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的井边,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想要试试洗衣,管深便让大家排队依次来,一个抬眸,看到弦音蹦蹦跳跳地出了云随院。

    他又下意识地转眸看向卞惊寒的厢房,看到卞惊寒就站在房门口,目送着那个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就在他刚准备将视线收回的时候,蓦地看到卞惊寒脚尖一点,身轻如燕上了房檐,然后墨影一晃,几个纵跃就不见了人。

    什么情况?

    管深怔了怔。

    跟踪?

    **

    出了三王府,弦音掏出卞惊寒给她的那张他名下的所有商铺和作坊的地址。

    尼玛,真是多啊,密密麻麻一张纸。

    她研究了一番,自是决定从最近的开始,如此一来,她也不用回去找管深派马车,步行即可。

    离三王府不远,就有家成衣作坊。

    她看过这家作坊的账簿,规模还不小,不仅供应三王府名下的几个成衣商铺的铺货,还承接定做,比如批量定做家丁服、婢女服等,也定做单件高档服饰。

    没多时,弦音就找到了。

    可刚准备进门就被人拦了,见她小毛孩一个,既不可能是订货的,也不会是来取货的,说了句“闲人免进”就要赶人。

    弦音只得亮出卞惊寒的腰牌,说自己是奉命前来看看。

    见她只是一个孩子,对方甚至怀疑腰牌是假的,将腰牌接过去看了半天,又见她身上穿的便是出在他们这个作坊的三王府的婢女服,这才信了。

    瞬间就换了一副嘴脸,毕恭毕敬将她迎进去,还说让她稍后,自己去通报坊主,被她阻止了。

    她说自己只是前来视察一番,最好不要惊动任何人,她也不要任何人带,就自己随便看看,对方只得作罢。

    规模果然大,院子里送货进货的马车都好多辆,库房也是多个,布房、半衣房、成衣房、待出库房、工具房,分得很清楚。

    作坊的工人也不少,都在一间特别大特别亮的大堂屋里做衣服,每人一桌,桌上一竹筛子,筛子里放着各种针线剪刀顶针,穿针引线,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

    她在窗外往里看的时候,站在裁剪区的两个主事模样的男人正在争执着什么。

    “已经是夏日,马上就是盛夏,天气炎热,这种细而贴身的袖子不合理,这布料不同于别的布料,会很闷热。”

    “那你说要做成什么样的袖子,广袖?可这布料的垂坠感不好,偏硬,做成广袖很难看,只有这种细袖好看,嫌热的话,可以挽起来。”

    “你也说,这料子硬,布硬的话,挽起来好看吗?再说,挽起后再放下来,褶皱痕迹会特别特别明显,这些你有没有想过?”

    “那你说要做成什么样的袖子?”

    “你们说来说去,其实不是袖子的问题,而是布料的问题,既然这种布料做广袖不好看,做细袖又太热,那就换个布料做袖子啊!”

    就在两人面红耳赤争论不休的时候,一道脆生生的女声骤然响起。

    两人一怔,不仅两人,是堂屋里的不少人,全都循声望过去。

    入眼是一道浅绿色的小身影自门口走进来。

    看到是个小孩子,众人都愣住,特别是两个争执的男人,瞬间脸色就不好了,其中一人皱眉:“哪里来的小丫头?这里不是你能玩耍的地方,快出去。”

    另一人也嘀咕:“阿龙怎么看门的?”

    弦音也不理会,径直朝两人走过去。

    “你们觉得我说的没有道理吗?想要解决问题,首先得分析原因,看似是袖子的问题,究其根本,难道不是因为布料的原因吗?”

    两主事男人被问得哑了口。

    互相看了看,脸色越发不好看。

    “我们做了几十年成衣,还轮得到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来教我们怎么做?不知天高地厚,出去出去!”

    作势就要喊人轰她走,她只得再次掏出了腰牌。

    哎,果然还是卞惊寒有先见之明,不然,她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啊。

    见到腰牌,对方震住。

    跟方才那什么阿龙一样,态度瞬间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方才不明状况,多有冒犯,请小姑娘莫要计较?”

    “不知三王爷派小姑娘前来所为何事?是有什么吩咐吗?”

    弦音挑挑眉:“没事,就让我来看看。”

    边说,眼睛边四处乱瞅,手上更是这卷布料摸摸,那块布料捏捏。

    “方才姑娘说,换个布料做袖子,不知姑娘有何具体想法?”

    弦音看了看那件铺展在裁剪台上的半成品,走过去,指了指袖子的手肘处:“此处以下换成别的布料,但是颜色要注意,且样式要注意,此件衣服是玫红色,接的袖子就得同样是红色,但是绝对不能比枚红色深,一定要浅,却又不能浅太多,这样就会有种渐变的效果,浅色袖边上再用枚红色的线绣些点缀,不能加别的颜色,这样,接袖的颜色就非常自然,不显突兀。然后,做成荷叶袖或者喇叭袖的样式,绝对又凉快,又好看。”

    两人都是多年的老师傅,听她这般说,心里想了想,的确觉得这样的颜色搭配肯定是会好看的,款式也没问题。

    “只是,一件衣服上用两种布料......”

    弦音汗。

    懂不懂拼接的美啊?

    弦音笑,也不勉强:“你们可以先推出几件试试,俗话说得好,要勇于创新,要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对吧?毕竟潮流都是极少数人带动起来的,想要这成衣作坊长久,我们就要做那极少数人。好了,我走了。”

    边说,边悠然挥了挥手,弦音朝门口走去。

    留下两个主事面面相觑。

    什么叫要敢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螃蟹能吃吗?

    不对,有这句俗话吗?

    他们怎么没听说过。

    见弦音出了门,一人碰了碰另一人,“还不快去打点一下。”

    另一人回过神,对,连忙拾步追了出去。

    “小姑娘请留步!”

    弦音停住脚,回头,主事男人小跑至跟前,左右看了看,快速从袖中里掏出一个小钱袋,又以极快的速度塞到弦音手里:“还得仰仗姑娘多美言。”

    也未等她回应,便转身离开了。

    弦音怔了怔。

    垂目。

    钱袋入眼。

    艾玛,这是让她接受贿赂?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