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意识到车夫肯定听到了,弦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红着脸嗔了卞惊寒一眼,嘟囔:“王爷要这般无聊,现在好了,被别人听到了吧?”

    卞惊寒挑挑眉尖,不以为意。

    很快便到了宝玉轩。

    下车的时候,弦音还是有些犹豫,“真去挑啊?王爷不是说有正事要办吗?”

    卞惊寒先下了马车,回身扶她:“让本王府中的婢女不被人小瞧了去,也是正事。”

    弦音汗。

    好吧,既然你心甘情愿,我自是求之不得。

    京城两大首饰行,一家是素芳跟管深去的天工轩,一家便是这家宝玉轩。

    他们进去的时候,宝玉轩里的一个伙计作势就要迎过来,被掌柜模样的男人拉下了,则是自己亲自前来相迎。

    弦音自是知道为什么,因为某人一身华服、行尊带贵、自带气场,就算走在一堆人中,也能一眼出挑,看出不是寻常人。

    “请问这位公子想要买什么首饰?”

    卞惊寒指指身后的弦音:“让她挑。”

    弦音眉眼弯弯,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样:“是不是我挑什么都行,挑几样都行啊?”

    男人“嗯。”

    太好了,弦音开心地跑到橱窗柜台前。

    “这个柜台是手镯,这个柜台是发簪,那个柜台是扳指,再那个柜台是耳环,还有那个是剑坠扇坠......”宝玉轩掌柜一一给她介绍。

    弦音挑了个块玉佩,看看卞惊寒。

    卞惊寒点点头。

    她又挑了个镯子,再看看他。

    他再点点头。

    她继续挑了枚发簪。

    卞惊寒仍旧是点头。

    边上宝玉轩掌柜看在眼里,忍不住跟弦音赞道:“公子对姑娘真好,不知是姑娘什么人,爹应该没有这么年轻,莫非是干爹?”

    弦音当即就喷了。

    某人的脸却是黑了。

    宝玉轩掌柜惊觉自己闯了祸,连忙道歉:“我是见公子尽着小姑娘挑,眼睛都不眨一下,出手如此阔绰,只有至亲才会舍得,所以就......公子莫怪,公子莫怪。”

    卞惊寒没做声,薄唇却是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弦音心里直乐,面上却也不敢再笑,恐这个反复无常的男人一怒之下不给她买,那就损失大了。

    “咦?这些都是什么?”看到一个柜台里摆的都是各种各样、不明形状的首饰,弦音问掌柜。

    “这些都是处理品,也就是残次品,贱价卖的,姑娘要项圈吗?我们宝玉轩小孩子的项圈也卖得特别好。”掌柜指了指另一个柜台。

    弦音汗,敢情真当她小毛孩呢,还未回答,就听卞惊寒已沉声开了腔:“不需要!”

    “哦,好的。”见卞惊寒面色不善,掌柜也不敢再言,有些尴尬。

    弦音便也见好就收,“好了,就这几样吧,劳烦帮算算多少钱?”

    掌柜算盘一通噼啪,“两千零八十两,给两千五十两吧。”

    卞惊寒直接递了两千一百两银票给他,然后攥了弦音的胳膊就走。

    掌柜一看,连忙喊:“还要找公子二十两呢。”

    卞惊寒恍若未闻,径直拉着弦音出了门。

    弦音反手拉了他袖襟:“等一下,等一下!就等我一下下!”

    “做什么?”卞惊寒蹙眉。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王爷送了我那么多,我也想挑一个送给王爷。”

    卞惊寒闻言,垂目凝着她,面色稍霁,松了她的手,声音依旧有些闷:“快点。”

    “嗯嗯。”弦音又跑了回去。

    卞惊寒在外面左等右等,不见人出来,眉心微拢,也转身回了宝玉轩。

    他进去的时候,弦音正趴在那个残次品、处理品的柜台前跟掌柜的讨价还价。

    “你看,我还价也没有还得太离谱,我没还你十两五两的吧,你都说了这是次品,就那找零的二十两不找了,这个扇坠子给我,怎么就不行?”

    “这个扇坠只是形状做坏了,本来是要做个葫芦的,结果做成.....但是,它材质是上好的和田玉呀,二十两太少了。”

    “虽说是二十两,却也不是二十两啊,方才我们买的东西是两千零八十两,对吧?但是,你说,给两千五十两就可以了,我们公子付了两千一百两,没错吧?那其实,这个扇坠我等于付了五十两啊,你说你这个形状做得像坨大便的坠子,会有其他人买吗?卖五十两你是赚了。”

    “聂弦音!”

    卞惊寒骤然沉声。

    弦音吓了一跳,回头,见他竟也进来了,黑着脸,以为他嫌她时间太久了,连忙回道:“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紧接着,又跟掌柜继续:“行不行?行我就拿走了,不行就算。”

    掌柜看看卞惊寒,被他的强大气场所摄,一种说不上来的惧意从心底生出来,他眼睛颤了颤,朝弦音连连扬手:“拿去吧拿去吧。”

    弦音心满意足地将扇坠攥于手心,笑嘻嘻朝卞惊寒跑过去,见他脸色不好,就非常自然地、很讨巧地拉了他的胳膊,“不好意思久等了,我们走吧。”

    边说边拉着他出门。

    “送本王的东西呢?”

    “上车送给王爷。”

    两人上了马车,弦音眉眼弯弯朝卞惊寒手一伸:“方才王爷抬手撩窗幔的时候,我好像看到王爷袖袋里有把折扇,给我。”

    男人未动,脸色不好。

    弦音又勾勾手:“给我,王爷放心,我不是要据为己有.......”

    “你只是准备将一分钱不花买来的一个什么长得像大便一样的扇坠挂上去是吗?”男人接得也快,且语速也快,一句话都不带一个字顿的。

    弦音:“......”

    尼玛,都听到了啊!

    几时就进去了?

    “怎......怎么能说一分钱不花呢?王爷的钱不是钱啊,王爷不是有二十两银子在他那里吗?我只是不想浪费,而且,我说大便,那是因为要跟他还价,故意那样说的,我总不能又要让他便宜,又说他的东西是宝吧?”

    虽然,此物的确像坨大便。

    她能说,她就是因为看到它像坨大便才买的吗?

    便便,卞卞,多好,多有寓意呀。

    “王爷不要那么小气嘛,快点将折扇给我!”弦音又再度朝他伸出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