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门口,两辆马车早已停好等候,是管深安排好的。

    原本的安排是卞惊寒一辆,素芳一辆,他坐卞惊寒马车外面。

    见如今多了个弦音,他便指了指后面那辆马车,刚准备说让她跟素芳一辆,卞惊寒却在这时出了声。

    “管深,你陪素芳先去一趟天工轩,让素芳挑几件像样的首饰,素芳第一次入宫,免不得被他们端瞧品评,本王的女人可不能被人小看了去,拣贵重一点的挑,不在乎花多少银子。本王也有点事要去办,会在宫门口等你们。”

    素芳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经历了几起几落。

    听说今日随这个男人入宫赏荷,她昨夜一宿未睡着,激动不已,这可是她第一次进宫呢,还是跟这个男人一起。

    可是刚刚看到这死不要脸的贱蹄子也跟着一起,她心里就不爽了。

    如今听得这男人说这话,她又开心了,只觉得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

    他的女人,不能让人小瞧,拣贵重的,不在乎花多少银子,字字句句都让她心潮澎湃不已。

    “谢王爷。”

    看着她娇羞满面地躬身谢恩,然后又柳腰款摆、风情万种地上马车,弦音撇撇嘴。

    上了马车,还忍不住揶揄:“王爷还真大方呢,我也是进宫啊,虽不是王爷的女人,却也是王爷的婢女,不是更应该不能让人小瞧了去吗?”

    卞惊寒笑:“为何更应该?”

    “如果连一个婢女下人都能戴贵重的首饰,可见三王府待遇啊,大家必定会想,王爷连下人都善待,也岂会亏待了自己的女人?”

    “嗯,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卞惊寒轻挑眉尖,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本王的确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女人,这样,难得你有如此好的建议,反正宝玉轩离这不远,要不,本王现在就陪你去购置几样?”

    弦音本是心里不痛快,嘴上揶揄几句而已,没想到男人竟然会真的答应,且如此爽快。

    她自是不信:“王爷唬我的吧?”

    男人也未回答她,只是伸手撩了马车门幔,吩咐前面赶车的车夫:“去宝玉轩。”

    艾玛,还动真格的!

    弦音连忙出声阻止:“不用不用,王爷不是还有别的事要办吗?先去办事,耽误了进宫的时辰可不好。”

    车夫闻言,便又征询的目光看向男人。

    “宝玉轩。”男人态度很坚决。

    弦音汗。

    “我就说笑的,我一个下人穿金戴银,不合时宜,要不这样,王爷将要给我买的首饰折合成银子,就给我现银或者银票吧。”

    边说,边将小手朝他面前一伸。

    男人的脸色当即就冷了,伸手“啪”的一下打在她小手心上,“你的小算盘倒是打得精,没门。”

    弦音吃痛将手收回,瘪瘪嘴,“那还是去宝玉轩吧。”

    不要白不要。

    马车继续前行。

    他们本是面对而坐的,男人忽然朝她拍了拍自己边上:“过来。”

    弦音怔了怔,这是让她坐过去?坐到他边上去?

    这......这不好吧?

    见她扭捏,男人沉声:“本王不想再说第二次。”

    汗。

    弦音只得硬着头皮起身。

    就在她站起的瞬间,马车也不知道是碰到了石头还是什么的,突然一个摇晃颠簸,弦音猝不及防,直直朝男人扑过去。

    与此同时,大概是怕她跌倒,男人也紧急将她抱住。

    只是,好巧不巧的是,她的唇正好贴在他的唇上......

    弦音呼吸一滞,惶惶睁大眼,吓得赶紧从他的怀里爬起来,男人低笑:“回府得赏这个车夫。”

    “什么?”弦音还在慌乱之中,也未去多想他的话。

    “虽然车轮撞上了大石,也只是颠簸一下,马车安然,我们无事,可见车技了得,得赏。”

    “哦。”弦音在他边上坐下来,很不自然地清清嗓子,耳热心跳。

    男人眸如黑曜,瞥了她一眼,侧了侧身子,面对着她。

    她以为他要跟他说话,却见他只手撩开了他们后面的窗幔,似是在看外面的街景。

    没多久,唤她:“看看那个人。”

    弦音怔了怔,扭头,因为窗是在他们的后面,所以,她也只得跟他一样,侧了侧身子。

    “看到那个人没?”男人又问。

    弦音趴在窗口上循着他所指看过去。

    窗口本就不大,两人都凑在窗口,脸跟脸之间最大也就一拳的距离。

    街上人多拥挤,马车走走停停,极其缓慢。

    “王爷是说那个满脸抓伤的男人吗?”

    “嗯,你不是会读心吗?说说看,他脸上的伤怎么来的?说对了,本王便给你多买一样玉器。”

    弦音:“......”

    读心术又不是万能术,必须对方想什么的时候,她才能读出什么呀,人家若是不想自己脸上的伤......

    看着那个脸上有抓痕的男人,弦音心里嘀咕,还未嘀咕完,正巧看到那人的眼睛。

    艾玛!

    艾玛,他竟然在想。

    一条心里入眼,弦音眸光一敛,瞬间就红了脸。

    “是怎样伤的?”

    “是......”

    弦音不知道该怎么讲,因为她讲不出口啊。

    那人的心里是,看来浸过药的鹿鞭真是吃不得,昨夜吃过之后,硬了一夜,将春杏儿搞得哇哇叫,那娘们搞兴奋了将我的脸抓成这样......

    后面的心里因为马车往前走了,没看到,但是,这些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被一个女人抓的。”她避重就轻。

    “为何?”

    “打架。”她胡诌了一个。

    反正他又不会读心,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知,他竟是对着前面朗声道:“停车。”

    本来就是走走停停的,蜗牛的速度,车夫一拉缰绳便停了下来,然后打开门帘问:“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然后,弦音就看到男人掏出一锭银子给车夫:“拿这个去问问那个脸上有抓伤的男人,他的伤怎么来的?”

    弦音晕死。

    要这么无聊吗?

    伸手一把夺了银子:“银子给我,我告诉王爷便是。”

    男人便示意车夫作罢。

    门幔放下。

    “那要看你说的本王信不信了?”

    “他是吃了壮阳的东西,跟一个女人做那事,那个女人做得太兴奋了,就抓了他的脸。”

    弦音一口气说完。

    男人一脸正色地点点头:“嗯,本王信,银子归你。”

    然后,就听到外面车夫好像是被什么呛到了,咳了起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