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缩好骨穿戴梳妆整齐来到厉竹厢房的时候,厉竹正站在窗口看着外面。

    “神医。”弦音发现自己心虚得中气都不足了。

    厉竹闻声转过身来。

    弦音走过去,“你找我?”

    “嗯,我想跟你说,‘水痘’可以痊愈了,可以出明宫了。”

    弦音一怔,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事。

    见她没做声,厉竹又道:“时日很长了,也该痊愈了,而且,我也该走了。”

    弦音再次一怔,看向她。

    厉竹侧身走向屋中的桌子,错开她的视线。

    她不想让她看到她的心里。

    她得回去,正值盛夏,她怕秦羌那个疯子真的会荼毒百姓,让一堆无辜之人染上哮症。

    弦音虽不知她心里所想,却也猜到她定然有不能说的原因,便也没多问。

    只道:“行,我去跟王爷说一声。”

    **

    卞惊寒让桃红出去禀报了此事,得到了皇帝的首肯,他们才各自回房收拾。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就是一些衣物跟日常用品。

    厢房里,卞惊寒整理着床头的书,将所有的书都摞在一起,放到桌上的包袱里,房门忽的被人自外面推开。

    他一怔,循声望去,就看到弦音自门口闪身进来,快速关了房门,快步跑向他,张开一双小手臂就将他的腰身抱住。

    卞惊寒一震,不知发生了何事,“怎么了?”

    弦音瘪瘪嘴,小脸贴着他的腰身,瓮声道:“没什么,就是在这里住习惯了,突然要离开了,好舍不得。”

    不仅舍不得这里的一切,更舍不得这里的这份宁静,这份幸福,这份有他在,却无任何纷扰的幸福。

    出去以后,他又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她还是那个乳臭未干的婢女,要面对这个困扰,要面对那个纷争,要面对的,实在太多太多。

    他们也不可能像在这里这样毫无顾忌、轻松自在地相处。

    卞惊寒没想到她是因为这个,弯了弯唇,自边上的凳子上坐下来,这样他就跟她差不多齐高。

    深瞳漆黑如墨,凝落在她的脸上,他握了她的小手:“没关系,本王一直在。”

    其实这句话并没有安慰到弦音。

    但是,弦音还是点点头:“嗯。”

    他看着她,又伸出大手捞住她后脑,朝自己面前一扣,他略略倾身,吻了一下她的眉心。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他问她。

    “还没,”她是收拾了一半跑过来的,“那我现在回去收拾。”

    卞惊寒点点头:“嗯,去吧。”

    弦音将手自他的掌心抽出,看了他一眼,走了出去。

    卞惊寒一人坐在那里静默了好一会儿才起身。

    **

    弦音是在整理钱袋的时候才发现那枚药丸的,确切的说,是一张纸,不,一封信包着一枚药丸。

    白纸黑字,没开头称谓,也无结尾落款,只有一行字。

    【三月将至,恐无空来楚,此次药丸先给你。】

    弦音自然知道是谁留的。

    她只是很意外。

    秦羌几时将这些放她钱袋里的?

    是临走前吗?

    在明宫的这些时日,都花不到银子,钱袋她一碰也没有碰过,以致于今日才发现。

    捻起药丸,她看了又看,又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她不懂医,自是看了也是白看,闻了也是白闻。

    不过,她倒是想到了一条路。

    **

    “你说这是三月离的解药?”厉竹将药丸拿在手中也看了又看,闻了又闻。

    “嗯,是的,我就是在想,我不是要到下月才是三月嘛,反正还有一段时间,药丸能不能先给神医,神医拿去研究一下,指不定就研究出来了。”

    “可以是可以,但我把握不大,因为制药的过程是非常复杂的,就算我搞清楚了这粒药丸的所有成分,它们各个成分之间的配药比例我也是不知道的,还有配制时的先后顺序,这些都直接决定药性药效,我只能说,尽力一试吧。”

    “那就有劳神医了。”

    弦音忽然觉得人生又充满了希望。

    **

    他们出明宫的时候,是下午。

    一直紧闭的大门终于“吱呀”一声被人在外面打开,守在门口的禁卫整齐罗列撤走。

    那一刻,弦音想到出狱的犯人。

    别说,还真像,特别是一出门还看到卞惊澜、卞鸾、管深、佩丫四人等在外面,就像是接狱的亲人。

    见他们出来,管深连忙上前给卞惊寒拿包袱,佩丫接了弦音手里的包袱。

    卞鸾本想上去接厉竹的,却又想到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公主,便只得做了罢。

    卞惊澜看了看,总不可能去帮桃红拿吧,便走到厉竹面前,伸手作势就要接她挎在肩上的包袱。

    被厉竹避开:“不用,多谢,我自己拿。”

    卞惊澜以为对方是顾忌他身份,毕竟管深和佩丫都只是一个下人,而他,是一个王爷。

    “没事,那夜不是说了吗?是三哥的朋友,便是本王的朋友,既然是朋友了,帮忙拿个包袱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能帮神医拿包袱,那是本王的荣幸好吗?”

    说完,作势又要去接。

    厉竹依旧不让。

    两人拉扯间,卞惊澜的手肘不小心撞到了厉竹的胸口,厉竹浑身一震,松了手。

    卞惊澜却是有些震惊,为方才手肘所撞之处的触感震惊。

    “哇,神医也会武功啊!”

    对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几人莫名。

    “神医这般清瘦,胸肌却不小,功底想必还不是一年两年,而是长年练肌肉才能练成。”

    卞惊澜话落,弦音当即就喷了:“噗!”

    想收都收不住,只能噗完赶紧接着“咳咳”,做出自己是正好咳嗽的样子。

    厉竹面上没有多大反应,只微微一笑:“十一王爷想多了。”

    卞惊寒适时地开了口:“不知八妹的鳗鱼糕还有没有,神医马上就要回去了,若还有,就打包点让神医带回去。”

    卞鸾心头一喜,自是求之不得,刚想说“有”,又听到卞惊寒接着道:“本王记得当日在神医府的时候,听说神医的那位玲珑姑娘是大楚人,家乡的东西带回去给她,想必她会很开心,当然,最重要的,是神医带的。”

    弦音一愣,玲珑姑娘?

    神医府有此号人物吗?

    见厉竹跟卞惊寒对视了一眼,她当即就明白了过来。

    一箭双雕,故意说给卞鸾听,也顺便引导卞惊澜?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