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跻了鞋子也未拔,他走到桌案边上,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仰脖一口气喝光,这才似是稍稍压了一点心头的烈焰。

    可是身上的火还在烧着,他又提壶倒了一杯。

    弦音躺在床榻上,弯了弯唇,翻过身来看着他。

    对,她就是故意的。

    谁让他昨日那样对她!

    既然是他身上的那东西作乱,她就让那东西受点惩罚,这无可厚非吧。

    喝完第二杯凉水,卞惊寒转眸,便看到弦音只手撑着脑袋,以一个贵妃醉卧的姿势,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果然是故意让他好看的。

    就说她几时这般听话过?

    卞惊寒挑挑眉,也不生气,拾步走过去:“还要继续吗?信不信本王可以在不食言的情况下,也能让你对自己的此番所作所为后悔不迭?”

    弦音眼帘颤了颤。

    这句话有点长,她反应了一下。

    不食言?

    方才夜里他许诺过她,说昨日下午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所以,他的意思是,就算不发生昨日下午那样的事,他也有办法让她后悔?

    艾玛,不会用别的方式吧,比如,手,比如,口......

    吓得她赶紧躺了下去,拉过毯子盖好:“我困了,我睡觉了,王爷随意。”

    见她眼睛闭得那叫一个快,卞惊寒弯了弯唇。

    侧首看了看时漏,见丑时即刻将至,他敛了唇角笑意,倾身将榻上小丫头身上的毯子掖掖好,转身拿了床头柜上的另一条备用毯子,走到房中的躺椅上坐下,展开毯子盖住自己,他躺了下去。

    弦音闭眼躺了一会儿,听没动静了又睁开眼,见卞惊寒躺在长椅上,一动不动。

    她眉心一跳,转眸看了看时漏。

    赫然已经是丑时了。

    “王爷。”她对着男人唤了声。

    男人果然没有反应。

    她呼吸霎时就紧了,连忙掀开毯子下了床,走到长椅边。

    饶是心里早已做了准备,饶是已曾经见他发过一回,她还是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刚刚还什么事都没的一个人,刚刚还那般意气风发的一个人,就这刹那的时间,面色白得就像是一张纸,连唇瓣都毫无血色,就那样阖着双眼躺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死人,且还是死了很久的人一般。

    她的心中大痛。

    是谁,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他身上有这种毒?

    颤抖地掀开他身上的毯子,她也挤到了长椅上,在他身侧躺了下来,紧紧将他冰凉的身子抱住......

    **

    弦音是被脸上的潮热湿润弄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男人的俊颜。

    似是在亲她。

    “醒了?”

    弦音还有些在神游,惺惺松松、半梦半醒地看了看他,小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又作势要睡过去。

    “天亮了。”男人低醇的嗓音又响在耳畔。

    她闭着眼睛蹙眉嘟囔,对他的聒噪表示不满,忽的想起什么,陡然睁开眼睛,自男人怀里猛地坐起身。

    看看他,又看看周遭,满眼的懵懂。

    “天这么快就亮了......”

    她感觉似乎刚睡着。

    转眸看向男人:“王爷没事吧?”

    “没事,”男人黑眸如曜,凝着她,“你怎么睡到躺椅上来了?”

    弦音眸光闪了闪,挠挠头,“是啊,我怎么躺到这里来了?难道......梦游?”

    卞惊寒在寿宴上说她梦游的事,以及后来跟皇帝要了禁卫,全员寻找梦游的她,神医都已经跟她讲了,她也知道,因为这个,皇帝才让她不用去太子府,留在三王府的。

    男人笑:“嗯,梦游。”

    “天那么亮了,快点起吧,等会儿桃红或者神医过来看到不好,”弦音从躺椅上下来,忽的想起什么:“对了,秦羌也进来了。”

    “看到了。”

    “王爷见过?”弦音有些意外。

    男人点点头,没做声。

    见男人情绪不明,弦音恐他误会,连忙解释道:“他进来,跟我无关,我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

    “的确是进来发疯的。”男人想起昨夜的一幕,漫不经心开口道。

    弦音没听懂,“什么?”

    “没什么,”男人看着她,“有胭脂吗?今日脸上还得点几个红斑。”

    “对,有。”

    梳洗完毕,弦音将自己的脸上点好红斑,闹着要亲手给卞惊寒点。

    卞惊寒自是由着她。

    结果弦音就在他的眉心点了一颗美人痣,在他的鼻翼和嘴角中间点了一颗媒婆痣。

    卞惊寒倒是没什么反应,弦音自己笑得前俯后仰。

    好吧,果然有颜就是任性,这样的两颗痣,他也完全hold得住。

    弦音当然不会真的让他这个样子出去见人,又在他白璧的脸上随手点了几颗。

    早膳是内务府准备好让人送过来的,桃红在前厅布好,便一一通知几人。

    厉竹没有来。

    秦羌来了。

    面色很憔悴,眼睛里也布满血丝,似是一夜未睡的模样。

    弦音本想读读他的心里,他又一直低敛着眉眼,但,见他如此,弦音已是猜出昨夜他跟神医之间定是发生了什么。

    “我去看看神医。”

    弦音有些担心,拿了一盘芙蓉糕和一碗小米粥、一碟小菜,放在托盘上,端着便走。

    她十分意外的是,卞惊寒竟然没有阻拦她,连一句不中听的话都没说,甚至还提醒她忘了拿勺子。

    弦音走后,前厅里便只剩下卞惊寒和秦羌了。

    两人都低垂着眉眼,优雅地吃着碗里的米粥,谁都没有开口说第一句话。

    最后,还是秦羌打破了沉默。

    “昨夜,你看到了什么?”

    声音沉沉,语气不善。

    卞惊寒眸光微敛,徐徐抬眼看向他。

    连三王爷都不叫,用的是“你”,看来,对他意见不轻。

    他知道他问什么,换句话说,他知道他在意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本就是明摆着的,昨夜,他自然是什么都看到了,这个男人却还是要问,还是要听他亲口答,可见他心里的在意程度。

    当然,他理解,若昨夜是他跟聂弦音,他或许会杀了闯入之人,又或者,废了那人眼睛。

    停了手中瓷勺,他不徐不疾开口:“殿下放心,本王眼中早已看不到他人。”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