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不愧是太子。

    一席话说得婉转,其实不仅在提醒皇帝,今日是他的大好寿辰,更提醒他,家丑不可外扬,人家午国太子在呢。

    果然,皇帝强行敛了几分怒气,面色转霁,示意人将那个甜甜拖下去。

    然后,恶狠狠地对着卞惊书道:“明日再收拾你!”

    说完,示意主持官:“继续吧。”

    接下来便是轮到三王府的了。

    三王府的是歌舞,就是边唱边跳的。

    因为看过无数遍,所以弦音兴致不大,她下意识地看向卞惊安。

    卞惊安似是还在方才甜甜那件事上没想明白,还在皱着眉冥思呢。

    她弯了弯唇,又看向卞惊寒。

    毕竟是他的府上在表演,他自是专注地看着场上歌舞。

    她又看向卞惊寒边上的神医。

    神医似是也在看,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

    她又看向秦羌。

    赫然发现,秦羌竟然没在看表演,而是在看卞惊寒。

    对,是卞惊寒,而不是他边上的神医。

    因为不是正对着,是一个斜角,她看不到他的心里,但是,她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目光中透着阴狠。

    她呼吸一滞。

    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这时,场上的表演也结束了,大家鼓掌。

    二王爷卞惊平挑了一个婢女走。

    主持官照例问了问,三王府还有没有?

    卞惊寒正准备说“没有了”,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却是先他一步响了起来:“有!”

    正是弦音。

    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卞惊寒更是震惊转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弦音也未看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人群中走出。

    “聂弦音,胡闹什么?回去!”

    卞惊寒冷斥,斥完,又对着皇帝解释道:“小孩子不懂事瞎胡闹,请父皇恕罪,三王府就只有一个表演。”

    可弦音依旧脚下不停,眉眼一弯道:“皇上寿辰,普天同庆,奴婢就即兴表演一个给皇上祝寿!”

    说完这些,弦音都感觉到卞惊寒的目光能杀人了。

    无视,她继续往前走。

    经过他条桌前面的时候,还听到他将声音压得极低极低、几不可闻、却明显透着恶狠狠地唤了她一句:“聂弦音。”

    弦音走到场上,对着皇帝一鞠,对着皇后一鞠,再对着场下众人一鞠。

    表演什么呢?

    因为是临时起的意,也未曾有任何准备。

    想了想,既然是皇帝的寿辰,那就唱首《生日快乐歌》吧。

    她还是小孩子,这首也比较适合,总不能唱那种成熟的、缠绵悱恻的情歌吧?安全第一。

    “咳咳”她清清嗓子,便开始双手欢快地打着拍子唱了起来:“祝你生日快乐......”

    一边唱,一边转眸看向皇上,笑容满面地对着皇上唱。

    婉转动听的歌声悠扬传出,在场的众人皆怔住。

    只不过有人怔住是因为惊奇,这是什么歌,什么唱法,怎么闻所未闻?

    有人怔住是因为惊艳,虽一直只有一句歌词,却委实好听!

    还有人怔住是震惊、是意外,平素也没发现啊,这丫头竟然是隐藏的高手啊!

    几乎大家都听得如痴如醉,只有一人面色瘆人。

    那便是卞惊寒。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抹小身影,薄唇紧紧抿成一道冰冷的直线。

    见皇帝先前阴鸷的脸色也微微有些松动,弦音又加快了节拍,再唱了一遍。

    第三遍的时候,她又放慢了下来,这次没有再对着皇帝,而是边唱,边走下场,从各位主子所坐的条桌前一一经过,一一将众人桌上的那碟用来泡姜茶的姜揣进自己的袖袋中。

    众人莫名,更是来了兴致。

    来到卞惊寒面前的时候,弦音见他脸色比先前皇帝的脸色还要难看,而且一双视线更是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一般,她眼帘颤了颤,继续。

    一直到将最后一桌的姜片收完,她又唱回到场上,将最末一句唱完,她跪地一拜:“祝皇上生日快乐,万寿无疆(姜)!”

    皇帝瞬时明白过来,她收姜的意图竟......

    万年凌厉威严的眸中掠过一抹惊喜。

    众人也纷纷反应过来。

    难怪将姜收起来,原来是要无姜(僵),纷纷朝她投来赞许的目光。

    小小年纪,竟有这般巧思妙想,当真不易!

    皇帝龙颜大悦,朝她扬袖:“平身!”

    然后吩咐边上的单德子:“赏!”

    “谢皇上!”弦音行礼谢恩。

    厉竹弯了弯唇,侧首看向身侧的卞惊寒,见他脸色黑沉,周身寒气倾散,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既然表演结束,接着便是选人了。

    主持官还没开始问,太子卞惊卓便站了起来,对着帝后一鞠:“此丫头儿臣看着甚是喜欢,想讨要到太子府去。”

    众人唏嘘,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此丫头,肯定会有人要,意料之外是,竟然太子要,因为往年他都没有主动要过丫头,最后还是皇帝随机指派一两个给他。

    今年倒是这般主动,委实难得。

    十一王爷卞惊澜坐在卞惊寒的后排,忽然感觉到有谁重重踢了他一脚,踢在他的小腿骨上,痛得他差点叫起来,意识到是前面卞惊寒反脚踢的,他才紧急将那一声痛呼咽住。

    “做什么?”他龇牙咧嘴甚是气愤地压低了声音道。

    卞惊寒没有回头,用力传给他:“要人!”

    卞惊澜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什么要人?

    “快!”桌下卞惊寒又是一脚踢过来。

    “啊!”卞惊澜痛得从座位上猛地弹跳起来,也当即明白过来卞惊寒的意思。

    众人闻声都朝他这边看过来,他连忙道:“父......父......父皇,此丫头,儿臣也喜欢,当初就是儿臣买去三王府的,儿臣也想要她!”

    卞惊卓没想到他会如此,转眸朝他看过来。

    卞惊澜挠挠头嘻嘻一笑:“五哥莫怪哈,这小丫头实在讨喜了,不然当初我也不会看一眼就将她买了下来,所以......我也不是故意跟五哥争的哈。”

    卞惊卓温润一笑:“没事,公平竞争嘛,决定权在小丫头身上。”

    卞惊寒一瞬不瞬盯着弦音。

    弦音站在那里没看他,但是,其实她是知道的,就算不看,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攫在她身上的视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