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啊,水痘。”

    卞鸾本就心思浅薄单纯,当即就惊呼出声,更是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卞惊澜虽没有她那么夸张,却也是惊讶不小。

    “让我看看。”厉竹快步上前。

    卞惊寒朝边上让了让。

    床榻上,弦音似是睡着了,不,应该说,是迷迷糊糊睡着,从那没有完全闭上的眼睛就可以看得出来。

    星星点点的红斑入眼,厉竹眸光敛了敛。

    她抬手探上弦音的额,入手滚烫。

    她又用两指撑起弦音半睁半合的眼,看了看,最后才探上腕上的脉门。

    凝神静探,脸色也一点一点变得凝重起来。

    侧首,她看向卞惊寒:“的确,是水痘。”

    卞惊寒没做声,薄唇抿紧了几分。

    这答案意料之中,他也是医者,方才已经检查过,就是得出的这个结论。

    “啊,真是水痘啊,水痘可是会传染的!”卞鸾再次叫了起来。

    卞惊寒皱眉,回头冷瞥向她和卞惊澜:“你们出去,管深也出去。”

    当屋里只剩下卞惊寒和厉竹,以及床榻上昏睡的弦音时,卞惊寒问厉竹:“神医有办法的,对吧?”

    虽然水痘痊愈的例子不少,但是水痘引发脑炎、肝炎、心肌炎死亡的例子他也听说过不少。

    厉竹蹙眉:“王爷几时发现的?”

    “刚刚,”卞惊寒转眸凝向床榻上的小身影,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五更天亮的时候还没有,就刚刚过来,便见她一身红斑,发热未褪。”

    厉竹点点头。

    “神医有办法的,对吧?”卞惊寒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那个问题。

    厉竹瞥了他一眼:“治自然是能治,需要时间,另外,需将她隔离,王爷发过水痘吗?”

    “没有。”

    “那王爷也不能呆在这间屋里,我已经出过水痘了,我没事,王爷放心,我会尽心医她。”

    卞惊寒没做声。

    尽心他当然信,可是,放心,他却做不到。

    “没事,本王体魄好。”

    厉竹挑挑眉,也没强求。

    她自是知道这个男人定然是不会放心的。

    不放心这丫头的病,也不放心她跟这丫头“孤男寡女”呆在一起吧?

    可是没用,卞鸾那个大嘴巴很快便将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人人自危,皇帝也很快就知道了,因为事关重大,皇帝当即就让单德子来西宫传了圣旨。

    聂弦音搬去最北边的无人住的明宫去,神医一同前往医治,并拨了一个出过水痘的宫女伺候,其余人隔离,任何人不得擅入明宫,聂弦音未痊愈,三人也不得出明宫,每日所需所用,会有专人送至明宫门口。

    既然是圣旨,就得依旨办事,卞惊寒再不愿,亦是没有办法。

    弦音、厉竹,和那个叫桃红的宫女三人便住进了最偏最北最远的明宫,安全起见,皇帝还安排了禁卫在明宫周围把守。

    **

    入了明宫不久,厉竹支走了桃红,便开始给弦音施针。

    待银针拔下,弦音就醒了。

    她虽一直迷迷糊糊,时而睡着,时而醒来,但是,意识还是有的,所以,大概发生了什么,她是知道的。

    “感觉怎么样?”

    厉竹将她扶坐起来,身后塞了两个软枕,让她靠住。

    “还好。”

    弦音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觉得自己真是多灾多难。

    “没关系,最多半个时辰你就会好的。”

    半个时辰?

    弦音疑惑,抬眼看向她。

    厉竹便弯唇笑了。

    “反正你会读心,任何事也瞒不过你的眼,我便也不跟你隐瞒,你这水痘,是我故意弄的。”

    啊?

    弦音震惊。

    “昨夜,我看到三王爷在厨房的屋顶上将你抱下来,你的衣摆上有血,其实,我心里有数,你经历了什么。”

    弦音甚是意外,眼帘颤了颤,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低头,微微抿了唇瓣。

    厉竹的声音继续:“当时,为了不让大家多想,我主动上前探了你的脉,说你是来了月事,你的脉象很明显是染了风寒,三王爷会医,他肯定也知道,我便拿了一瓶药给三王爷,并告诉他,两个时辰一粒,温水送服。”

    “所以,那药......”弦音抬眸。

    “不是,”厉竹摇头,“药没问题,的确是治风寒的特效药,只是此药有个特点,服用之时,必须干咽,不能遇水,特别是温水,若以温水送服,便会引起发热以及全身红斑,类似出水痘的症状。三王爷会医,且心思细腻、睿智精明,若是药有问题,怎骗得过他眼?”

    原来如此。

    弦音点点头,恍悟,“只是,神医为何要这样做?”

    厉竹垂眸微微笑:“我还以为你会感激我呢,”

    弦音一怔,凝眸望进她的眼。

    她却转过身,走到桌边提壶倒水,留给她一个背影。

    “我以为这样的时候,你需要这样的一个环境,不面对任何人,不面对任何压力,不面对任何烦恼,让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养养伤、养养身体、养养心。”

    听到厉竹的这些话,弦音竟觉得眼窝子一热,差点落下泪来。

    她没想到这个女人通透至此,也大智至此。

    不会读心,却洞悉一切,而且,做出了最好的安排。

    的确,此时此刻,她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环境,心里乱麻一堆,她必须静下心来,慢慢理清。

    对着厉竹的背影,弦音弯了弯唇:“谢谢神医。”

    其实,她知道她为何去倒水,为何背对着自己?

    因为她不想让她看到了心事。

    只不过,她不看,却已然猜到。

    她的目的,不仅仅是将她送进明宫来,也是将自己送进明宫来吧?

    她有暂时不想面对的人,她也有吧?

    比如,秦羌。

    半个时辰不到,弦音的热度就完全退了,头也不痛了,除了身下那个地方还在痛以外,其他再无任何不适。

    厉竹掏出一盒胭脂,“来来来,把脸伸过来,你脸上的红斑都退了,以防万一,得点上一些红斑才行,不是还有个叫桃红的丫头在吗?”

    “对对对,神医英明。”弦音笑嘻嘻将小脸伸过去,觉得心里的阴霾一下子似是去了不少。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