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恭迎皇后娘娘前去花厅歇息。”

    卞惊寒躬身不卑不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嗯,”皇后点点头,“喝杯茶也好,本宫还当真有些口渴了。”

    一行人缓缓朝花厅的方向而去。

    没走几步,皇后似是闲聊一般开了口:“三王爷可知本宫跟皇上最忧心你们什么?”

    卞惊寒眸光微微一敛,未响。

    皇后又自顾自接着道:“是你们的婚姻大事,所谓成家立业,成家立业,都是先成家,后立业,你看你,早已到了婚娶的年纪,却还不思这些,还有太子也是,可急煞了本宫和皇上这些做父母的。”

    卞惊寒微微笑,并未正面回答,只道:“让娘娘挂心了。”

    皇后瞥了他一眼:“皇上前段时间为太子物色了一名女子,或许不日便会赐婚吧,只是,你可是兄,你这个三哥都未娶亲,他这个当弟弟的,就跑在前面,终究不是那么回事。”

    卞惊寒眉目低敛:“夫妻讲究缘分,大抵是儿臣的缘分还未到吧,殿下虽比儿臣小,却贵为太子,娶太子妃,那可是万民幸事,儿臣怎能与其相比?娘娘看,六弟比儿臣跟殿下都小呢,都早已一个王妃、一个侧妃,两个夫人了不是。”

    卞惊寒说完,皇后也没有不悦,毕竟母仪天下的涵养在那里,反而含笑嗔了他一眼:“你就惯会找理由。”

    说完,丹凤眼一挑,回头扫了全场的众人一眼,顿了脚:“缘分未到暂时不成亲,府里总有一两个通房丫头吧?”

    卞惊寒眸光微微闪了闪,正欲回答,又听得她道:“通房丫头是必须要的,身为皇室中人,可不比寻常百姓家,毕竟正血气方刚的年纪,对吧?常年不近女色,世人难免不胡乱猜测诟病,毁自己清誉是小,毁皇室名声是大呀。”

    说完,又没给卞惊寒说话的机会,接着道:“若你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本宫手下倒是有一两个宫女看着还不错,要不要本宫赏给你做通房的?”

    管深也跟在近旁,听到这里不禁眉心一跳。

    这看似赐通房丫头,实则是想塞自己的人进王府呢。

    最重要的,一个通房丫头而已,既不是王妃,也不是侧妃,连个夫人都不算,赐个通房丫头,就像是赐个婢女一般寻常,拒绝就有些难办。

    而且,这个女人连有损皇室名声这样的理由都搬了出来。

    所以......

    他抬眼睨向自家王爷,不知这个男人会如何应对,心里早已替他捏着一把汗。

    只见卞惊寒勾唇一笑:“儿臣跟娘娘还真想到一块儿去了,这几日正准备纳个通房丫头呢,而且,儿臣心中也有个中意的人。”

    皇后一怔,不意他会如此回答。

    管深也甚是意外。

    他以为这个男人只有两种选择。

    一种:拒绝。

    以什么理由直接拒绝。

    另一种:接受。

    先顺其意将她的人收了,至于后面怎么办那是后面的事,处理一个通房丫头,只是处理一个下人,又不需上报。

    只是,第一种,会得罪这个女人,第二种,又委屈了自己。

    而如今这般回答,既拒绝了这个女人塞的人,又保存了女人的颜面,最起码,顺了一半她的意,会纳通房丫头。

    他们本就没有走远几步,皇后就顿住了脚,所以,他们的话,在场的众人也都听得真切,包括弦音。

    心中早已滋味不明,她微微攥了袖襟。

    这厢皇后忽的就笑了,“是吗?这么巧?是哪个丫头这般有福气?本宫还真有些好奇呢。能得三王爷中意的人,想必也不是寻常的丫头,不知是否就在其间?”

    皇后边说,边扬起凤袖指了指府中众人。

    随着皇后的那一指,在场的众人,特别是那些年轻婢女们,一个一个就都屏住了呼吸,心跳咚咚起来。

    卞惊寒也眼梢一掠,扫了一眼众人,浅笑点头:“嗯。”

    “那还不赶快让其出来给本宫瞅瞅?”皇后做出一副欣喜激动之态。

    管深汗哒哒。

    这个女人是不相信他家王爷的话呢。

    其实,他也不相信,他也觉得这个男人是缓兵之计,那么一说而已。

    皇后如此一逼,就必须有这么个丫头了。

    所有人都看着卞惊寒,全场鸦雀无声。

    卞惊寒徐徐扬目。

    意识到他是看着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弦音眉心一跳。

    艾玛,不会说她吧?

    想了想,她觉得还真有这种可能。

    那日她来月事,他可是跟她说过,自此她就不是小孩子了,是女人。

    而且,她来月事这件事,王府全府皆知,所以,他若真将她纳为通房丫头,大家也定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可是......

    不行啊,且不说,她现在是缩骨的状态,让她就以这般小的身子跟他做那事,她真心做不到,单就她不是完璧之身这一点,就不行啊。

    若搞个什么嬷嬷先检查,一检查就会检查出来,还不知道要惹出些什么纠复呢。

    正心跳突突间,她看到他缓缓抬起手臂,而所指的方向......赫然就是她所站的方向。

    一颗心慌乱到了极致。

    就在她屏住呼吸,心如捣鼓地想着,等会儿该如何在不得罪任何人的情况下委婉地拒绝掉的时候,男人出了声:“就是她。”

    四寂的院中当即爆出一片唏嘘哗然,所有人都朝她这边看过来,弦音咬了唇,耳热心跳,又听到男人的声音继续道:“素芳。”

    素芳?

    弦音浑身一震,错愕。

    也就是这时,她才发现,素芳就站在她的前面。

    眼帘颤了又颤,连带着一颗心都颤个不停,她垂眸自嘲地弯了弯唇。

    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众人的反应也告诉她,并没有人觉得卞惊寒指的是她,就她一人会错了意而已,所有人都看着她前面的素芳。

    包括皇后,包括卞惊寒。

    卞惊寒朝她招手:“素芳,过来。”

    素芳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晕,见男人开口,才怔怔回过神,狂喜、激动、难以置信,都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整个人就像是做梦一般。

    连拾步走过去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像是踩在云朵上,深一脚浅一脚,完全着不到力,好不真实。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