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就见到了皇上,我跟皇上说,王爷之所以耽误回朝时间,是因为王爷去帮皇上寻药去了。”

    卞惊寒微微眯了眸子:“你信口开河,父皇也信?”

    “他为何不信?他本来就有病!”弦音说完,才意识到这句话有些骂人的意味,连忙改口道:“他本来就患有病疾。”

    “何病?”卞惊寒盯着她。

    弦音咬唇默了一瞬,“夜游症。”

    “夜游之症?”卞惊寒震惊。

    他会医,自是听说过此病,也知道此病的症状,他父皇竟然患有夜游之症?

    宫里也有自己的人,太医院里面也有,就算是他父皇有隐疾,藏得深、瞒得紧,也多少能听到一丝丝风声,他竟从未听说过。

    若不是方才在龙吟宫,他父皇也亲口承认自己有不欲人知的隐疾,他真的无法相信此刻他听到的。

    “你如何知道?”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我......”

    弦音自是不能告诉他,自己是通过读心术读出来的。

    本已想好了说辞,见面前的男人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等着自己的答案,她忽的起了一丝坏心,眉眼一弯,凑到他的耳边,呼气如兰。

    “如果我跟王爷说,我是妖,王爷信吗?”

    男人眸光微微一敛,侧首看她,她来不及将凑过去的头收回,他的唇就刷在她的脸颊上。

    弦音呼吸一颤,刚想坐回,后脑却蓦地一重,是男人突然抬了大手扣上了她的脑袋,将她桎梏住,略略歪了头,薄薄的唇瓣朝她的唇上覆过来。

    两唇相接,弦音脑子里一嗡。

    她惊错地睁大眼睛,完全反应不过来。

    她看到男人放大的俊颜就在眼前,她看到男人略略低敛着眉眼、长睫浓密纤长,她感觉到男人的唇火热滚烫,她感觉到熟悉的馥郁阳刚气息尽数钻入她的鼻尖......

    尼......尼玛,他......他这是在亲她吗?

    不对,是咬,虽不重,却明显带了几分惩罚的意味。

    可她......她还是个孩子,她不是吕言意,她是聂弦音啊!

    意识到这一点,一股怒火从心底往上一窜,将她体内脑中的那一份酥麻轻醉涤荡得一干二净,她伸手刚准备推他,他已先她一步将她放开。

    “你.....你......猥.琐.小.孩!”

    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弦音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快烧红破了。

    男人也不恼,除了一双眸子暗沉得有些厉害,面色很平静。

    “你不是说你是妖吗?听闻,妖接近人都是为了吸人阳气,本王方才只是想确定一下,事实证明,本王一丝阳气都未被你吸走,你还要说你是妖吗?”

    弦音:“......”

    尼玛,他占了便宜,还将她说得无言以对,这特么也真是简直了!

    “说吧,你到底是如何知道的?”男人若无其事地将话题又转了回来。

    弦音还在气头上,冷着小脸道:“说了我是妖,王爷又不信......”

    “妖不是都会变身的吗?你当面变个身给本王看看,若你真能变,本王就信。”男人眼中的暗沉也渐渐褪去,恢复漆黑炯亮,他看着她,略带着几分兴味。

    有那么一刻弦音还真想不缩骨变身给他看看,可触及到他眼中的那一抹似笑非笑,她意识到,他只是调侃,就算她真的变身,他也定然不会相信这世上有妖,就像她跟他说自己是妖,其实也不过是那么一句玩笑话而已。

    见她不动也不做声,他高大的身形又忽的朝她面前微微一倾。

    “那要不,本王再给你机会,让你吸走本王的阳气,你若真能做到,本王也信你。”

    两人本就坐得近,他如此一倾身,两人的脸便只隔了方寸。

    似乎他一低头便能亲到她,弦音眼睫颤得厉害,连忙往后仰了仰身子避开。

    “跟王爷说笑的了,我若是妖就好了,若是妖哪还用得着去面圣,就直接变个假的王爷在那里罚跪,或者直接迷惑皇上,让他金口一开饶恕王爷,而且,妖应该每天都是吃香的喝辣的,想要什么有什么吧,又怎会跑去三王府做个下人?”

    “不想做下人,你想不想做主人?”男人忽的开口,语气少有的郑重。

    弦音汗。

    “王爷听话能不能听重点啊?我想表达的是,我不是妖。”

    男人“嗯”了声,“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是听厉神医说的。”

    神医啊神医,对不住了,现在只能你老人家帮我挡一挡了。

    面前的这个男人精明如狐、心细如尘,一般的说辞定然糊弄不了他。

    “他?”男人有些意外。

    弦音特别真诚地点了点头。

    男人微微眯了眸子,凝着她,似是要将她看穿,“他何以知道?”

    弦音又特别恳切地摇摇头。

    “我不知道,当时她就那么说了一句,我没有放心上,也没多问,谁曾想回来竟派上了用场。”

    男人抿了薄唇看着她,眸色有些深,也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好一会儿没做声。

    “神医有药吗?”静默了一段时间后,他又开口。

    弦音再度摇摇头:“不知道,等会儿回府,王爷给我一只会送信的信鸽,我写封信问问她。”

    “聂弦音,你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做非常冒险?”

    见他忽然面带了一丝愠怒,连语气也有几分不善,弦音眼睫颤了颤。

    以为他是怪她这般在皇帝面前为他夸下海口,如果神医没有药,或者配不出药,他就会被她给连累。

    谁知,他接着道:“本王是他的儿子,多多少少他都会有几分顾忌,而你,他若想杀你,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你可知道?”

    弦音怔了怔,有些意外他生气的点是这个。

    点点头:“我知道。”

    “知道你还这样胆大妄为!你有没有想过,你就这样去找他,本王什么都不知道,很容易就会穿帮,一旦穿帮,你就是欺君之罪,必死无疑?你又有没有想过,什么是隐疾?所谓隐疾,就是隐秘的疾病,是不想外人知的疾病,何况他是帝王,你这样跟他道出来,你就不怕招来杀身之祸?”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