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面色黑沉,健步如飞,周身寒气倾散,顺着九折回廊直直朝前院厉竹的厢房而去。

    路过前院垂花拱门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欣喜唤他:“三哥,三哥。”

    他一怔,循声望过去,幽幽夜色下,红木朱漆的院门下方,专门用来内务府送物的小窗口处探着一颗小脑袋。

    卞鸾!

    他眸光敛了敛,蹙眉:“大夜里的,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刚刚才知道,发过水痘的人,是不会被传染的,三哥忘了吗,我发过的,所以我不怕,我给你们送了些宵夜过来,禁卫不让我靠近,我好说歹说,才让我到了门口,我得马上离开了,幸好三哥过来,三哥将宵夜拿去吧。”

    卞鸾说完,自窗口递了个食盒进来。

    卞惊寒有些汗。

    他们住在明宫,只是隔离,又不是幽禁,一切用度跟外面是一样的,什么吃的没有?

    本想让她拿回去,可想到也难得她一片心,便走过去接了食盒。

    卞鸾又笑嘻嘻探了脑袋进来:“那我走了,禁卫在催了,食盒里面的鳗鱼糕是给神医的,午国没有鳗鱼,就给他尝个鲜,三哥别忘了给他。”

    说完,卞鸾便跑了。

    给神医?

    卞惊寒怔了怔,这才明白过来这丫头大夜里如此费尽心机地送宵夜过来是何目的。

    就说呢,她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在这里面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厉神医。

    那男人有什么资格吃鳗鱼糕?

    卞惊寒干脆利落地扬手扔了食盒,继续大步朝厉竹的厢房而去。

    厢房里,正如火如荼。

    秦羌高大的身形将厉竹抵在桌边,一手钳制住她的双腕,一手剥扯着她身上的衣袍。

    “住手,秦羌,别逼我恨你!”

    “你反正已经恨之入骨了,也不在乎更恨一些!”

    秦羌眸色猩红、额上青筋突起,原本俊美的五官因为盛怒和激动变得有些错位,又加上脸上的红斑,就显得有些狰狞。

    “秦羌,今日.....你若真对我做了那禽兽之事,我.....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与秦羌满脸通红相反,厉竹一脸煞白,她挣扎不得,喘息着,咬牙切齿。

    “不放过正好,本宫也没打算放过你!”秦羌呼吸粗重得更是吓人,手中动作不停。

    布帛撕裂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厉竹彻底慌了。

    “你不是说我脏吗?我那么脏,你做什么还要碰我?你就不怕脏了你自己吗?”

    “本宫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勾引了一个男人又一个男人,想必就是这方面的功夫了得,那本宫就暂且脏一回试试......”

    秦羌边说,边扯掉了她身上最后一层遮挡,只手依旧钳制着她的双腕,另一只手都顾不上脱自己的衣袍,迫不及待将衣袍的前袍角朝边上一撩,直接拉低自己的亵裤。

    门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被人自外面一脚踢开。

    与开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男人寒如腊月飞霜的声音:“厉神医!”

    然后,世界就戛然静止了。

    厢房里如火如荼的两人动作停了,门口怒气凌人的人脚步也停了。

    再然后,就是厉竹惊恐地尖叫:“啊!”

    与此同时,还有门口那人骤然背过身去的衣袂簌簌声。

    秦羌脸色很不好,弯腰拾了地上衣袍拢在厉竹身上。

    门口已经背过身去的高大身影,骤然扬手,也未回头,凭着感觉,劈出一道掌风,落在洞开的门上,再蓦地掌风一收,洞开的门就被他的那道掌风“嘭”的一声再带闭上。

    然后大步离开。

    对,大步,比来的时候还要健步如飞。

    一直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停了下来,然后就站在那里定定地回不过神。

    方才,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什么?

    他很确定自己看到了什么。

    他只是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回头,又看了一眼厉神医厢房的方向,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厉神医竟然......是个女人!

    这厢,弦音心急如焚。

    卞惊寒生起气来有多可怕,她可是早已领教过的,厉神医又不会武功。

    可急归急,因为要护着下面的痛,她也不敢走得太快,顺着走廊,她艰难地往前走着,忽的就看到直愣愣站在走廊上的男人。

    她吓了一跳。

    好在月光够明、风灯够亮,她很快识出对方是谁。

    卞惊寒!

    她有些意外。

    他不是找神医麻烦去了?站在这里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是哪般?

    “王爷。”

    挪着步子,她疑惑走过去。

    男人似是这才回过神来,见到是她,朝她一笑。

    他很少笑,但他的笑一向迷人,这次的笑更是仿佛让天地万物都失了颜色,可是,弦音心里就更疑惑了。

    突然朝她笑得那般好看和意味深长做什么?

    她缓步上前,他大步朝她走过来。

    也未跟她说什么,他直接倾身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朝自己的厢房而去,脚步轻盈。

    “王爷方才一声不吭就走了,做什么去了?”

    有伤在身,弦音也不跟他矫情,他抱,便任由了他抱去。

    男人挑挑眉尖:“找神医去了。”

    果然是找她去了。

    艾玛,不会已经找神医算过账了吧?

    “你找到神医了吗?”

    “没有,走到半路,本王突然改变主意了。”

    没去成?

    弦音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王爷改变什么主意了?”

    “本王觉得,已经那么晚了,没必要那般急着去感谢她给你缝了针,明日见到再感谢也不迟。”

    弦音一怔,难以置信。

    差点就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她没听错吗?他是去感谢,不是去找神医麻烦?

    怎么听着那般让人不相信呢?

    可是,看他样子,的确不见一丝怒气,不仅没有丝毫怒气,还明显心情非常不错的样子。

    “夜已深了,王爷送我回我自己的厢房吧。”

    “药还没擦呢。”男人脚步不停。

    “不是,万一让桃红看到不好。”

    “她不会看到,早睡了,而且会睡得很香。”

    弦音怔了怔,如此笃定的语气,莫不是......

    汗。

    “王爷给她下药了?”

    “没有,别把本王想得这般不堪,本王只是点了她的睡穴而已,除非她也跟你一样会缩骨,会不久就醒来,不然,一定会一觉睡到明日大天亮。”

    弦音:“......”

    “大哥,点睡穴跟下药有区别吗?”

    “怎么没有?一个对身体无害,一个会有损身体,这是本质上的区别。”

    好吧。

    若要这样解释,她只能无语。

    经过前院的垂花拱门的时候,男人突然道:“对了,明日提醒本王让人去通知卞鸾,让她再送点鳗鱼糕过来,她夜里送过来的,被本王不小心打翻了。”

    “哦,”弦音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王爷不是不能吃海鲜的吗?”

    “卞鸾是送给神医吃的,午国没有鳗鱼,让神医尝尝鲜。”

    原来如此。

    “放心,有吃的,我自是不会忘了提醒。”

    “嗯。”

    走了一会儿,男人不知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忽然低低笑出声来。

    弦音莫名。

    “王爷怎么了?为何突然发笑?”

    “没事,在笑本王自己。”

    笑自己?

    弦音更加莫名其妙。

    **

    厢房里,秦羌薄唇抿得死紧,一丝弧度都没,脸色亦是铁青铁青。

    激情被打断,就像是兜头淋下来一盆冷水,兴致被浇灭,疯狂被浇灭,心头的那团火也被浇灭。

    拉上自己的亵裤,他后退了两步,放开面前抱着衣袍瑟瑟发抖的女人。

    瞥了她一眼,他转身,一声未吭拉了厢房的门便走了出去,又随手“嘭”的一声带上房门。

    夜,恢复了静谧。

    厉竹抱着衣衫站在那里身形一晃,跌坐在桌边的凳子上。

    **

    卞惊寒给弦音上好药,弦音提出告辞,被卞惊寒再次留住。

    “本王告诉你一个秘密,换你今夜留下来陪本王,如何?”

    弦音对这个条件有些无语。

    自是不同意。

    不过,对他口中的秘密却是有些好奇。

    便故意套他话。

    “王爷先说说看什么秘密,我得看这秘密值不值得......”

    她的意图很明显,所以,她以为男人不会说,或者跟她讨价还价,谁知道他却是很爽快地开了口。

    “还记得我们去午国的时候,有天夜里宿在一个山洞里,本王半夜突然昏死过去那件事吗?那时你是吕言意。”

    弦音怔了怔,点点头。

    她怎么会不记得?记得很清楚,她当时急死。

    “本王其实每夜都会那样。”

    说这句话的时候,男人略略垂着眉眼,口气很寡淡,丝毫情绪不带,就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弦音却是听得心口一撞,震惊不已。

    “每夜?”

    “嗯,每夜,”男人点点头,口气依旧云淡风轻,“每夜丑时,会昏死半个时辰。”

    弦音难以置信,颤抖出声:“为何?”

    “因为本王体内有寒毒。”

    寒毒?

    弦音不懂医,自是不懂这些东西,“王爷体内为何会有这个?没有解药吗?”

    “没有。”

    男人只回答了后面第二个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