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丫头,你就在二人中选一个吧!”皇帝出了声。

    弦音颔首领命,然后徐徐转身,看看卞惊卓,又看看卞惊澜。

    全场鸦雀无声。

    弦音咬了咬唇,对着卞惊澜,深深一鞠:“多谢十一爷对弦音的厚爱......”

    众人以为她选的是卞惊澜,卞惊澜更这样以为,他跟这丫头什么交情对吧?甚至还挑了挑眉,谁知她接下来的话是:“我选太子殿下。”

    卞惊澜面色一滞,难以置信,震惊之余,第一时间看向卞惊寒。

    卞惊寒更是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弦音再对着卞惊卓一鞠:“多谢太子殿下选我,以后我一定尽我能力,做我本分。”

    眼角余光,她看到了卞惊寒的反应,那震惊,那难以置信,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反应,那一刻,她鼻子一酸,心中真切地大痛起来。

    她也想一直在三王府,她也想一直呆在他的身边。

    但是,她不能。

    她身上有三月离的毒啊!

    她从秦羌眼里看到了他对这份毒的自信,连神医都没法解的自信。

    秦羌用毒控制她,就必定有所图,如果她是呆在卞惊寒身边,那秦羌所图的,必定是关于卞惊寒的,如果她不在三王府,而是去了别的府,秦羌所图的,自然就变成了别人的,就算秦羌让她做什么对卞惊寒不利的事情,她还可以有理由,自己已经不在卞惊寒身边了,办不到。

    再说了,她去别的府,特别是太子府,她还可以背地里帮卞惊寒。

    但是,这些她没法跟他讲。

    厉竹就坐在卞惊寒的边上,卞惊寒的一切反应自是全部落在了她的眼里,她伸手轻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臂。

    只一下,轻轻,就像是不经意碰到了一下而已。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个举措,大抵是因为心中有些动容吧。

    对面的秦羌正好一个抬眸,将她的这个动作收入眼中,眸光微微一敛。

    这厢,弦音刚准备从场中下来回到方才站的位置,秦羌忽然从座位上起身,唤她:“聂弦音。”

    弦音脚步一停,转头,疑惑看向他。

    虽不知他意欲何为,却也知道这么多人当面,他应该也不会造次。

    所有人都看着秦羌,包括皇帝。

    秦羌弯唇一笑,这才不徐不疾开了口:“其实,何止方才两位看上了这丫头,本宫也甚是喜欢这丫头,上次在午国一见,已是看上了眼,只可惜......”

    说到这里他低低一叹,默了片刻才继续道:“既然主仆的关系,她已有主人,本宫非大楚之人,也不能参与你们方才的挑选下人之争,那本宫就只能在别的关系上先下手为强了。”

    别的关系?

    什么别的关系?

    弦音莫名,众人也是听得一头雾水。

    秦羌便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缓缓转眸看向弦音,一字一句认真道:“今日就当着大家的面,也让大家做个见证,等你长大及笄,本宫便娶你去午国!可好?”

    啊!

    全场震惊。

    特别是高座上的皇帝,以及席间的四公主卞彤。

    当然,还有一人,那便是卞惊寒。

    弦音更是错愕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什......什么情况啊?

    这个男人怎么突然跟她冒出这样的话来?

    睁着大大的眸子,她难以置信看着秦羌。

    虽事情发生得突然,她的脑子有些不对应,但是她很清楚,这绝对不会是这个男人的真实想法。

    他一定有目的,一定有所图。

    轻凝了几分眸光,她看进他的眼。

    他与她遥遥相望。

    然,这一幕,在现场众人的眼里,就是凝视,深情凝视。

    如此凝视,弦音自是将秦羌此时此刻的心里完完全全读了个清楚明白。

    果然。

    果然有目的。

    两个目的。

    一个,气厉神医,让她吃味。

    因为他知道她是缩骨的,他也觉得神医也知道她是缩骨的,换句话说,她实际上是成年人,成年女人,他当众表白,要取一个成年女人。

    另一个,让卞彤彻底断了对他的想法。

    既然卞彤觉得他有恋童之症,他便干脆顺势承认,做戏到底,反正他不想娶卞彤,正好借此可以让大楚提出退婚。

    心机好深的男人啊!

    大楚皇帝当前,卞彤的颜面他都丝毫不顾及,这跟厉神医之间的气该有多大啊?

    不过,如此倒是可以让卞彤断得干干净净。

    只是,为什么要挑她做那个无辜躺枪的人啊?

    为什么要将她推到这个风口浪尖啊?

    现在她该如何回答?

    全场四寂,落针可闻。

    皇后侧首看了看身侧的皇帝,皇帝微微抿了唇,眸色深深。

    卞彤亦是看着二人,小脸就像是被大石碾过,没有一丝血色。

    虽然她对他已失望至极,虽然她已抱了让她父皇退婚的念头,但是,她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让她如此难堪。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父皇的面,她所有兄弟姐妹的面,那么多下人的面,直接无视她这个未婚妻的存在,跟一个毛都没长全的丫头说以后娶她!

    上午的时候,不是还不敢承认吗?上午不是还那般懦弱无能的模样吗?

    怎么此时此刻就变得这般勇敢无畏了?

    心绪大动的,何止卞彤,弦音比卞彤心中更加风起云涌。

    怎么办?

    所有人都看着她,都等着她。

    大概是见她久久不做声,秦羌又轻笑出了声:“弦音,别忘了,下个月我们就是认识整整三个月整。”

    弦音呼吸一滞。

    垂眸弯唇。

    她竟然忘了这茬,竟然忘了身上的三月离。

    这个男人在提醒她呢,下个月就是她身上的三月离发作之期。

    生与死,让她选择。

    她还有得选择吗?

    显然没有。

    “你愿意吗?”秦羌又问。

    弦音心一横,重重点头,也不知是抱了破罐破摔的绝望,还是气自己的不能自主和不能反抗,又或者带着一些心中难过的发泄,她点了一下还不够,连点数下,如捣蒜一般差点将头上的发簪甩出去。

    全场再次震惊。

    秦羌甚是满意她的表现,唇角轻勾:“好,那就一言为定!”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