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初八的夜,但是因为已经入夏,又加上天气晴好,所以月亮还算皎皎。

    竹林深处,夜风吹过,竹叶传来一阵沙沙细响。

    一抹清瘦的身影穿梭其中,身影黑衣黑裤、外披黑色披风,巨大的风帽几乎将大半个脸遮住,月光下只能看到尖细的下巴,以及一抹朱唇如丹。

    身影一直来到竹林深处的一处茅庐外,推开篱笆院门,拾步进去。

    茅庐内,烛火如豆,一袭青衣的男人凭窗而立。

    黑衣清瘦身影回头警惕地看了看身后左右,确定安全之后才进了茅庐,反手关了茅庐的门,这才将头上的风帽取下。

    女子清丽的五官暴露在昏暗的烛光中,赫然是李襄韵。

    见站在窗边的男人不知在想什么,一动不动,李襄韵唤他:“黑风。”

    男人缓缓转过身,脸上的青铜面具将整张脸遮了个严严实实,映上庐中烛火,青铜面上泛着凛凛冷光,而面具下的一双眼睛,比面具上的冷光还冷,就像是淬了冰。

    男人看了看李襄韵,抬起手,朝她比划了几个动作。

    是哑语。

    李襄韵懂的。

    是说,看她脸色不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低低一叹,李襄韵走到庐中的竹椅上坐下,“我原本是气不过卞惊寒对那个女人如此上心,更气不过那个女人曾经那样让我颜面扫地,才故意让人将消息传给当今皇上的,我是想借皇上的手除掉那个女人,谁知道,皇上借题发挥,利用此事对卞惊寒逼婚,听说,对方是午国的七公主,那.....那我岂不是什么好都没捞到,还为他人做了嫁衣?”

    黑风又开始双手比划起来。

    【联姻之事不是还没提吗?目前只是卞惊寒在禁足吧?】

    李襄韵瞥了他一眼,笑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是,现在是还没提,但是,皇上的意思却是很明显了。”

    黑风摇头,继续比划。

    【我觉得皇帝不会联姻的,要逼婚,也一定是将别的女子指给卞惊寒。】

    李襄韵一怔:“为何?”

    【因为老皇帝向来只会削弱各个儿子的实力,从不会主动去增强他们的实力,所以,只可能嫁女儿给他国联姻,不可能让儿子娶他国公主进来。】

    “好像有些道理,可是将别的女子指给卞惊寒,我也是为人作嫁啊。”

    李襄韵满脸满眼的不甘心。

    在这个一心为自己的男人面前,她从不掩饰。

    黑风弯了弯唇角,指指她,再度比划。

    【你为何要为他人作嫁?你完全可以先为自己作嫁啊。】

    为自己作嫁?

    李襄韵一怔。

    先?

    眸光一亮,她猛地反应过来:“你的意思......难道是......趁皇上还未指婚之前,我先下手为强,去承认卞惊寒为的那个女人是我?”

    黑风点点头。

    李襄韵思忖。

    那个叫吕言意的女人如今不知人在哪里,卞惊寒为了保护她,又刻意隐瞒、矢口否认,若卞惊寒不想让皇帝找到那个女人,皇帝就一定很难找到。

    所以,她说她就是那个女人,应该不会穿帮。

    如此一来,皇帝指婚给卞惊寒的对象,有可能就是她!

    退一万步说,就算没有,她也等于帮了卞惊寒,帮他解了当前困境,他定然会感激于她。

    对,就这么办,果断如此!

    有些激动地自竹椅上起身:“黑风,你真是我的贵人,没有你,就没有今日的我,真的,若不是有你,我也坐不上拥寒门门主之位,这些年多亏你了。”

    **

    卞惊澜将弦音送回三王府,已是亥时。

    跟卞惊澜道别后,弦音回房简单地盥洗了一下,就上了榻。

    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在想卞惊寒这件事,各种胡思乱想,各种担心,各种辗转反侧。

    一直到天都亮了,她还睁着眼睛,睡意全无。

    她深深地觉得,卞惊寒在三思殿罚跪的这三日,她可能每夜都是这种状况。

    早膳她也只是胡乱扒了两口,一点胃口都没有。

    喂完姐姐,她就准备出门去买点安神香,希望夜里能给自己的睡眠带来一些帮助。

    出府的时候,正碰上李襄韵也出门。

    这是自那日午国天旺赌馆一别后,第一次见到她。

    弦音发现她的眼睛已经好了。

    极为少见的盛装盛容,显然刻意装扮过,想来是去办什么正事。

    反正不是吕言意,弦音特别大方地跟她打招呼:“李姑娘早啊。”

    李襄韵很清冷孤傲地朝她点了一下头,也仅仅点一下头,什么都未说,就提着裙裾快步拾阶而下。

    门口,已有王府的马车候在那里。

    弦音听到她跟车夫说:“进宫。”

    进宫?

    弦音眼波一敛。

    这个时候进宫,应该是跟卞惊寒的事有关吧?

    是去见他,还是去替他求情,又或者......

    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她竟然出声喊住了她:“李姑娘请留步!”

    李襄韵正准备上马车,闻见叫唤回头。

    弦音叫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见对方已经停了下来,并在等着自己继续,她只得快步跑下石阶,上前。

    “有事吗?”李襄韵斜睨着她,一副高高在上,当家主母看下人之姿。

    “请问李姑娘是为了王爷的事入宫吗?”

    抛出一个问题,弦音凝眸望进她的眼睛。

    李襄韵微微敛了眸光,“是,怎么了?”

    她不仅是为了卞惊寒的事,她更为自己而去。

    其实,她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只是眼下有两个问题。

    一个,不知能不能见到皇帝。

    毕竟是面圣,不是谁想面就能面的,她得先去找八公主卞鸾,让卞鸾带她去见皇帝,才有可能见到。

    另一个,不知卞惊寒会不会怀疑她。

    她突然进宫跟帝王承认,卞惊寒所为的那个女人是自己,一方面的确是帮了卞惊寒,可另一方面来看,她也是得利者,特别是,如果皇帝将她指婚给卞惊寒,卞惊寒会不会因此怀疑她的动机,会不会知道帝王接到的消息是她故意走漏的?

    一条一条的心里入眼,弦音震惊。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