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皇帝沉默。

    李襄韵也不敢轻易做声。

    卞鸾是陪同的,自是也不会随便说话。

    一时间大殿里面静谧得厉害。

    只有那手指轻叩龙椅椅把的声音尤其突兀明显。

    李襄韵知道,皇帝定然是在思考。

    这是好事,会思考就说明有戏。

    果然,良久的沉默之后,皇帝开了口:“既然事出有因,朕可以看在此趟午国之行的任务,三王爷完成得还算圆满的份上,开恩饶过他这回。”

    李襄韵闻言大喜,忙不迭谢恩:“多谢皇上开恩,多谢皇上开恩!”

    皇帝声音继续。

    “另外,既然三王爷对你有情有义,你也对他一往情深,朕,不仅可以饶恕他,还可以成全你们二人。”

    李襄韵浑身一震,愕然抬头,简直难以置信。

    触及到皇帝看向她的视线,她呼吸一滞,连忙将视线撇开,再次埋首于地。

    一颗心却是突突踉跄起来。

    幸运来得太快,快得她都有些晕眩。

    以她对当今这位帝王的了解,她以为定然要费一番心思和口舌的,没想到竟然这么……

    如果说方才是大喜,那么此刻就是狂喜了。

    不,狂喜都不能形容她此刻激动到想要大叫大跳的心情。

    所幸是俯首于下的姿势,可以很好地藏匿情绪,不然,她真觉得自己会难以抑制。

    “只不过……”

    皇帝话锋骤然一转。

    李襄韵一怔,敛了心神。

    “有两件事朕需找跟你言明。”

    抿了抿唇,李襄韵等着他继续。

    “首先,此事是你跟三王爷两人的事,所以必须他也当面,等会儿朕会让人去将他召过来,若你方才所言非虚,他也承认,朕便成全你们二人。”

    “另外,并非朕嫌弃你的身份,但历来门当户对是寻常,特别是对皇室来说,更不仅仅是规矩,也是皇室颜面问题,毕竟三王爷是朕的儿子,是当今王爷,所以……”

    帝王顿了顿,李襄韵原本亢奋得一颗心也是沉了又沉。

    “所以,你可以嫁给三王爷,但不能是正妻,只能做妾,正妻朕会指个名门之后给他,让他妻妾同娶,你可愿意?”

    李襄韵长睫轻颤。

    其实,对于皇帝说的第一件事,她倒是不担心。

    她承认那个女人是自己,也等于那个叫吕言意的女人就彻底安全了。

    卞惊寒不是要保护那个女人吗?不是要将那个女人捂得严严实实、藏得牢牢好好的吗?

    那就算将他召来,他也不会轻易去否认她说的这些,毕竟,不仅仅是吕言意安全了,他自己也安全了,皇帝已赦免了他不是吗?

    而且,她也是出于好心帮他,他就算对她无男女之爱,也应该不会无情到当着皇帝的面否认她的话,让她犯欺君之罪。

    就算不看在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看在她娘的份上,他也应该不会。

    只是这第二件事……

    不能做正妻,只能做妾,还指个名门之后给卞惊寒,让他妻妾同娶。

    重点是指个名门之后给卞惊寒做正妻吧?

    她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又给他人作嫁了一回。

    自始至终,皇帝的根本用意就是指婚。

    而指婚对象早已有人,是皇帝自己的人。

    所以,她承不承认那个女人是她,他都会给卞惊寒指婚,都会将自己的人指给他。

    只不过,他逼迫压制卞惊寒的法宝,由卞惊寒想要保护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卞惊寒没有同他实言而犯的欺君之罪。

    “不愿意?”

    大概是见她半天不响,皇帝又沉沉出了声。

    李襄韵连忙收回思绪:“三王爷身份矜贵,又是人中龙凤,民女能嫁给他,已是高攀,已是几世修来的福分,民女只会求之不得,又怎会不愿意?民女多谢皇上隆恩,多谢皇上成全!”

    事到如今,她有得选择吗?

    她不愿意有用吗?

    她不愿意的结果,只会是,王妃他依旧指给卞惊寒,她这个妾就免了。

    她如何能不愿意?

    其实现在这样,她不是没想过。

    的确,她的身份摆在那里,一个镖师和奶娘的女儿,想要成为王妃,确实有难度。

    不急。

    最起码成了卞惊寒的女人,这是最关键的一步。

    名分这东西,一步一步慢慢来。

    见她虔诚谢恩,皇帝略略挑了挑眉:“既然如此,单德子,去三思殿将三王爷召来龙吟宫。”

    **

    单德子来到三思殿的时候,卞惊寒正跪在那里闭目养神。

    “恭喜三王爷、贺喜三王爷!”

    单德子人还未近前,声音先响了起来。

    卞惊寒睁开眼,转眸看向门口。

    “奴才给三王爷道喜了!”

    单德子笑眯眯走近,对他躬身一鞠。

    卞惊寒疑惑地看了看他,薄唇微微一勾:“单公公真会说笑,本王受罚于此,何喜之有?”

    “奴才说有,自然就有,奴才就是给三王爷送喜来了!”

    “是吗?”卞惊寒自是不信。

    “皇上让奴才过来召三王爷前去龙吟宫,不仅赦免了三王爷的罪责,还准备给三王爷赐婚呢,一赐还赐两个,让三王爷妻妾同娶,如此齐人之福,三王爷就说是不是喜,不仅喜,还双喜临门!”

    单德子高兴地说着,卞惊寒却是怔了怔,脸色冷了下去。

    见他如此,单德子以为他不知道是谁,才会这般表现,连忙补充道:“三王爷尽管放心,李姑娘在其中呢,虽然因为出身原因,只能做个妾,但是也还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不是......”

    单德子的话还未说完,卞惊寒已噌的一下从地上起身,大步朝殿外走去。

    留下单德子站在那里怔了怔,才拾步跟上。

    这三王爷,平素看极稳重一人啊,怎么就.....

    就算心中再迫不及待、再兴奋激动,也得让他把话说完吧?跑得那么快!

    **

    长长的宫道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疾步而行,小身影甚至走得还快,时不时小跑一阵,搞得大身影还得在后面追着。

    “你跑那么快做什么?你还没告诉本王,你为何要面圣呢?”

    对,追的是十一王爷卞惊澜,前面走得飞快的小身影是弦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