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四人进了宫。

    一路上遇到的宫人都会停下来跟卞惊寒行礼打招呼,然后无一例外地都会朝素芳行注目礼。

    弦音发现,素芳下颚昂得那叫一个高。

    当然,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她不像她会读心术,知道别人行注目礼不是因为她是走在卞惊寒身侧的女人,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而是因为她的满身金银、环佩叮当。

    赏荷在宫里的碧波湖进行,他们到的时候,湖边已经有很多人,男男女女、姹紫嫣红。

    果然是宫里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荷花不仅开得早,也真是开得好,想必平时那些打理的宫人没少费心。

    湖水蓝、荷叶绿、莲花红,湖边树木郁郁葱葱,又加凉风习习,简直美不胜收。

    可弦音并没有多少心情去欣赏美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就一直在人群里搜寻来搜寻去,探头探脑。

    “找谁?”卞惊寒问她。

    “没找谁,就是看看都来了哪些人。”

    她自是不会说自己在找梦里的红衣女人,也跟他说不清楚。

    卞惊寒瞥了她一眼:“现在都是各个王府里的人,以及一些朝中大臣和女眷。”

    哦。

    “那宫里的娘娘呢?宫里的娘娘会不会参加?”

    “不会,她们每日都可以来湖边看,故今日不参加,不过皇后娘娘会过来。”

    弦音晕死。

    那她进宫个毛啊?

    妃嫔都不参加,她如何找红衣女人?

    “怎么了?”见她高涨的情绪忽然就低落了下来,卞惊寒疑惑问道。

    “没什么。”弦音双手无谓地拍了拍自己身两侧,忽的就对上不远处一个正看着他们这边的年轻女子的眼。

    一条心里读出,弦音汗。

    侧首见素芳注意力在别的地方,且跟他们有几步距离,她连忙凑到卞惊寒面前,小声道:“在我们右边不远处的那个穿浅紫纱裙的女人,等会儿会从我们这边走过,然后假装故意掉了丝绢在王爷面前,来跟王爷搭讪,王爷可真是艳福不浅呢,到哪里都是女人们的追逐目标,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特别是身材,啧啧......”

    卞惊寒挑挑眉,没做声,甚至都未侧首去看。

    却是忽然歪头低声问她:“聂弦音,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何看不到本王的心里?”

    弦音怔了怔,不意他突然问这个问题。

    她自是想过,从第一次在县衙见到他时就想,想过无数次这个问题,可是没有答案啊。

    见她不做声,似是很迷茫的样子,他又低头,小声道:“原因很简单。”

    “什么?”弦音抬眸。

    “因为对你来说,本王是个特别的存在。”

    弦音一愣,还未反应过来,就见他已拾步走开,跟不远处的二王爷一家打招呼去了:“二哥,二嫂。”

    素芳也跟了过去。

    见管深也朝那边走,她也只得跟在一起。

    几人寒暄了片刻,二王爷一家便朝前面去了。

    这时,那个被她看到心里的浅紫纱裙的女人缓步走过来,径直经过她和管深的身边往前走,路过卞惊寒的时候,脚步也未停,刚伸手掏了丝绢。

    “姑娘,湖边风大,丝绢拿紧了。”卞惊寒突然出了声。

    女子一震,回头,似是不意他会如此,面色有些白,微微一笑:“谢三王爷提醒。”

    卞惊寒只朝对方淡漠地点了一下头,再无二话,转眸看向别处。

    弦音心里那个汗啊。

    有这样的人吗?

    什么叫风大,丝绢拿紧了?

    好歹给人家掉一掉丝绢的机会啊,这不是将人家的芳心直接扼杀在了摇篮里面吗?

    素芳虽不知个中详尽,但是女人看女人,敏感得很,看那女子美眸流转的情愫,就知对她家王爷有想法,好在她家王爷连正眼都没给人家。

    想到这里,她的心潮又难以抑制地澎湃起来,曾经她一直抱怨命运的不公,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幸福和幸运。

    没多久太子卞惊卓来了,跟着他一起的,还有那个七王爷卞惊书。

    大家都纷纷前去行礼打招呼。

    卞惊寒微微眯了眸子:“我们也过去。”

    “太子殿下,七弟。”卞惊寒含笑上前。

    素芳、管深,还有弦音跟在后面对着卞惊卓颔首鞠身。

    “三哥今日来得倒早。”卞惊卓笑若春风、温润如玉。

    “哟,听说三哥收了个通房丫头,这位就是啊?”边上卞惊书瞥着垂眸颔首的素芳,特别是看到她头上又是金步摇,又是簪花,恨不得将头上插满的样子,唇角讥诮一斜,阴阳怪气出了声,“难怪三哥一直不找女人呢,原来三哥的眼光这般奇特。”

    嘲讽之意毫不掩饰。

    素芳微微白了脸。

    卞惊寒却是不以为意,唇角一斜:“我也觉得自己奇特了些,好在素芳是如假包换的女人。”

    这次轮到卞惊书脸色“唰”的白了。

    正欲气结发作,却是被边上太子卞惊卓轻轻握了胳膊:“七弟,母后他们应该快要到了,我们去前面迎接一下。”

    卞惊书这才没发出来。

    走之前恶狠狠地盯了卞惊寒一眼,眼底阴笑一凝,唇角微翘。

    弦音就站在卞惊寒右后方的位置,正好看到卞惊书的视线,一条心里入眼,她心头大惊。

    一行人前脚一走,弦音就一把攥了卞惊寒的手。

    他手大,她手小,她握着他四根手指,都忘了管深和素芳就在边上。

    见她脸色都变了,卞惊寒以为她不舒服,立即转身向她,“怎么了?”

    “七王爷他......”感觉到管深和素芳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才意识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连忙松了卞惊寒的手。

    “他喜欢男人。”卞惊寒接道。

    啊?

    弦音一怔,有些意外。

    卞惊书喜欢男人?

    难怪方才卞惊寒说,好在素芳是如假包换的女人时,他会气成那样,她还奇怪来着呢。

    只是,她并不是想说这个。

    “我.....”

    弦音下意识地朝边上走了两步,稍稍跟管深和素芳拉开了一些距离。

    卞惊寒拾步跟上。

    弦音这才压低了声音开口:“我从他的眼里读到了一条心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