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从未见过他这样,无论是在秦义府里那次,还是在神医府里那次,她都没见过他现在这般模样。

    他这个样子,这个样子,让她觉得他要将她挫骨扬灰一般。

    大概是失了耐心嫌烦,锦袍的腰带解到一半,他直接大手一把扯了下来,扬手抛出。

    看着衣袍在空中跌宕,弦音吓得赶紧往床里边躲,却是被他只一伸手攥住她的脚踝一拉,她又被扯到了床沿。

    他继续剥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当他麦色的肌肤、肌理分明的胸膛入眼,弦音长睫颤得几乎都睁不开,她惶惶地看着他,下巴在抖,声音在抖:“王......王爷,我错了,王爷,我错了我错了......”

    边说,边扑过去按住他脱自己亵裤的手,试图阻止他,小嘴里一直不停:“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

    可她哪里是卞惊寒的对手,对方只手臂一扬,她就被甩回到床上。

    当他身上的最后一丝遮挡也没有了,男人完美的线条、健硕的身材、阳刚的一切全部显露在空气里,显露在她眼前的时候,她哭了。

    她摇着头,她很怕,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哭着,想逃,可是根本逃无可逃,男人一个倾身就将她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

    她红着眼睛看着他,发现他的眼睛比她更红,只不过,她红的是眼眶,他,眼里都是血丝,像是通宵熬夜的人,也像是看到食物时的,兽。

    “王......王王王爷,你别这样......”她哭出声来,嘤嘤嘤哭着。

    没用,反而似是让对方变得更加焦躁了,大手覆上她的衣领,两手左右一扯,就将她身上的婢女服撕成了两半。

    弦音吓得小脸煞白,心里绞着的那份委屈难过以及惊恐慌惧也在那一刻爆发出来,她嗷的一声开始推他,手脚并用,推他、打他、踢他。

    可这些在他面前,完全不堪一击。

    她又开始用头撞他,拿自己脑袋去撞他胸口,还伸手拔了自己头上的发簪,胡乱挥舞着手臂去刺他,不管不顾。

    可这一切举措也更加激怒了他,他毫不费力地就将她手里的发簪夺了下去,掷在地上。

    发簪击在青石地面上发出令人心悸的脆响。

    弦音又张嘴去咬他。

    却都被他轻松化解。

    在他面前,她完全无反抗之力,就像是上砧的鱼肉,待宰的羔羊,那么弱小那么弱小。

    弦音泪流满面,喘息地看着他,看着他扯掉她的兜衣,看着她扯掉她的亵裤,看着他扬手将那些烦人的衣物抛到地上的时候,她的袖袋里装的那些姜片撒出来,纷纷扬扬。

    她哭着惊叫。

    她想要抱住自己的身前,她又想遮住自己的下面。

    她现在是缩骨的状态,她还是个孩子,可是她的上面,她的下面......

    看着他逼近,她哭着拼命摇头:“不要,王爷......求你,不要......”

    他其实也没做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却比她喘息得更加厉害,胸口起伏,如同拉风箱一般。

    其实到这个时候,她还是心存一丝幻想的。

    她在想,他只是太生气太生气了,所以才用了这么狠的方式来惩罚她吓她。

    她以为‘因’是生气,‘果’是吓她,最终的目的是吓她。

    她以为他或许不会做出最后一步,毕竟她还没成人。

    她以为有吕言意在他心里,他应该不至于会与别的女人走到最后一步。

    直到那比第一次更加痛、更加让她承受不住的巨痛骤然传来,直到她觉得自己硬生生被人撕成了两半、硬生生被人撑破挤爆涨裂,直到她痛得浑身颤抖、脑中空白、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她才意识到,自己太低估了他的怒意,也太高估了他心中的吕言意。

    从来没有哪一刻她如此希望自己能晕过去。

    可是越希望越清醒,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此痛如此痛为何还不能痛晕?要让她清晰地感受着这一场浩劫,这一场豪夺,这一场如同炼狱一般的摧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多长时间,或许是他太急切太激烈了,又或许是因为她太小了,从他满头的大汗和额上突起的青筋就可以看出,他应该也是痛的。

    他抽身而起,她缩在那里颤抖不已。

    他赤足下地,走到桌边提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然后将杯盏放下,人就站在那里喘息。

    好久,才侧过头来看她。

    弦音早已泪流满面,她哆嗦着扯过毯子盖住自己,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气,神识越来越清醒,下面的痛意就也越来越强烈。

    又痛又委屈,她哭出声来。

    且越哭声音越大,最后拉过毯子,蒙住自己的脸,嚎啕大哭起来。

    男人站在那里看着她,抬手捏了捏自己跳痛不已的眉心。

    又静默了一会儿,才再度往床榻的方向走。

    弦音虽然蒙在薄毯里面,但是也感觉到了他的逼近,吓得赶紧裹着毯子一滚,滚到床榻最里面。

    他伸手扯她头上的毯子,她死死抓着不让他扯。

    他皱眉沉声:“你哭得这样上气不接下气,又这样兜头闷住,这是防风毯,不透气,也不怕将自己捂死!”

    弦音自然不会照做。

    “捂死就捂死,也好过被你这个禽.兽摧残死,你就是个禽.兽,衣冠禽.兽,我还是一个孩子,你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你不得好死,你走路摔死、喝水呛死、吃饭噎死、洗脸淹死、出门被车撞死,你这个禽.兽,你天诛地灭!呜呜呜.....”

    弦音哭着,用最恶毒的词来发泄着心里的情绪,悲愤的声音瓮里瓮气透毯出来。

    男人嘴角抽抽,也不生气,反而面色转霁了不少。

    又伸手去拉她头上的毯子。

    被弦音破口骂:“你个禽.兽,滚开!”

    男人挑挑眉,便不再拉了,倾身拾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在身上,唇角翘了翘,轻哼:“孩子,如果比本王小两岁便算孩子的话,你的确还是个孩子。”

    弦音哭声一滞。

    什么意思?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