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用打开看,光掂了掂就知数目不小。

    心情是激动的。

    可激动之后,又生出忧虑来。

    收,还是不收呢,这是个问题。

    就她个人来说,自然是不会拒绝的,而且多多益善。

    只是,她有点担心,这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万一他们搞点什么幺蛾子出来,拉自己下水,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而且吧,是卞惊寒的作坊,又不是别人的作坊,她这样做,是不是太不仗义?

    人家对她那么信任,连腰牌这种东西都如此放心地交给了她,她总得对得起这份信任。

    心里天人交战了好久好久,最终她还是决定还回去。

    她还回去的时候,两个主事的甚是意外,她也没有多言,给了人家便走。

    因为她实在是肉疼得很啊,生怕对方再拉住她死缠一番,她就经不起诱惑收了。

    出门经过院子的时候,看到那个看门的阿龙正抬头望着远处的屋顶,不知在瞅什么,待他疑惑地收回视线,正好跟弦音看向他的视线撞上。

    于是对方的一条心里就映入弦音的眼里。

    【刚刚明明看到一道黑影闪过......】

    黑影?

    弦音一怔,也扭头望去。

    大概是某个男人喜欢穿墨袍的缘故,她现在一听黑影,第一个就想到他。

    然,屋顶上除了黑瓦,便是黑瓦,什么都没有。

    “哪里有什么黑影?”她问向阿龙。

    “刚刚好像看到了,一晃就不见了,”阿龙很自然地回了她一句,回完,脸色一滞,惊讶道:“我跟你说黑影了吗?我好像一句话都没说吧?”

    弦音这才惊觉过来自己一时情急失言了。

    连忙笑道:“你说了,你没跟我说,你是嘴里嘀咕的。”

    嘀咕的,是吗?阿龙蹙眉想了想,对这种自己无意识的事,他也没什么印象了。

    这厢,弦音微微松了一口气,拾步离开。

    待她走后,阿龙也进了屋,黑袍如墨的男人从院中的一棵榕树下走出,剑眉星目映在阳光下,俊美得如同神砥。

    正是卞惊寒。

    黑曜一般的眸子微微眯起,他抿着薄唇,静默了片刻,又脚尖一点,纵身飞上屋顶。

    **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弦音小身影穿梭其中,轻盈灵动,好久没出门了,今日天气又好,不是特别晒特别热,走在繁华街中,心情自然就好了,很快将那一袋割肉的银子抛之脑后。

    接下来去哪家呢?

    边走,边掏了地址的纸出来看。

    “胜誉药材行.....”

    好像就在这附近。

    她停下来环顾了一圈,发现就在不远处。

    将地址纸折好塞进袖中,她直奔胜誉药材行而去。

    不同于方才的成衣作坊,药材行是商铺,开门迎客,自是没人阻拦,她进去的时候,里面有几个客人在买药。

    此药材行也不小,比普通的药铺要大很多,药也很多,三面墙都是药匣,中间的摊位上还摆着各式药材。

    她看了看,也不认识几味药,除了常见的,以及在神医府见过的,其余基本不识,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正准备晃一圈走人,蓦地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自里厢传来。

    “周掌柜放心,我这些灵芝,绝对是一等一的好货,都是采自深山,不说千年,也一定是吸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的,一般人我都不卖给他,主要还是听说你们胜誉药材行财大气粗,且信誉好,图个长期合作,所以才找上贵行。”

    秦义?!

    弦音脚步一顿。

    他不是在午国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卖起了灵芝?

    回头朝门里望去,可惜视线受阻,什么都看不到。

    进去打声招呼?

    毕竟人家千里迢迢来了楚国,而且,她当初离开的时候都没跟他说一声,虽然当时是因为她身中裂迟,得赶快去寻神医,但是,一声不吭就消失了终究是有些过分。

    正欲进去,又蓦地脚下一滞。

    不对,她现在是聂弦音,不是吕言意,不是他的绵绵,打什么招呼?

    最近,她也不想做吕言意,听卞惊寒说,他的人掘地三尺地在找她,她可不想让他找到。

    所以,无视?

    正准备离开,里厢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灵芝我们倒是正好需要一批,只是,我们跟人家采买,人家都是给我们一两个月账期,而易公子这需要当面付现银,有点......”

    “哈哈,既然周掌柜把话说到这里了,那我也就跟周掌柜直言了,账期其实真的是小事,只是我们第一次合作,我这个人做生意,历来第一次合作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银货两讫,第二次合作,以及以后的合作,别说一两个月的账期,就是三月半年的账期,我易某也绝对不说二话。再说了,我此次灵芝的量又不多,这点现银,对于你们胜誉药材行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的事,对吧,周掌柜?”

    弦音忽的眸光一敛。

    艾玛,这厮不会跑到这里诈骗来了吧?

    想起他平素的德性,那可是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啊。

    易公子,显然化了名,还有,非要现银,她怎么想怎么觉得就是如此。

    不行,若真是如此,她得阻止他。

    尼玛,平时坑坑他自家的兄弟姐妹也就算了,竟然跑到大楚来坑卞惊寒来了!

    而且,坑点别的也还好,竟然坑药材,药材可是拿来治病救命的。

    这般想着,她就拾步朝里面走。

    两个伙计见状,连忙上前阻止,“诶,小姑娘做什么?”

    “我找周掌柜。”她朝两人亮了亮卞惊寒的腰牌。

    两人一震。

    其中一人道:“我去通报一声。”

    “不用,我自己进去找他。”拢了腰牌于袖中,弦音便大步入了内。

    里厢是一个院子,走廊的边上有个敞厅,弦音一抬眼便看到两个男人坐在敞厅的茶几旁边,边品茗,边谈着生意。

    虽只看到侧颜,但是弦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一袭华丽蓝袍、执杯浅啜的男人,可不就是秦义。

    微微抿了唇,她静默了一瞬,拾步走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