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内室缩完骨、快速穿好衣服鞋子,出来抱起姐姐就逃,也顾不上去收拾桌上被姐姐搞出来的狼藉。

    回到致远院自己的厢房,“嘭”的一下关上门,靠在门板上气喘吁吁,这才感觉到浑身酸痛得厉害,整个人就像是散架了一般。

    松开姐姐,让它下地,她拖着酸痛的身子走到榻边,一头倒在薄被上。

    唔......

    好累,好困......

    **

    再次醒过来,天已经大亮,还不是她自己醒的,是被上屋抽梯进来喊醒的,说刚刚管深过来传话,卞惊寒让她去云随院一趟。

    原本弦音还惺惺松松、哼哼唧唧不愿睁眼,听完就猛地一个激灵翻身坐起。

    卞惊寒找她?

    做什么?

    见她反应那么大,上屋抽屉笑她:“只是让你去云随院,又不是让你去赴刑,你做什么紧张成那样?”

    弦音没做声。

    她是做贼心虚啊。

    昨天不是还莫名其妙生她大气吗?怎么又突然召她前去?

    不会发现了昨夜是她吧?

    心下忐忑不已,却又不能不去,简单盥洗梳妆了一下,她就高悬着一颗心去了。

    走进云随院的时候,她还在想着种种可能,以及面对种种可能要采取的对策,一个抬眸发现卞惊寒就站在院子里,薛富在边上跟他禀报着什么事情,他静静听,面沉如水。

    弦音微微眯了眸子,远远地看着他,若非亲身经历,她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清冷孤傲、周身透着矜贵和凉薄之气的男人,与昨夜那个疯狂榨干她的男人联系起来。

    他的那一面,只有她见过吗?

    她忽然有些贪心地这般想。

    “聂弦音!”

    男人忽然唤他,她回过神。

    “过来!”

    眼睫轻颤,她攥了攥袖襟,拾步走过去。

    薛富离开。

    虽然一颗心紧张得很,她却让自己保持面色如常,在距离他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她站定。

    对着他微微一鞠,淡漠疏离地开口:“不知王爷找我有何吩咐?”

    她现在是聂弦音,他们还在置着气不是。

    男人扬目,眸光轻凝,落在她的身上,确切地说,是落在她因垂眸颔首的动作衣领处露出的一截粉颈上面。

    朵朵红云入眼,他唇角几不可察地扬了扬,并未立即做声。

    而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本王昨夜好像看到了吕言意.....”

    弦音呼吸一滞,愕然抬眸。

    旋即又意识到他用了好像二字,便立马让自己恢复了镇定。

    或许,他只是见她跟吕言意认识,跟她打探一二而已,她不能自乱阵脚。

    “在哪里?”她问他。

    男人微微拢了俊眉,似是在努力回忆:“好像是在本王的房里,又好像是在本王的梦里,你说.....她有没有可能真的出现过?”

    黑眸映着日辉,扬落在她的脸上。

    弦音眼帘颤了颤,轻嗤了一声:“王爷真会说笑,她又不是妖狐,能来无影去无踪,她可是个人,若真的出现过,会没人发现?再说了,昨夜王爷可是**一刻值千金,谁敢去打扰王爷?王爷莫不是整夜未睡、劳累过度出现了幻觉?”

    男人似是被她的话愉悦到了,垂眸浅笑:“的确是一刻值千金。”

    末了,又低低一叹:“看来,是本王想多了,既然她没出现过,那.....”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微微凝重了脸色,“那昨夜的人,便只能是素芳了。”

    弦音心口一撞。

    这时正好素芳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男人一个转眸看到,朗声唤她:“素芳。”

    素芳闻声望过来,眸光闪了闪,便拾步朝他们这边走,步子走得有些缓慢。

    行至近前,她红着脸朝卞惊寒行了个礼:“王爷。”

    “身子可还好?”卞惊寒问她。

    素芳原本就绯红的脸瞬时就红了个通透,娇羞地低了头,她小声回道:“还好,就是有些酸痛,有些累.....”

    弦音一个没忍住,蓦地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连忙捂嘴咳了起来。

    尼玛,在地上睡得跟个死猪似的,还酸痛累?

    素芳以为弦音突然咳嗽的举措是在笑她,当即脸色有些不好看,卞惊寒在前,她也不好表现出来,便又很快装作若无其事。

    “既然累,便去歇着吧,昨夜的事本王会派人去查。”

    弦音一震。

    昨夜的事?

    昨夜的什么事?

    尼玛,不会是她跟他那什么那件事吧?

    旋即又被她否定。

    不会,不会,那件事没必要对着素芳说,既然跟素芳这样说,定然这件事跟素芳有关。

    心中疑惑,她看向素芳,素芳却是低敛着眉眼,微微颔了首:“是。”

    然后便转身走了。

    一丁点心里她都没有读出。

    其实,她是真的想知道,昨夜在她进去之前,他们二人发生了什么,素芳昏睡在地,显然是卞惊寒刻意为之,那素芳哪里来的胆量和自信,还敢说自己身上酸痛、敢说自己累?

    素芳的意思莫不是,卞惊寒刚开始不想跟她行房,所以弄晕了她,可后来身上的药力发作,又饥不择食再要了她?反正卞惊寒后来没有意识,随便她瞎说?

    就在她七想八想之际,男人朝她出了声:“你也退下吧。”

    **

    这厢素芳回了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眼前又浮现出昨夜的一幕。

    卞惊寒张开双臂,她上前去给他宽衣。

    可她的手刚触到他里衣,他忽的脚下一软,踉跄着后退一步,然后甩了甩头,皱眉沉声:“你在燕窝羹里放了什么?”

    她当时吓得半死,还以为他这就发现了她下了那药。

    可紧接着又听到他道:“本王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困得不行,燕窝羹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她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并非她下的那药,而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了浓浓的困意袭了上来。

    在还没有彻底睡过去之前,她赶紧强撑着最后一点意识跟他解释:“不是奴婢,能得王爷恩宠,是奴婢梦寐以求、毕生向往,奴婢绝对不会做这样的手脚,一定是谁,一定是谁嫉妒奴婢,不想王爷恩宠奴婢,故意下药破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