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而且,抱着她是什么意思?

    弦音抬眸,看到院子里不远处几个洒扫和晾晒的下人都停了手中动作,震惊地看着他们这边。

    弦音蹙眉:“王爷放我下来吧,被人看到不好。”

    “昨日抱你出宫,你怎么不说不好?”男人回得也快。

    弦音汗。

    昨日是挣扎未果好吗?

    而且昨日,昨日是挟在腋下,此刻,此刻是公主抱啊。

    幸亏自己还是个孩子。

    这厢几个下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特别是几个婢女。

    “我没有看错吧?王爷是在抱着聂弦音吗?”

    “我也想知道,抱聂弦音的是不是我们王爷?”

    佩丫笑着摇摇头:“你们呀你们,至于这么夸张吗?弦音还是个孩子呢,抱抱有什么关系,而且,她今日身子不舒服。”

    其实,她也是震惊的,她这样说,只是想替弦音说说话。

    当即,几人就表示了异议。

    “抱抱小孩子当然没有关系,问题是,抱人的那个是我们王爷呀,他可是任何人都不得近身的!你们几时见过他抱过何人了?连李姑娘都没有过吧?一个连穿衣都不让人服侍的主子,竟然抱了一个下人?还不够惊悚吗?”

    “是啊,太让人意外了,幸亏我们大家都在,都看到了,不然,我铁定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哎,弦音真是好福气,好羡慕好羡慕她哦,别说被我们王爷抱了,若是能被王爷扶一把,我都会高兴得天天夜里做梦笑醒。”

    看着几人七嘴八舌,佩丫笑笑:“弦音聪明,心地又好,年纪又小,这种小孩子大家都喜欢,王爷对她是很好的,不然,这次去午国,也不至于婢女就带了她。”

    于是几人更是眼里冒泡泡了,各种艳羡嫉妒。

    素芳站在几人之间,一句话也没说,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远处进屋的身影,心绪早已活动得厉害,攥着扫把的手更是不知几时都攥得指节发白了。

    一直以为彩珠没了,自己会上位当大婢女,结果没想到被资历比她浅、性格懦弱、毫无能力的佩丫占了去,她一直搞不明白,一直想不通,一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此时此刻,她忽然有些明白了过来。

    或许,或许跟这个叫聂弦音的死丫头脱不了干系。

    佩丫跟她关系好啊。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这丫头进府那日,佩丫正在受杖责,是这丫头救下的佩丫,还有后来,四公主来府里那次,李姑娘让佩丫送书给王爷,闯下祸事,也是这丫头出面解的围。

    是了,一定是她。

    **

    卞惊寒将弦音抱进屋放在椅子上坐下,蹲身就去脱她的鞋,动作自然流畅得就像是出自本能。

    弦音吓得将脚往后一缩:“王爷要做什么?”

    “鞋子湿了。”男人言简意赅,大手直接握了她的脚踝,将她湿透的鞋子和袜子都脱了。

    弦音汗哒哒。

    “那我穿什么?”

    “等会儿让人去致远院取。”

    弦音便也没有多说,毕竟这样的时候,穿着湿透的鞋袜的确对身体很不好。

    “知道怎么弄吗?要不要找个嬷嬷教你?”男人起身,问她。

    弦音怔了怔,一时没听懂他的话,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问的是,她第一次来月事,知不知道怎么处理,不知道的话,就派个人来教她。

    弦音再次汗得不行。

    一时间心绪也晃动得厉害,耳根和两颊都禁不住热了,她“咳咳”清了清嗓子,很不自然地回道:“知道的。”

    怎么想怎么觉得今日这画风不对啊。

    他是她的谁啊,他们两人的关系适合谈论这样的话题吗?适合他去派个人来教她怎么弄吗?搞得就像他是她亲爹一样,这种事都要替她操心。

    “肚子痛吗?”他问她。

    弦音摇摇头,后又觉得自己实在痛得厉害,怕自己强撑不住,又咬唇点了点头:“痛。”

    男人眸光微敛,深目看了她一眼,面色转冷:“那你还要干活!”

    弦音:“......”

    哪是她要干活,分明是他故意整她,要她干活的好吗?

    已经擦过的地还要她擦!

    刚准备回他一句,见他复又蹲下身去,伸出一手就那么理所当然地覆上了她的腹。

    弦音吓得不行,触电一般反应过大,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王爷......”

    “别动!”

    感觉到一股热流暖意瞬间在小腹处弥漫开来,弦音眼睫颤了颤,便坐着一动不动了。

    虽不懂武功,却也知道男人在做什么。

    他在用真气帮她暖腹,是吗?

    过了一会儿,他问她:“好点吗?”

    弦音点点头:“好多了。”

    是真的好多了,绞痛没了,就剩一些幽幽痛。

    弦音忽然想起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对了,王爷,你还没有给鸽子我呢,我得尽快写信给厉神医才行,她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找人不容易,而且,早告诉她,她也能早答复,若有什么问题,我们也能早对应。”

    男人的大掌还覆在她的腹上,淡声回了句:“信,得给本王过目了才行。”

    弦音汗。

    难不成还怕她说他坏话不成。

    撇撇嘴:“哦。”

    反正她也不会说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聂弦音,你知不知道,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来了月事意味着什么?”男人突然问她。

    “意味着什么?”弦音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

    意味着开始发育了?意味着可以跟男人做那事了?意味着不是石女,有生育能力了?哈哈。

    “意味着你不再是黄毛丫头了。”

    “那是什么?”弦音接得也快。

    不是黄毛丫头,难道是黑毛丫头?

    艾玛,黑毛丫头,为毛她觉得这个词用在这个语境下很污呢?

    “是女人了。”男人再次看向她,眸色有些深。

    弦音怔住。

    这个词。

    有些过吧?

    “明明我还是个孩子,就算有所转变,那也是从小孩子变成少女,少女而已,女人,说得我好像多大一样。”弦音表示不同意。

    男人破天荒地竟也没有反驳,点点头:“嗯,少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