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到了火石山才发现,火石山脚下开了很多家温泉客栈。

    “此人应该就住在其中一家客栈里。”卞惊寒很笃定。

    弦音不解:“为何?指不定人家跟我们一样,临时过来取呢。”

    “不会,因为她不是大楚人,是午国人,反正来大楚要投店,自然就住在这里最简便。”

    弦音又惊讶了:“王爷怎知人家是午国人?就因为当时医书跟午国边防图一起失窃的吗?那有可能偷窃之人偷盗后,是给了不同的两个人呢。”

    “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十一提供的画像中,女子的头上是以一根白带束发,还记得方才十一画的时候,本王特意问他什么颜色吗?在大楚,是很忌讳头上有白的东西,你见过谁的头上有过吗?无论是簪花、发带,还是发簪,都没有白色的,银发簪也很少,就算有,都一定会用别的颜色的宝珠宝石或者翠玉镶嵌,因为白色视为孝,家里死了人戴孝才会头顶白色,而在午国则不同,午国以白为美,尤其头上,头顶白,寓意清白、圣洁。”

    弦音怔了怔,原来如此。

    不由地赞道:“还是王爷心细如尘啊,十一王爷都没意识到。”

    “他或许不知道,本王也是前次去午国,见街上女子如此装扮,问了问当地人,才知道这些风俗。”

    “那还是王爷心细呀,我不是也随王爷去了午国吗?我就没留意到这些事情。”

    “那是因为你的心都钻到银子里了。”

    弦音:“......”

    不就是让涨点月钱吗?

    至于说成这样?

    因为离午时不远,也不可能一家一家潜伏去找,卞惊寒便拿了画像,一家挨着一家去问,有没有看到画像中的女子来投店,说自己是对方的亲人。

    当他们来到明来客栈的时候,客栈的掌柜看了看画像,亦是同其他几家一样,摇摇头,说不曾看到。

    卞惊寒便带着弦音出门,准备去下一家,却是被弦音拉住了袖襟。

    “就在这家,掌柜的撒谎,貌似是那女的跟他有过交代,任何人来找,不要说她在。”

    卞惊寒当即就笑了,修长的手指非常自然地就去捏弦音的脸,捏了捏,松开的时候,还顺势刮了一下她的小鼻梁,“果然带个小师爷身边就是好啊。”

    说完,转身又回明来客栈。

    弦音站在那里怔了又怔,好半天没回过神。

    实在是因为他太顺手太自然了,就像是随心而发,随性而为,或许连他自己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也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所以一时都忘了反应。

    现在才缓过来,尼玛,那厮又掐她脸呢。

    明来客栈是所有客栈中最大的一家,有两处露天温泉,分别在前院和后院。

    卞惊寒抬头看看天上的日头,吩咐弦音:“你就在这等本王,本王上屋顶,这样既可以看到前院也可以看到后院。”

    “嗯。”弦音点点头。

    然后就见卞惊寒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便脚尖一点,飞身而起,身轻如燕,翩然上了客栈最高的屋顶上面。

    弦音便站在那里等着,东瞅瞅,西看看。

    不时有客栈的小二或客人来来往往。

    又有一个客栈小二急匆匆跟她迎面走过,她不经意的一个抬眼,正好对上小二的视线,一条心里蓦地撞进她的眼里面。

    【让我到午时一定要去提醒她一下,差点忘了。】

    午时?

    弦音一愣。

    见小二上了走廊,她抬眼看了看远处屋顶上的卞惊寒。

    卞惊寒并未看她这边,而是在看着后院的方向,弦音心中急切,又回头看了看小二,发现小二已经拐过了走廊,她略一沉吟,便干脆跟了上去。

    小二一直走到一间厢房门前停下来,弦音便也不敢再靠近,假装停下来拍鞋尖上的灰尘。

    小二抬手敲了敲门:“姑娘,昨夜你让我午时来提醒一下,我就是来告诉姑娘,马上就午时了。”

    “知道了,有劳。”女子的声音透门传出。

    小二又转身往回走,弦音见自己鞋尖上什么都没有,只得直起腰身若无其事往前走。

    身形交错,感觉到小二已经走远,弦音才停下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女子的门前。

    她当然不会轻举妄动、打草惊蛇,正欲也转身回去,身侧的门正好这个时候“吱呀”一声被人自里面打开了。

    白衣黑发的女子入眼,弦音眸光一敛。

    可不就是卞惊澜所画的那人。

    弦音心跳突突,强行按捺住那份激动,正欲假装只是路过,却见对方一脸震惊意外:“弦音!你怎么在这里?”

    弦音呼吸一滞,愕然。

    此人认识她?

    关键是对方叫的还是弦音,那就说明,认识的,就是她,而不是这幅身子的主人。

    可她怎么不记得认识这么一个女人?

    “你是......”

    女子抿嘴一笑:“万公子。”

    万公子?

    啊!

    弦音震惊,难以置信地指着她:“神.....神......神医?厉神医?”

    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女子笑:“是啊,是不是女儿装扮你就不认识了?”

    弦音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犹不相信,“不是,你的脸怎么也不一样了?还有声音。”

    “现在才是我的模样,女扮男装戴了皮面,你知道我擅长做人皮面具的,至于声音,别忘了我是神医,用点药,很简单。”

    “你什么时候来的大楚,怎么来了大楚也不去找我?”弦音很激动,也很开心。

    忽然想起正事,艾玛!

    连忙将厉神医朝厢房里面一推,自己也跟着进去,反手关上门。

    “昨夜你是不是去过十一王府,取了什么香株花?然后还掉了一本医书那里?”

    知道她会读心,厉竹便也不打算隐瞒。

    “嗯,怎么了?”

    “卞惊澜被你搞得一身臭味,正到处找你拿解药呢,”说到这里,弦音又忍不住想笑,“他今日还来找我跟卞惊寒,说让我们帮忙联系厉神医,让厉神医救他,却不曾想,你就是厉神医。”

    厉竹弯了弯唇,“其实,无需解药,三天可好。”

    “不是,这不是最关键的......”弦音发现自己一着急,都组织不了语言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