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长身玉立在房中,似是刚沐浴出来,身上只着一件单薄的里衣,头发湿漉漉的,也未有任何束缚,还湿哒哒往下淌着水珠。

    在他身后的矮榻上已经焕然一新,新席新被新枕。

    弦音眸光敛了敛,不让任何人入内室,所以今夜的颠鸾倒凤是准备在中房里进行是吗?

    只是,房中只男人一人,并未见素芳。

    这一点,弦音有些意外。

    见男人黑眸映着烛火,冷冷睇着自己,似是在怪她的贸然闯入,她连忙解释。

    “对......对不起,我找姐姐,方才见它进了云随院,我恐它顽皮,会坏了王爷的好事,所以就赶紧追过来,结果追到门口忽然就不见了,不知是不是已经进王爷房里了,这才一时情急就贸然进来了,还请王爷恕罪,对了,王爷可曾看到它?”

    “没有。”男人甚是简洁、毫无温度地回了两字,再无二话。

    弦音就有些尴尬了,看了看他,见他也没有再搭理自己的意思,便咬了咬唇:“那.....打扰了。”

    说完,对着男人微微鞠了一下,转身,忽然想起男人烫伤的手,又回过头。

    “王爷的手已经好了吗?”

    就算再有灵丹妙药,也不可能让伤得那般严重的手一日之间痊愈,可他晚膳的时候自己执筷,方才也是自己沐的浴吧?

    男人挑起眼皮瞥了她一眼,没做声。

    弦音以为他不愿意回答,或者是根本不愿意理睬自己,遂自嘲地弯了弯唇。

    正欲将脸扭回,又听得他不带任何情绪地回了一句:“不劳你挂心!”

    弦音一怔,险些以为自己听错。

    不劳她挂心?

    这话说得.....

    意思是她自作多情了是吗?

    弦音将脸背过去,重重闭眼、深深呼吸,才险险稳住自己差点就爆发出来的火气。

    是啊,她这是操的哪门子闲心?他还用得着她挂心?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如此,她也不会再自找不痛快,拾步便出了门,刚走到外房便遇到端着托盘娉娉婷婷从外面进来的素芳。

    素芳也似是刚刚沐浴好,首饰褪尽、湿发披肩、只薄薄施了粉黛,同样着一袭里衣。

    那里衣一看便知是新做的,那叫一个纤薄隐透,她只瞥了一眼,便知她里面穿的是一件大红绣花兜衣,随着走动,里衣晃动,身材曲线更是一览无余。

    见她自中房里出来,素芳愣了一下,有些意外。

    弦音也不想理她,更不想去管她心里怎么想,招呼都未跟她打,冷着小脸脚步未停。

    她不跟素芳打招呼,素芳自是也不会主动跟她寒暄。

    两人身形交错的瞬间,意识到素芳的视线胶灼在自己的脸上,她便一个转眸,想回素芳一眼。

    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在空中相撞,一条心里赫然入眼。

    【待王爷食下这燕窝,我成了他的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贱蹄子。】

    弦音瞳仁一敛。

    燕窝?

    燕窝有什么问题吗?

    一时间有千百个念头从脑中划过,她当即做出了反应,眉眼一弯,“素芳姐姐好,这是给王爷准备的宵夜吗?”

    素芳一怔,没想到她又突然跟自己打招呼。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如今她的身份已不同,她是卞惊寒的女人,不能跟她们这些下人一般见识。

    便也唇角一勾:“是啊,这么晚了,找王爷有事?”

    她可是记得清楚,晚膳的时候,不是刚来过吗,这才多长时间,又跑来了,跑得还真勤呢。

    弦音心念一动,回道:“嗯,王爷今夜不是要收了素芳姐姐吗.....”

    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踮起脚尖凑到素芳耳边,以手掩嘴,低声道:“王爷血气方刚,这人生第一次嘛,怕他悠不住,我想起上次去午国,自神医处得了一些那方面的大补药,便过来问问王爷需不需要。”

    素芳愕然,扭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难以置信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竟然做出这种事,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方面的大补药,她自是知道哪方面。

    壮阳是么。

    难以置信之余,又不免心虚起来。

    其实,她在燕窝里面也加了一些类似的药,只不过,她加的量极轻、药力也极弱的那种。

    之所以加,是因为她隐隐有些担心,卞惊寒今日指她,只是迫于皇后的压力,随便那么信手一指而已,并非真心想要了她。

    稍稍加些此药,她再加以撩拨,终究能助力一把。

    但是,对方是卞惊寒,是睿智如神、心细如尘,翻起脸来也比任何人都心狠无情的卞惊寒,所以,她怕,她不敢。

    故,她就只敢加了这种极轻极弱的。

    这种药加入食中,无色无味根本查不出来,而食入腹中,不动欲念之时也毫无反应,只有动了那方面的念头,才会发挥药效,可药效也来得极缓慢极自然,完全让人觉察不出来,徐徐图之。

    弦音凝着她的眼睛,自是将她的这些心里尽收眼底。

    她呼吸一滞。

    燕窝果然有问题。

    尼玛,为了引导这个女人去想这方面的心里,她也是够拼的,连过来问卞惊寒要不要壮阳药这样的梗都想了出来。

    好在卞惊寒在中房,不然,若被他听到......

    然,她还未庆幸完,就蓦地听到男人低沉寒凉的声音响在后方:“本王竟不知,你为本王如此操碎了心,又不是跟你做那事,本王悠得住如何,悠不住又如何?你觉得,以本王的身体,用得着你那神医的什么大补药吗?”

    弦音心口一撞,惊错回头。

    便看到男人不知几时已经出来,就站在门口冷冷地睇着她,脸色黑沉得厉害。

    尼玛,出来脚步声也没有,而且,她都已经那般小心谨慎地凑到素芳耳边去说了,竟然也被他听到了。

    质疑一个男人那方面的能力,那可是关乎男人自尊的问题,自然任何男人都不想听到。

    哎,忘了他是会武功的人。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好在边上素芳躬身跟他行礼:“奴婢见王爷晚膳用得不多,便去厨房给王爷炖了燕窝汤,现在正好不冷不热,希望王爷多少能吃一点......”

    男人这才将攫盯在她身上的视线转过去,看向素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