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芳一怔,不意弦音竟然主动说让人去查。

    难道就不怕一查就查到自己头上吗?

    是的,她今日就是看到她独自出府,故意派了人跟踪,然后,就发现她去了葡门药铺,且买的赫然是避子药。

    她实在想不到她会买避子药的理由。

    且不说她还是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毛孩,跟避子这种事情半点边都沾不上,就算来了月事,也只是一次初潮而已,还是前不久才来的,而且,谁会跟她一个小孩子做那事。

    所以,她不可能是买给自己食用的。

    想来想去,她就不得不怀疑,她买来是要偷偷下给她的,因为在这三王府里,只有她一个女人昨夜经历过男女之事。

    如此一来,她也更加确定了昨夜在燕窝羹里面下迷晕药的不是佩丫就是她,反正逃不出她们二人。

    她已立过誓,此仇不报枉为人,而且,她也不能等着她的避子药几时真下到她的碗里,就算她有心防备,却毕竟防不胜防。

    所以,她要主动出击。

    她跟这死丫头的交集不多,不易直接从她头上下手,而且,这丫头性子烈,鬼主意多,一张嘴也不饶人,她便想到从佩丫身上着手。

    佩丫正好是个好欺负的主儿,除掉一个是一个,而且,往药铺查,便能查到这丫头,到时,一箭双雕。

    既然这丫头不怕死地自己提出来了,那她便成全她。

    “好啊,反正也不急于一时,现在就派人去葡门药铺查。”

    素芳说完,作势就要吩咐边上的两个家丁。

    弦音悠悠然开了口:“我看素芳姐姐还是等等吧,就怕到时候查出来什么事,素芳姐姐尴尬,三王府尴尬,王爷也尴尬。”

    素芳面色微微一滞:“你什么意思?”

    弦音只弯了弯唇,没做声,并且转身,拾步朝云随院的方向而去。

    留下素芳一人站在那里莫名其妙。

    两个执杖的家丁问她:“素芳姑娘,要开始吗?”

    素芳抿了抿唇,脸色很不好,“等一下。”

    回味着弦音的那句话。

    就怕到时候查出来什么事,素芳姐姐尴尬、三王府尴尬,王爷也尴尬。

    所以,这个死丫头的意思是,如果真去葡门药铺查,的确能查出她不假,但是,也会查到她,因为她下到汤里的避子药也是在葡门药铺买的。

    呵,这是在威胁她吗?

    她还真不怕,虽然她下到汤里的避子药的确是在葡门买的,但是,却不是她亲自去的,她让别人买的,且不是王府中人。

    她怕什么?

    扭头吩咐身侧家丁:“去,去葡门药铺了解一下,今日谁去他们那里买过避子药,若对方有印象,可以描述,与王府中人相像的,便让其描述即可,若无印象,就请对方来王府一趟,当面认人,报酬不会少。”

    家丁领命而去。

    **

    这厢,在素芳看不到的方向,弦音慢慢敛了唇角笑意,小脸恢复一脸凝重。

    她方才丢那么一句,就是那么一赌而已,赌素芳也不是真的想去葡门药铺查。

    既然大夫查出是葡门药铺的避子药,说明素芳自己也去买过,就算不是她自己亲自去的,反正总是有人去买过。

    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总不能僵在这里,素芳也绝不会善罢甘休,方才她的心里她可是读得一清二楚。

    她只是不知道自己朝云随院走是要做什么,找卞惊寒吗?找到他又该如何跟他说?

    **

    她踏进外房的时候,卞惊寒正站在外房的那个放画轴的落地大瓷瓶前,手里拿着一副字画在看。

    弦音想起第一次进他内室的那夜,他说擅入者死,给她匕首要她自裁,结果管深突然进来,他连忙将她塞进了那个大瓷瓶,动作快如闪电。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想笑。

    口是心非的男人!

    卞惊寒一个回头,看到了她,便收了手里的画卷,绸带一束,扬手扔进落地瓷瓶中。

    “有事?”他转过身面对着她。

    “嗯。”弦音点点头,不知该从何说起,抿唇沉吟了片刻,才看着他缓缓开了口:“素芳说佩丫给她汤里面下了避子药,要杖责佩丫五十大板。””

    卞惊寒怔了怔,似是不意她说这个。

    也未出声,等着她继续。

    “王爷知道这件事吗?”她问。

    “不知。”卞惊寒回得快且干脆。

    “五十大板一个男人都受不了,何况佩丫那副小身板,肯定会没命的。”

    卞惊寒凝着她,挑了挑眉:“所以你过来找本王是.....”

    “就是想王爷能去制止素芳.....”

    弦音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卞惊寒疑惑打断:“不是,虽然本王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但是,就从你说的来看,佩丫给素芳下避子药,那岂不是断本王的后?就算要给素芳避子药,也是应该由本王来给,何况本王也没打算让素芳避子,因为本王觉得有个孩子也挺好,你现在过来,是让本王去救一个对本王子嗣下手的人吗?”

    弦音汗。

    心里自然也是不悦得很。

    什么叫也没打算让素芳避子,什么叫觉得有个孩子也挺好,尼玛,你知道你昨夜睡的谁?

    “佩丫是冤枉的,是素芳陷害她!”

    难掩心中激动,弦音就有些口气不好。

    卞惊寒似是也不以为意,信步走到桌边,一甩衣摆坐下。

    “你凭什么这样说?有证据吗?”

    弦音被问得语塞。

    她若是有证据,还来找他?方才就直接跟素芳开撕了。

    “我了解佩丫,她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本王也了解你,但是你敢说,你在本王面前就是透明的,并无任何本王不知的秘密吗?”

    弦音:“......”

    强词夺理。

    见她无语,卞惊寒又接着道:“再说了,素芳已经是本王的女人了,虽然只是一个通房,但至少高于任何下人,她为何要去陷害佩丫?”

    还不是你作的孽,你昨夜给人家下迷晕药,人家算在了我和佩丫的头上。

    见她抿唇不语,卞惊寒笑笑:“是不是无话可说了?”

    弦音只觉得心里的那份憋屈绞着怒火越烧越旺,越烧越旺。

    “王爷就是不帮这个忙了?”她几乎是咬着牙问这一句的。

    “凡事讲证据。”

    卞惊寒话音刚落,弦音气得扭头就走。

    哒哒哒走到门口,又陡然停住脚,静站了一瞬,又猛地转身往回走。

    “读心算不算证据?我能读素芳的心,读佩丫的心,读所有人的心,这算不算证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