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音来到卞惊寒厢房的时候,卞惊寒正在将身上那件沾了茯苓药粉的外袍换下来。

    弦音撇撇嘴,切,还以为真的不在意呢,却原来还是要换下来。

    就说一个人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变?

    “打好招呼了?”门未关,她刚准备抬手敲门,他就看到了她。

    她抬脚迈过门槛进去。

    “王爷,我愿意出一万两银子替自己赎身,请王爷能高抬贵手。”

    男人正在系腰带的手微微一顿,斜眼睨向她:“一万两?”

    “是,王爷没有听错,一万两!”弦音笃定点头,中气十足。

    她发现,这人啊,果然有钱就硬气,她觉得自己的腰杆似乎都直了不少。

    “你有一万两?”男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弦音笑:“我没有,但是神医有,神医愿意替我先垫付给王爷。”

    男人的俊脸瞬间就冷了,轻嗤:“你倒是能耐得很,人家为何平白无故替你垫付一万两?”

    弦音又不能跟他说,自己会缩骨会读心,很快会替神医赚回来,只得随便找了个理由。

    “大概神医觉得我是个可塑之才吧,惜才爱才,而且,她又很有钱,不在乎这一万两,所以就愿意先替我垫付了。”

    “很有钱、惜才爱才......”男人又哂笑了一声,面色越发冷峻。

    弦音眼帘颤了颤,没有理会,趁热打铁。

    “若王爷同意的话,我这就去找管家将那一万两支出来给王爷。”

    卞惊寒没做声。

    垂眸掸了掸衣袖上的虚尘,才不徐不疾、不咸不淡开口:“本王是一个可以花五千两买个簪花让吕言意踩着玩的人,你觉得本王会缺那一万两?”

    弦音汗。

    这话说得......

    虽然她知道他不缺银子,他财大气粗,但是,这毕竟是一万两。

    一万两啊!

    当初十两银子买的她和姐姐,而且还不是他付的钱,是卞惊澜付的,这才多长时间,转眼就变成一万两,这样还不满足?

    胃口可真大啊!

    “所以,王爷的意思就是,不同意咯?”弦音的小脸也冷了。

    “自然。”男人回得也干脆,一副丝毫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的样子。

    弦音气得牙痒痒。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连一万两都这么硬邦邦,气得都不想跟他多言,一跺脚扭头就出了厢房。

    **

    “什么?一万两也不行?”厉神医也很吃惊。

    “是啊,我看他就是故意的,知道我铁了心不想回,就故意讹上一把。”弦音小眉头都快皱在了一起。

    “那怎么办?再多府里可拿不出了。”

    “神医还能想到其他办法吗?”弦音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就说了,他可不是一般男人,他是王爷,区区一万两,的确不在他的眼中,而且,这要是传出去,他十两银子买的一个家奴,对方赎身他要对方付了一万两,对他风评也不好。”

    “神医的意思,就算加银子也不行?”

    “嗯,应该是,”厉神医点点头,思忖了片刻,“要不这样,我每年都有不少药材是需要从大楚采买的,反正跟谁都是买,以后,所有大楚的药材,我就跟他采买,如此一来,等于让他平白多了一条稳赚的商路,这就不是一万两的事了,且永远有得赚,最重要的,这不似真金白银来得那般直接,就算传出去,那也是他跟神医府达成的合作,对他的清誉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想必,他应该会同意。”

    “肯定会同意!”弦音听完激动得就差蹦起来了。

    然后,又兴奋地去抱厉神医,还在她身上蹭:“哎呀呀,神医你太好了,我要是男人,我肯定会爱上你,我是女人,我都爱死你了。”

    厉神医微微僵硬着身子想避开,却未能如愿,只得伸手去推弦音:“我说过了,我是商人,赔本的买卖不会做,我只是为了将你留下而已,因为你同样会让我赌场永远有得赚。”

    说完,大概是不动声色推了推,没推开弦音,便大力推搡了一下。

    弦音怔了怔,没想到她会如此,连忙将她放开,后退两步。

    本想去看一下她的眼睛,被厉神医略略撇开了。

    弦音便没再执着于此。

    想来也是一个不喜人触碰的人。

    这世上这样的人不少,卞惊寒就是。

    也未放在心上,开心地道了句:“那我去找他了”,便转身出了门。

    **

    弦音进门的时候,卞惊寒正准备出门,弦音走得又急,两人就撞了个正着。

    卞惊寒人高马大,弦音个子小,撞得往后一仰差点摔跤,还是卞惊寒眼疾手快,伸手一拉将她的身子稳住。

    “你走路都不看路的吗?”卞惊寒皱眉。

    弦音理亏被训得没做声,又想起正事,连忙眉眼一弯开口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大喜啊,天大的喜事!”

    “你找到吕言意了?”卞惊寒问她。

    弦音:“......”

    找到吕言意了那是天大的喜事?

    连忙摆手,小脸兴奋道:“不是这个,是王爷可以日进斗金了。”

    “日进你那一万两吗?”卞惊寒接得那叫一个快,那叫一个顺口。

    弦音汗。

    “何止一万两,神医有条赚大钱的商路愿意跟王爷合作。”

    闻言,卞惊寒面色瞬间便凝了几分:“什么商路?”

    见他终于来了兴致,弦音心中一喜,赶紧道:“就是神医府不是每年有不少药材要从大楚采买吗?神医说,只要王爷愿意,今后这些药材她可以全部跟王......”

    “不愿意。”弦音正眉飞色舞说得起劲,就被卞惊寒三个字回得干干脆脆。

    弦音:“.......”

    尼玛,她还没说完就说不愿意,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哦?

    “王爷,神医给的这条商路对王爷来说,可是空手套白狼稳赚不赔的买卖,这么好的商机,王爷可知道,是我磨了神医好久,神医才允下来的,王爷确定不愿意?”

    卞惊寒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没有理她,越过她的身边往外走。

    弦音连忙紧步跟上:“不是,王爷,王爷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王爷可一定要考虑清楚,请王爷仔细想想,这是一个多好的赚钱机会,王爷,请王爷一定要搞搞清楚......”

    卞惊寒蓦地脚步一顿,沉声:“聂弦音,搞不清楚的人是你,行,既然如此,且等着,本王便让你开开眼。”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