让人欺负你,但是,以防万一,本王还是得提醒你注意几个人,一个,皇后,她是七王爷的母亲,来行宫的路上,七王爷意图在你们打的那什么牌上做文章,被本王威胁回去了,难保她不知此事,而且,她也是太子的母亲,那日挑选下人的时候,太子要了你,你接着就梦游了,也难保他们不心生猜疑,总之,要提防就是了......”

    “嗯,知道了。”弦音点点头,没想到他跟她说的是这个,心里暖暖的。

    “还有,”卞惊寒又接着道:“太子,虽然他看起来温润随和,其实他也是心机颇深之人,往年挑选下人,他从未开口要过谁,今年竟要了你,这里不排除他抱有什么目的,何况结果还是没有要成,我们也得小心。”

    “嗯。”弦音又乖顺地点点头。

    他说的是“我们也得小心”,而不是“你也得小心”。

    弦音长如蝶翼的睫毛颤得厉害,一颗心更是大动到不行。

    要不要对她那么好啊?

    “第三人,四公主卞彤,那日秦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等你长大娶你,你头点得鸡啄米一样......”说到这里,卞惊寒明显咬字很重,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弦音挑挑眉,笑眯眯看着他。

    对方剜了她一眼,继续道:“当然,你点不点头,秦羌此举都是在当众打父皇的脸,特别是打四公主的脸,虽然还未嫁去午国,可她终究是秦羌未过门的妻子,这件事众所周知。”

    弦音继续点头。

    这些其实她知道,但是当时,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见她小脑袋点得又跟什么似的,卞惊寒又来气了:“你那头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不点就不舒服?”

    弦音汗。

    当即摇头,且摇得就像拨浪鼓一样。

    “没毛病,看,我现在不是没点了吗,而是在摇。我点头,表示王爷英明,表示完全赞同王爷说的,难道王爷希望自己一直说一直说,我一直摇头一直摇头吗?”

    卞惊寒:“......”

    见她还在摇,蹙了俊眉:“打住!”

    弦音便笑嘻嘻停了下来。

    卞惊寒心里的气也因为她滑稽俏皮的反应消了不少,却还是故意斥她:“别跟本王嬉皮笑脸,下次再遇到秦羌这种事,看你还敢乱点头不?”

    弦音又摇着小脑袋:“不敢。”

    “你可得罪的不止四公主,你连你的好朋友神医一并得罪了。”

    “神医才没那么小气呢。”弦音撇嘴,不以为然。

    “怎么没有?连你都要给本王上眼药水,说本王长针眼,为何别人就要大度?”

    呃。

    这个嘛。

    弦音无言以对。

    “最后还有一人,那便是皇上,同样还是秦羌说要娶你的那件事,扫了颜面的,不仅仅是卞彤,皇上亦是,说白一点,秦羌当时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所以,难保他不会迁怒到你的身上。”

    弦音差点又要点头了,立马止了,只“嗯嗯嗯。”

    一连嗯了好几下,娇憨的模样让卞惊寒都禁不住唇角翘了翘。

    忽的想起什么:“对了,还有一人。”

    还有?

    弦音眨着清澈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卞惊书吗?

    此人虽然是头号要提防之人,但是,不是已经先回去了吗?

    “六王爷。”

    卞惊安?

    弦音甚是意外,“他并不知道那夜那女的是我。”

    “他虽然不知道,但是,他却是极爱调戏一些婢女下人,你难道不是?”

    “可我还是个孩子。”弦音依旧不以为然。

    卞惊寒的俊脸就冷了:“反正就是必须离他远点!”

    好吧。

    她算是听明白了。

    说下来,其实就是除了他卞惊寒,基本上所有人都要提防就对了,因为重量级人物,一个一个说下来,不用提防的,也没有几个了。

    “原则上本王在,他们应该不会直接差你做什么,如果本王正好不在,他们要你做什么,你就想办法推脱,都推到本王头上,若还不行,就想办法第一时间通知本王。本王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因为不能点头,弦音边说,边调皮地举了手,朝他点点手指头。

    “记、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