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在宫道的不远处,四公主卞彤静静而立。

    她父皇派人去通知她,说午国太子秦羌来了,让她过来打声招呼。

    结果,她还没到龙吟宫,就看到这位太子殿下,她未来的夫君大人,在跟那个叫聂弦音的小丫头在那里拉扯。

    她虽没见过秦羌,却早已见过他的画像,自是一眼就识出了他。

    这是有多嚣张,多急不可耐,多沉不住气,多不将她未婚妻的公主放在眼里,才会在这样的光天化日之下,在她父皇的地盘上面,跟她大楚的一个下人,小毛孩这般拉拉扯扯?

    难怪,难怪她问她三哥,这个男人的恋童是不是真的,他三哥摇头,而这丫头点头。

    还真是真的。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当即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宫去,却是忽然听到身后男人的声音传来:“四公主?”

    卞彤脚步一顿,回头。

    锦衣华袍的男人缓缓走过来,可不正是她的那个未来夫君。

    今日的他,身着一袭银白色锦袍,头顶冠玉束发,腰间玉佩轻垂,风华绝代,比画像上更英俊更器宇轩昂。

    卞彤眸光微凝,缓缓转过身,对着他淡漠疏离地微微一鞠:“卞彤见过殿下。”

    秦羌看着她,眼中亦只有陌生。

    已行至跟前。

    “只见过公主画像,还唯恐认错了呢。”

    卞彤没做声。

    静默了片刻,又忽然开了口:“卞彤从不是扭捏之人,只想跟殿下确认一件事,请殿下如实回答卞彤。”

    秦羌似是有些意外她突说这样的话,怔了怔,“唔”了一声,示意她:“请讲!”

    “那些传闻......是真的吗?”

    “什么传闻?”秦羌不明。

    卞彤犹豫了一下,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殿下恋童。”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如她自己所说,并非扭捏之人,她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事情上。

    胡思乱想不属于她,忍气吞声亦不属于她。

    用她父皇的话说,她很理智。

    是,她是很理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也同样清楚自己不想要的。

    万事何必非要等到悬崖勒马?一早避崖而行,才是良策。

    秦羌怔了很久,很讶异。

    要说,这个传闻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只是这个传闻还真有些没头没脑,一般的传闻不是应该无风不起浪,多少有些苗头,可他,这完全就是空穴来风嘛。

    不过,为何他觉得这个传闻来得正是时候呢?

    与大楚联姻,都是两国皇帝做的决定,他本就没有多大兴趣,正好。

    于是,他便露出一副特别心虚的表情,不自在地清清喉咙,又顾左右而言他:“咳咳,那个.....这个......公主问得本宫有些骤不及防哈......这个问题嘛......”

    边说,他还边搓手,一副窘迫之姿:“就是......这个问题吧......就是可能有点误会......本宫只是,对年纪稍微小的比较喜欢......”

    他的话还未说完,卞彤已经脸一冷,扭头离开。

    “诶,公主,公主......”

    看着她愤然而去的背影,他唤,唇角却是冷冷一斜。

    若是大楚提出退婚,他父皇总怪不得他。

    卞彤也未去龙吟宫,直接回了自己的牡丹宫。

    其实,她想过了,如果这个男人非常坦白地跟她承认,自己的确恋童,她或许不是这样的态度。

    他是一个男人,他是堂堂一国太子,以后是一国之君,连承认这一点的勇气和气魄都没有,以后如何君临天下?

    她很失望。

    她从未见到一个男人如此慌张、如此心虚、如此窘迫的模样,眼神逃避,还搓着手,一副内急憋不住要尿到裤裆里的模样。

    软弱、无能、没有担当,这些便是方才两人见一面之后,他给她的印象。

    **

    弦音回到西宫,没见到神医和卞惊寒,听管深说出去弄一味什么药去了。

    没多久就用午膳了。

    午膳之后,便是重头戏开始了。

    她也随众人一起来到观看各府表演的广场。

    广场上布置得奢华喜庆。

    四周全部被盆栽的花包围,一圈一圈的颜色都不同,彩幔飞舞,彩架高悬。

    条形案几一行行,一列列错落有致。

    案几上瓜果、糕点、果脯蜜饯应有尽有,每桌还有一碟切好的姜片,以备入茶。

    案几边的地上,清一色崭新的坐垫。

    没多久,人都陆陆续续来了,卞惊寒和神医也回来了。

    秦羌是随着大楚太子卞惊卓一起来的。

    弦音特意观察了一下秦羌和神医,发现秦羌来的时候,是极快地扫了一眼神医的,虽然神医并没有看他,面无表情。

    内务府同样事先安排好了座次,当然,也同样是只有主子才能坐,下人都是站着的。

    皇帝皇后,还有两个嫔妃一行,自然是最后隆重登场。

    看到嫔妃来了,弦音还激动了一把,赶紧去瞅,却失望地发现,这次随驾的两个妃子也不是她梦中的那个红衣女人。

    众人落座,皇帝说了些场面上的话,内务府的主持官再说了一下表演规则,以及挑人规矩,便开始了。

    表演的次序并不是按照王爷的辈分大小来的,而是抓阄决定,由各府管家来抓。

    虽然如此,二王府还是抓到了第一个。

    七王府第二。

    而管深代表的三王府抓到了第三。

    二王府婢女表演的是一个舞蹈。

    长袖舞。

    每个婢女的袖子怕是都有两三米长吧,都是天蓝色,舞动起来,就像是蓝色大海的波涛海浪,煞是好看。

    弦音忽然觉得,老皇帝关于这一点上的安排其实挺好的,这些下人,真的只是因为出身和身份的问题,不得不一生碌碌,只有这样的时候,才能让她们尽情地展示自己的才能、天赋和美。

    一舞毕,掌声雷动。

    然后,按照规则,此时可以挑人,也可以等到各府的所有表演结束再挑人。

    九王爷要了其中一个婢女。

    然后继续。

    每个王府可以不止一个节目,二王府又另外表演了一个徒手接蛋。

    据说表演者是二王府的大厨,两人朝他扔鸡蛋,他一人接,左右手同时开弓,且往面前桌上的簸箕里放,鸡蛋不掉、不碎,速度快得惊人。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