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

    弦音左右看了看。

    真的,如果不是房间里再无其他人,她真的会怀疑他这话是不是对她说的。

    莫名其妙发火,甚至用上了“滚”这个字眼。

    本就不是个会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的人,何况他的态度还如何恶劣,她自是也气结不轻。

    滚就滚,她还不高兴伺候呢。

    “铛”的一声清脆,她将勺子扔在瓷碗里面,又“啪”一下将瓷碗置在桌案上,起身,二话不说就往外走,头也不回。

    尼玛,神经病!

    **

    带着一肚子气回到致远院,笑里藏刀和上屋抽梯两人在偏厅里正准备吃饭,见她回来便唤她一起吃。

    她气都气饱了,哪里还吃得下,遂说了一句自己不饿,就准备回房,却是被上屋抽梯一把拉住。

    “不行不行,今日一定要吃,刚刚我们还在说,可惜你不在呢,上次你买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给我们吃,难得我得了冯老将军的赏赐,出去买了一只香酥鸡,你必须也一起吃。”

    香酥鸡?

    弦音顿时就控制不住自己地咽了一下口水。

    从早上一直忙到现在,一刻都不得闲,还着实有些饿了。

    而且,跟那种人置气个毛?气坏了,是自己的身子,对,她得吃,吃饱了才有力气生气不是。

    **

    管深估摸着时间,进房来准备收拾餐盘,看到男人一人坐在桌边,桌上的饭菜一动未动,他甚是奇怪。

    “王爷怎么......”

    “将那些账簿送去致远院,告诉聂弦音,明日开始不用来本王这里了!”

    管深怔了怔,反应了一下他的话。

    所以,意思是,让那丫头明日开始在自己的致远院看账簿吗?

    见男人脸色很不好,他赶紧依言照办,心下却不免泛起了嘀咕,刚刚不是还心情很愉悦的样子吗?怎么一顿饭的时间就晴转多云了,不对,是晴转暴风雨了?

    **

    管深抱着一摞账簿,一进致远院下人住的偏院,就听到偏厅里欢声笑语、甚是热闹,尤其是那丫头的声音特别响亮。

    似是在讲自己今日去成衣作坊的见闻,在学两个什么人为了一件成衣的袖子争辩吵架呢。

    他拾步走了进去,发现她们在用午膳。

    确切地说,是在吃鸡,全部用手,桌上一片狼藉,小丫头更是只差没站到椅子上,一边撕啃着手里的一只鸡腿,一边眉飞色舞小嘴喋喋不休,见他进来,才停住。

    “管家大人。”三人都跟他打招呼。

    他直接道明来由:“聂弦音,王爷让我将这些账簿给你送过来,说从明日开始,你不用去云随院了,就呆在你的致远院看吧。”

    弦音怔了怔,心里其实是有些意外。

    如此也好,免得明早过去还不知道如何面对呢?烦。

    她举着手里的一只鸡腿示意管深:“嗯嗯,好,看我一手的油,麻烦管家大人帮我将账簿放那边茶几上,谢管家大人!”

    说完,继续啃鸡腿,油和酱弄得小嘴边上到处都是。

    管深皱皱眉,将账簿放下便离开了。

    出门便听到里面绘声绘色的演讲又继续开了。

    回到云随院的时候,见男人依旧坐在桌边没有移身,面色冷峻。

    他上前鞠了鞠身,回禀道:“账簿奴才已经送过去了,这些饭菜都凉了,奴才拿下去热一热吧。”

    “她在做什么?她怎么说?”男人忽然开口,声音沉沉。

    管深反应了一下,知道他问的是那丫头,稍稍犹豫了片刻,便将自己去致远院所遇所见一五一十说了。

    可还没说完,只说到那丫头满手是油,扬着鸡腿让他将账簿放一边的时候,男人骤然沉声:“滚!”

    管深委实吓了一跳。

    眼睫颤了又颤,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他问的,她在做什么、怎么说的吗?怎么......

    见男人脸色黑如锅底,他也不敢多问,唯一反应过来的便是,赶紧闪人。

    **

    翌日,弦音一觉睡到个自然醒。

    好久没有睡懒觉了,弦音伸了个懒腰,顿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反正不去云随院,账簿什么的,想什么时候看便什么时候看吧。

    起来洗漱梳妆了一番,刚准备用上屋抽梯给她留的早餐,便看到笑里藏刀急急奔进来:“快快,管深管家过来通知,让大家都去前院,说是皇后娘娘突然莅临王府,让大家都前去接凤驾。”

    弦音怔了怔。

    皇后?突然来三王府,做什么?

    只得将手里的早餐放下,跟着笑里藏刀和上屋抽梯她们一起往前院跑去。

    前院里,众人已跪倒一片,卞惊寒跪在最前面。

    今日的他依旧一袭墨袍加身,哪怕是那样跪着,背脊也是挺得笔直,从她这个方向,只能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只知他眉眼微低,情绪不知。

    盛装盛容的女人在宫女的虚扶下,立在他面前。

    笑里藏刀和上屋抽梯悄声跪在众人后面,见她还站在那里,连忙拉了她一起跪下。

    前方,女人温婉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来:“本宫只是一早去天祥寺烧香,回来路过三王府,便顺道进来看看而已,三王爷无需如此兴师动众,快快平身。”

    末了,又扬目一扫众人:“大家也都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

    卞惊寒垂眸颔首,薄薄的唇边一抹冷弧匿过。

    当真只是顺道进来看看吗?

    又不是他的那些个兄弟王爷,那些人时不时搞个顺便,还说得过去,她可是当今皇后。

    后宫之人,一般都不会轻易跟他们这些王爷走动牵扯。

    所以,真正的原因,他心知肚明。

    定然是见前些时日,他父皇将他罚跪三思殿,意在赐婚逼婚于他,结果却是,他只跪上了一日,此事就不了了之了,她心下疑惑,不知他跟他父皇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他那个一向固执、一向一意孤行的父皇会突然改变主意就此作罢放过,所以,今日借故前来他的府上,替卞惊卓一探虚实吧。

    唇角一勾,微微笑,他站起身来。

    由他带了头,众人便也跟着异口同声谢了恩,纷纷从地上起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