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栖宫

    大宫女翠儿拿着那两截凤扳,在灯下对来对去对不上,皱眉:“娘娘,这凤扳可能真接不上了呢,不仅仅摔成了两截,还磕掉了一点。”

    倚于贵妃椅上的皇后轻轻一叹:“接不上便接不上吧,皇上应该会让人再做一枚的。”

    反正素芳已死,她的一颗心已经放下。

    原本她也没想用凤扳做代价的,但她又觉得,想要让一个人闭嘴,只能是让她死,而且,必须速战速决、越快越好,且必须蛇打七寸、一招致对方死。

    所以,她干脆来了个大的。

    因为她知道龙凤扳指皇帝有多看重。

    而且,这件事本就不能自己动手,只能是皇帝,如果是她动手的话,恐素芳会想到她的意图,一旦逼急会将她的秘密抖出来。

    这也是她故意替她求情的原因。

    只是素芳为何会跟踪她呢?

    素芳是谁的人?

    应该不是卞惊寒的人,如果是,卞惊寒应该不会让她穿金戴银,满头满身满手的首饰,搞得就像个唱戏的花大姐一样丢人现眼。

    不,与其说丢人现眼,不如说引人注意,若是卞惊寒的人,他不会让她如此,只会让她低调行事。

    而且,她从冷宫出来的时候,素芳也并非跟卞惊寒在一起,卞惊寒跟那聂什么音的丫头在湖边做什么,而素芳......在六王爷卞惊安那里。

    卞惊安......

    皇后眸光微微一敛。

    此人一直就是一个深藏不露、心机颇重、阴险狡诈之人。

    **

    十一王府门口

    马车缓缓停下,卞惊澜从马车里打帘出来,吩咐车夫:“将马车置好后,去让厨房做些吃的送到本王房里来。”

    “是!”

    车夫牵着马车往后院走,卞惊澜转身准备拾阶而上。

    今日宫里出了那样的事,他想着他三哥一定心里不好受,虽然杖毙的只是一个通房丫头,但毕竟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所以,下午他便去了三王府,准备安慰开导他三哥一番。

    谁知,人竟然不在,府里人说进宫之后,就没回来,他坐等右等,就等到了这个时辰,人还是没有等到,他便回来了。

    三王府的饭菜太清淡,不合他口味,他没吃两口,此刻正饿得很。

    “十一王爷真是大忙人啊,让我伫立在风中一顿好等。”一道女声骤然响起,他正拾阶而上的脚一滞。

    循声望去,便看到一袭胜雪白衣的女子从王府门口的大石柱后面缓缓走出。

    月光正皎、星光正亮,他一眼便识出了来人,眸光一敛。

    “是你!你又来作甚?是不是白日里被本王揍得不够?”

    其实白日里他也没有真揍她啦,跟他三哥那样说,那是为了大男人的面子,他只是将她抻在墙上要掐死她而已。

    女子似乎也不惧,缓步走到近前:“我来找十一王爷拿回我的东西而已。”

    边说,边朝卞惊澜伸出手:“将我的香株还给我。”

    “香珠?”卞惊澜一怔,“什么香珠?本王几时拿过你的香珠?”

    “白日被十一王爷接触以后,我的香株就不见了,不是十一王爷拿了,难道香株自己会凭空消失不成?”

    卞惊澜汗。

    “你想讹人是不是?管你什么香珠臭珠,本王从未见过!”

    “你敢让我进府去找吗?”女子扬眉,带着一丝挑衅道。

    “本王为何要让你进去找?本王说没拿便是没拿!”说完,也不想再理会女子,继续拾阶而上。

    女子略显揶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可是怎么办?由不得十一王爷呢。”

    卞惊澜脚步一滞,回头,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女子负手而立,歪着头看着他:“十一爷有没有觉得自己右膝盖有些痛呢?现在应该左膝盖也痛了吧?再过一会儿手肘也会如此,同样是从右手肘到左手肘,然后再......”

    “不可理喻的女人,你到底想要怎样?”女子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卞惊澜嘶吼一声打断。

    因为他的膝盖和手肘关节正如女子所说,像是被锥子一一钻过,好痛。

    显然,她又趁他不备对他下了什么毒。

    女子拿出一粒解药朝他晃了晃:“带不带我进府去找我的香株?”

    卞惊澜本想趁她不备飞身夺下解药,可膝盖痛得压根不能动。

    他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愤愤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找就找,本王又没拿你那什么香珠臭珠,还怕你找?但是,你总得将解药给本王,解了本王这关节痛,不然,本王怎么带?”

    女子扬手将解药朝他一抛,拾步而上:“十一爷别想耍什么花招,我身上带了不说百种,至少九十九种毒,随时可以让十一爷后悔不迭。”

    卞惊澜:“......”

    拿起接住的药丸看了看,心下思忖了一番,他才送入口中干咽下。

    也是神奇得很,片刻时间,俱痛全消。

    卞惊澜剜了女子一眼,带头走在前面。

    府卫和家丁见他带着女子进来,都好奇地看,也不敢多问。

    “本王的王府大着呢,要一处一处细细找,怕是你要找上三天三夜......”

    “先去十一爷厢房。”女子直接将他的话打断。

    卞惊澜可不悦了,虽然他的厢房没有像他三哥那样,严禁任何人入内,这深更半夜,带一个陌生女人进去,他心里也是拒绝的。

    最郁闷的是,他还没法拒绝。

    女子朝他扬臂抖抖自己袖子,一片“当当当”清脆的碰撞之声,对,是一片。

    卞惊澜攥攥拳头,顿觉英雄气短。

    这女人是告诉他,自己袖子里有多少瓷瓶呢。

    多少瓷瓶就是多少毒药是么。

    只得愤然带路。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走廊往前走,在卞惊澜看不到的方向,女子伸手探进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拧开盖子,再拢入袖中。

    厢房里,随侍婢女丹丹正在铺床,见到卞惊澜带着一个女人进来,怔了怔:“王爷,这位姑娘是.....”

    卞惊澜还未出声,女子先行开了口:“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出去吧。”

    丹丹汗。

    转眸看向卞惊澜。

    卞惊澜示意她出去,她这才颔了颔首,出了厢房。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