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长身玉立在窗边静默了好一会儿,他将字条收起来,拢入袖中,转身走到房中桌边坐下。

    拿笔拿纸,并且拿起一张弦音平日看账簿时做的笔记记录。

    照着上面的字迹,他一笔一划写道:【不是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神医有解药吗?聂。】

    同样的字条他写了好几张,然后对着弦音的笔记记录,挑了其中笔迹最一致,足以以假乱真的一张,裁好、卷好,绑于白鸽的腿上,再次将鸽子放飞。

    **

    翌日清晨,弦音到云随院的时候,看到管深正带着两个家丁抬着一个大的木桶往里面走。

    弦音一看,呀,这不是她设计的那个木制手动洗衣机吗?

    “这么快就做好了?”她迫不及待地上前去瞧,并吩咐他们,“直接抬到水井旁边,方便取水。”

    三人依言照办。

    云随院的婢女下人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都跑过来凑热闹。

    弦音喊佩丫:“快去,取几件要洗的脏衣服过来。”

    佩丫虽不明所以,但是弦音吩咐的,自是也跑得飞快。

    众人将东西在井边放好,弦音就撸起袖管准备试。

    让家丁从井里打了水倒进桶里,将佩丫拿来的衣服放进去,她开始摇轱辘。

    桶开始旋转。

    虽然有些吃力,但是,也还是能接受的程度。

    “以后,就可以用这个洗衣服,不需要用手,哦,不对,还是要用的,打皂角的时候要用一下,其余的时候不用,连拧水都不需要用手去拧。”

    这古代没有洗衣粉洗衣液之内的,只有皂角。

    大家都觉得很神奇,一个两个都围着看来看去,啧啧称奇。

    弦音也很耐心地示范给他们看。

    如何洗,如何摇轱辘,如何升桶,如何脱水,最后如何将水放掉,都一一讲得详尽。

    众人叹为观止。

    厢房的门外,玄袍如墨的男人负手而立,扬目看着这一幕。

    看着那一抹浅绿色的小身影忙前忙后、滔滔不绝,看着那张沐浴在晨曦中的小脸,满是开心,满是笑意,满是自信,就像是此时此刻正破云而出的朝阳一般灵动。

    他微微眯了凤目。

    会江湖上见所未见的缩骨、会做这种大楚能工巧匠都做不出的洗衣桶、会知道天下无人知晓的秘密———皇帝有夜游之症......

    **

    一整套教完,弦音说得口干舌燥,便让大家自己试试看。

    众人都跃跃欲试、争先恐后,弦音就干脆交给了管深和佩丫。

    一个回头,看到卞惊寒站在厢房门口的走廊上远远地望着他们这边,她眉眼一弯,拔腿朝他跑了过去。

    见她朝他这边跑,卞惊寒转身进了屋。

    弦音直接跑进屋内,气喘吁吁:“王爷.....王爷看到那个洗衣的东西没?”

    卞惊寒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提壶倒了一杯水,长指碰了碰杯壁确认了一下水温,递给她,声音也跟他的眸光一样凉:“看到了,所以,现在是要过来跟本王请赏吗?跑得那般快!”

    弦音怔了怔,不意他是这种表现。

    还以为洗衣的那东东成功使用,他会高兴呢。

    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她要请赏而不悦呢,还是因为她跑得那般快而不悦?

    此刻却也顾不上,口渴得厉害,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杯子,仰脖就“咕噜咕噜”一口气将里面的水喝光。

    喝完又非常顺手地将空杯子还给他的时候才惊觉过来,艾玛,刚刚是他给她倒的水?

    艾玛,艾玛,她惊悚了。

    他堂堂一个王爷,她一个下人,他倒水给她喝?然后,她也喝得理所当然?甚至喝完还让他放空杯子?

    这......这......

    弦音一下子有些受不住。

    反观男人,似是并未觉有何不妥,无任何反应,她便连忙回到最初的话题。

    “是啊,王爷不是说,会有奖赏的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难道王爷现在想反悔?”

    男人反手将空杯盏放在桌上,“本王说出去的话自是不会反悔。”

    “那最好,拿来吧。”弦音笑容璀璨地伸出小手。

    被男人扬手“啪”一下打在小手心。

    “啊!”弦音呼痛,将手收回。

    瞪着他。

    男人轻嗤:“你以为奖赏什么?”

    “不是银子吗?”弦音疑惑。

    “你满脑子就知道银子。”

    弦音鼓鼓嘴,表示很无辜。

    所谓以资鼓励,以资鼓励,难道不应该是银子吗?

    “你不是不爱看账簿吗?其实账簿你也看得不少了,今日本王便赏你不看,并准你去那些商铺和作坊走走,切身了解了解、感受感受,这比你坐在家里看账簿学得更快。”

    弦音汗。

    她没听错吧?

    这样也算是奖赏?

    还未等她做出回应,男人已掏出自己的腰牌递给她:“带上它,若有什么问题要问,或者有什么要吩咐那些人,他们不配合的,你就亮出本王的腰牌。”

    弦音垂眸,上好的和田玉腰牌入眼,她长睫颤了颤。

    这是她第二次见这腰牌。

    第一次是在午国夜市看胡家双面绣的时候,当时她是吕言意,为了带她进去,他不惜亮出腰牌暴露自己三王爷的身份。

    此次,她却是聂弦音。

    腰牌是什么?腰牌是身份,腰牌代表的就是他这个人,如此重要的东西,他怎么可以今日为这个女人用,明日给那个女人用?

    没有接,她看向他。

    “怎么?不愿意?那行,那便继续看账簿。”

    说完,男人作势就要将玉收回去,弦音连忙伸手接了过来:“谁说不愿意?我愿意得很。”

    拿着他的腰牌,想必那些商铺和作坊的,都会将她奉为上宾。

    既可以出去闲逛,还可以装一回逼,如此美事,她何乐而不为?

    “要不要管深陪你一起?”男人将一张写着商铺和作坊地址的纸递给她。

    弦音接过,扬手:“免了!既然得深入了解,就得微服私访,管家大人肯定大家都认识,带着他一起,我铁定看不到什么真相,也铁定什么都学不到。”

    男人挑挑眉尖,被她的那句“微服私访”和人还未去,就已经嘚瑟上的小样愉悦到了。

    “好,那你一人行吗?”

    “很行。”弦音潇洒地挥挥手,转身出门。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