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进云随院的时候,弦音的心情是复杂的。

    其实,她可以无视,姐姐进了云随院就进了云随院,若真能打扰了某两人,正好,她巴不得。

    只是,她又怕某人一个不高兴会对姐姐不利,以他的性子,绝对做得出来。

    当然,她心里也知道,就算那个男人不会对姐姐不利,她其实也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来云随院的念头。

    院子里并不见姐姐,她只得往里找。

    来到卞惊寒厢房的门前,她便鬼使神差地停了下来。

    心里很乱。

    她知道,若是此时再以找姐姐为由敲门,定然没人信她,不仅不信,他们还会觉得她就是存心来捣乱的,毕竟同样的理由她已经用过一回。

    但是除此之外,她也寻不到别的借口。

    唯一希望的,便是姐姐能真的在他房里。

    踯躅了片刻,她有些迟疑地伸出手,刚准备敲门,手一碰到门面,门就开了。

    里面竟然没拴?

    她有些意外。

    同时,也有些庆幸。

    轻轻推开厢房的门。

    外房里依旧亮着烛火,只是已经没人了,所以,他们已经在中房里......

    顿住脚步,她没有再往里走,却是屏住了呼吸,凝神细听里面的动静。

    男人微微粗重的呼吸声入耳,弦音脸色一变。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重重一击,她几乎承受不住,伸手扶住门楣,才稳住自己的身子,可五脏六腑还是被碾压过一般密集的疼痛传来。

    扭头,她准备出门,却又蓦地发现不对。

    除了男人略显粗重的呼吸声,还有谁吧嗒吧嗒吃东西的声音,是吃很脆的那种东西,像是苹果。

    两人一边做那事,一边吃水果?

    这画面她实在想象不出来。

    艾玛,她忽的眸光一敛,吃苹果的,不会是......姐姐?平素给它果子吃,可不就是这种声音。

    所以,她又停了脚。

    却依旧不敢贸然喊姐姐,更不敢贸然进去,站在外房里,她心里风起云涌,各种念头,各种想法,各种情绪,一股脑地将她席卷,排山倒海一般。

    直到里面传来姐姐的一声叫声,她才回过神来。

    果然是姐姐。

    她想到一个问题,他们若正在做那事,怎么可能会容忍姐姐在里面?

    与此同时,她骤然意识过来,站在这里那么久了,也听了那么久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听到女人的声音,喘息、呼吸都没有。

    所以......

    微微攥了袖襟,她深深呼吸,抿唇静默,然后心一横,拾步入了中房。

    中房里的一切入眼,她震惊在了当场。

    毫无意外,吃东西的就是姐姐。

    此时正在中房的桌上,猴爪子上拿着半个苹果,吃得起劲,桌上果盘里一片狼藉,苹果滚得到处都是。

    让她吃惊的是,素芳竟睡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躺在矮榻边上,就像是......死了一般。

    她眉心一跳,再看男人。

    男人是坐在床榻上的,确切地说,是以一个盘腿打坐的姿势。

    微微阖着双目,似是很痛苦,从他紧蹙的剑眉、粗重的呼吸,以及额头上细密的汗便可以看出。

    而且,她都这样进来了,他竟浑然不知。

    什么情况?

    弦音有些懵。

    显然男人的药力已经发作了,他打坐,是在控制自己......

    所以,是他意识到自己被下了药,一怒之下,一掌劈死了素芳?

    瞳孔一敛,她快步上前,蹲身去看素芳,发现她似乎只是睡着了,她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鼻息很平稳,果然只是在沉睡。

    那么,是他不想跟素芳同房,故意点了素芳的睡穴,或者对她做了什么手脚,让她沉睡?

    意识过来这一点,她心尖一抖,一时间心绪也跟着晃动得厉害,一种叫做“欣慰”的东西从心底深处一点一点泛出来,将她的整个胸腔填满。

    所以,他也不是任何女人都会跟她上是吗?

    所以,让素芳通房,他只是做做样子,给皇后看,给众人看是吗?

    “王爷......”

    她试着唤了一声他,声音一出口,她自己一怔,沙哑得都有些不似她的。

    男人竟然听到了,缓缓睁开眼,朝她看过来。

    四目相对,她心口一颤,再度哑声开口:“你还好吗?要不要给你倒点水?”

    男人却没有做声,只看着她,又似没有看她。

    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

    弦音怔了怔。

    药力作用下失去意识,不是应该眸色浑浊暗沉吗?可他的双眼映着烛火,黑眸依旧跟寻常的时候一般亮,她甚至能在他的眼中清楚地看到自己。

    而且,素芳的心里不是说,此药药量轻、药力弱吗?

    都能让他这样内力深厚、定力强大的男人失去意识,还叫药力弱?

    难道因人而异?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药是不是媚药?如果不做那事是不是没关系?

    先倒点水给他喝试试。

    转身,她作势就要走开,手臂却是忽的一重,她一惊,回头,发现是卞惊寒抓住了她,她还未做出反应,他已大手一带,将她拉上了矮榻,扣到了自己的怀中。

    弦音大惊失色,吓得不轻。

    所幸男人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扣着她,让她与自己面对着面,四目相对,鼻尖几乎就要擦上彼此的鼻尖。

    弦音望进他的眼里面,一颗心跳得狂乱。

    她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他的双眼里面有漩涡,顷刻就将她卷了进去,让她在漩涡里面深陷。

    “王......王爷......”

    好一会儿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男人也终于出了声,黑眸依旧一瞬不瞬地攫着她,声音同样哑得厉害,“......是谁?”

    弦音一怔。

    她是谁?还问得如此认真。

    原来,还是没有意识呢。

    见她不答,男人忽的朝她面前一倾,两人本就离得近,如此一来,他的唇就毫不费力地覆上她的唇。

    就像是被一股电流骤然击中,弦音呼吸一颤,偏头避开,与此同时,双手将他大力一推,快速从他怀里逃离出来,跳到地上。

    他也未再强求,甚至未有任何举措,这一点倒让她有些意外,他就坐在那里看着她。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