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见他不做声,且脸色有些冷,弦音以为自己哪里不妥,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

    虽然是纱裙,也只是为了增加飘逸感,丝毫都不透,里面有一层同色的打底呢,而且丝毫都不露,连领子都严严实实得很,她又疑惑抬眼看向男人。

    “王爷......”

    话刚出口,手腕已是一热,男人握了她的手,带着她进了屋,与此同时,另一手关上门。

    长臂将她盈盈细腰一揽,捞向怀里,将她禁锢在自己面前。

    “卞惊安那样的事以后不许做!”

    灼热气息撩在她的脸上,男人声音不大,语气却是沉沉,是那种不容人质疑的口吻。

    弦音眼睫颤了颤,“哦”了一声。

    男人蹙眉,似是对她的这一回应并不满意,“你保证!”

    弦音看着他,见他语气不善不说,还面色不善,便咬了一下唇,微微扬了扬手掌,做了一个发誓的姿势:“我保证。”

    男人这才脸色转霁,手臂收了几分力,将她更紧地扣向自己,垂目看着她。

    又不说话?

    “王......”

    “让本王看看你。”

    他将她的声音打断,弦音便停了口。

    男人凝眸,微微抿着薄唇。

    其实,见过她不止一次,除了仙居屋那次,那夜,让素芳通房,最后用那只猴子将她引过来,自己假装中了毒,她恢复原本的模样给他解毒,她的脸上也没有涂胭脂弄丑。

    只不过,那两次,第一次她被醉梦蛊摧残,正痛苦崩溃,且一直是阖着眼睛的,他没能细看;第二次她又紧张慌错,做贼一般,想速战速决,且轻易就撩起了他体内的火,他也顾不上细看。

    原来,她长这样。

    原来,她有着这样的......倾城之姿。

    那一刻,他忽然又生出几分气来,卞惊安竟然比他还先看到她这个样子。

    “以后你胆敢再做出以自己的美色去惑人这种事,本王就剥了你的皮。”

    几分咬牙切齿,几分恶狠狠。

    弦音眼帘又颤了颤,不意他说看看之后突然冒出的是这一句。

    刚刚她不是已经保证过了吗?怎么又回到这个话题上了?

    见她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没有回应,他掐了一下她的腰:“听到没?”

    弦音点点头,忽的又想起什么:“那现在算不算?”

    其实,她是起了一丝坏心故意问的。

    谁知男人反应快,且比她更坏。

    唇角一勾:“那就要看你要不要来诱惑本王,若诱,便算,若没诱,自然就不算。”

    弦音:“......”

    撇撇嘴:“走,去画画吧。”

    “等会儿。”男人长臂箍着她不放。

    弦音不知道他意欲何为,只知道他的大手好烫,烙在她的腰上,让她心跳都跟着失了节奏。

    “本王是叫你聂弦音,还是吕言意呢?”男人双目炯亮,攫在她的脸上。

    “聂弦音,”弦音不假思索道,“吕言意是我瞎编的。”

    说完又觉不妥,“不对,就我们两人的时候,就叫我聂弦音,有外人在,还是吕言意,因为大小是两个人。”

    “嗯。”男人甚是赞同地点点头,被她那句“有外人在”愉悦到了。

    所以,他不是外人。

    “聂弦音,你说,教你缩骨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因为担心你如此姿容,会成为红颜祸水,所以让你缩骨,不以真身示人?”

    弦音汗。

    她承认这幅身子的确够美,特别像现在这样化了妆,锦上添花,更是明艳动人,但是,也不至于到一顾倾人国、再顾倾人城的地步吧?

    “我不知道,这些我都没有记忆,不记得了。”

    但是,她敢肯定,绝对不可能是这种原因。

    男人也没再多问。

    “现在可以去画了吗?”弦音鼓鼓腮帮子,没有大鞋子,她现在可是还跻着一双小鞋呢,拔都没法拔上。

    “嗯。”男人点点头,终于松了手臂放开她,却是换成牵着她的姿势,带她走回到桌边。

    弦音便坐在他平素的那个位置。

    他坐于对面,泼墨挥毫,在她原本画好的那张画上添加。

    好在弦音是个坐得住的人,在现代写文码字的时候经常一坐坐几个小时,她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

    什么姿势呢?

    就是看对面的那个男人,看他大手握笔的稳重之姿,看他挥毫速描的潇洒之态,看他眉目低垂时的专注,看他不时抬眼看她时的缱绻.....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收了笔,“好了。”

    弦音连忙起身,迫不及待地跑过去看。

    眉目如画的女子入眼,弦音眸光一亮。

    那眉眼、那神态、那眼角眉梢的风情......活灵活现,就像是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

    果然画功了得。

    再看边上她画的男人,两人这样并排一起,丝毫看不出是分开画的,那一刻,她脑中想到“一对璧人”这样的形容。

    “画得真好!”她不由地赞叹。

    因为她是揆在桌面上,凑到他面前去看的,一个侧首,两人的唇差点就碰上。

    她一怔,四目相对,两人的目光都变得有些粘稠,见他朝前微微一倾,她连忙将头转回,所以,他的唇没吻上她的唇,落在了她的脸上。

    因为这个动作,弦音心念一动,又起了一丝玩心,伸手执过笔,开始在画上男人白璧无瑕的一侧脸颊上描画。

    三下两下就画好了。

    男人垂目望去。

    赫然是一个唇印。

    弦音收笔的同时,忽的侧首,以极快的速度在男人的脸颊上落下一吻,然后便拿了那张画起身,动作都快得惊人。

    “这幅画我拿了。”

    将那幅画折了折,拢进袖中。

    男人还怔在那一吻上。

    弦音扭头看他,“噗”的就乐了。

    因为她涂了红唇脂,果然在他的脸上就留下了唇印。

    其实脸上有唇印也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但是,这个男人的脸上有唇印,就有些......

    见她笑,男人就算没照镜子,自是也能猜到怎么回事,并未伸手去擦,而是伸手将她的胳膊一攥,将她拉坐到自己边上。

    都不给弦音反应的的机会,大手直接捏住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