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看着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弦音犹豫了一瞬,发现自己除了跟上去,似乎别无他法,只得勾着头,走在了后面。

    男人直接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厢房,一撩袍角,在桌边坐下。

    他坐着,她站着,他看着她,她低着头。

    好一会儿都不说话。

    良久,他突然开口问她:“聂弦音,你到底想要怎样?”

    语气是那种说不上来的复杂。

    弦音一怔,这个问题不是应该她问他的吗?怎么搞成他问她了?

    那既然他问了.......她是不是可以如实答呢?

    低着脑袋绞了绞手指,她头也不敢抬,小声道:“我如果说想怎样,王爷会如我愿吗?”

    “不会。”男人回得特别干脆。

    弦音汗。

    尼玛,不会你问个毛啊?

    那话题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不过,你可以先说说看。”男人又出了声。

    这又是什么神转折?

    弦音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温淡,看不出喜怒,不过至少比方才走廊上寒气减了不少,便鼓了鼓勇气,开口道:“当初十一王爷买我和姐姐花了十两银子,我现在能不能付王爷十两银子将我自己赎出来?”

    见男人脸色瞬间又黑了下去,她连忙补充道:“多付点也没关系,二十两也行。”

    方才他说家奴无非就是说这件事,她记得当初也没有契约什么的,其实她走人不走人,他应该拿她没辙的,将银子付给他赎身,她完全是出于道义上的。

    毕竟这个男人对她不错,虽然绝大部分时候很凶,是真的很凶。

    可男人的脸色愈发沉了下去,周身的那种黑气又再次腾了起来,甚至比放在走廊上更甚,她眉心一跳,以为他嫌少。

    的确,对他这种人来说,二十两简直了。

    可是再多,她也舍不得啊,就算舍得,她也拿不出啊。

    心里计较半天,她最终还是决定忍痛割肉,“这样,最多五十两,王爷看成吗?”

    “聂弦音!”男人骤然一掌拍在桌案上。

    桌子被震得一晃,也吓了弦音一跳。

    五十两还嫌少?

    尼玛,讹人啊!

    正想说再多她没有了,男人已语气沉沉先开了口:“就那么想跟本王撇清关系?”

    弦音本能地点点头,马上意识过来不对,又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是因为......因为太想留在神医府了,所以才这样,虽然在王府,王爷对我很好,也教会我很多本领,但是,我就是特别想学医术,所以......所以,对,所以我才戴面具装哑巴,装跟王爷不认识的,就是怕被王爷认出来......请王爷看在我并无背叛之心,只是一心向医、求医若渴的份上,不要跟我计较.......”

    男人黑眸沉邃地看着她。

    “嗯,”情绪不明地点点头,“既然戴面具装哑巴、装不认识本王,都是为了留在神医府,想必,装不识字也是如此,所以,当日你进三王府的时候,就已经算到了自己两三月后会入神医府?”

    弦音心口一撞。

    果然提识字这茬儿了。

    这话问得......

    “当然不是,我骗王爷不识字是因为......”

    因为什么呢?

    弦音心念电转、脑子转得飞快,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见男人盯着自己,她只得接着道:“因为......因为......我有些说不出口。”

    男人噌然起身,弦音吓得赶紧伸手一副怕他打她想要阻止他之态:“我说我说。”

    男人便站在那里没有动。

    “起初,我其实就是想低调点,毕竟只是一个下人,太露才不好,后来......后来是因为......因为王爷如此英明神武、芝兰玉秀、玉树临风、绝世惊才,我......我对王爷特别崇拜敬仰,想跟王爷多加接触,王爷说教我识字,我就更加装不识字了。”

    无比恳切地说完,弦音低下头。

    男人嘴角几不可察地抽了抽。

    静默了片刻,男人开口:“其实,如你所愿也不是不可,本王只有一个条件。”

    弦音大喜抬头:“什么条件?”

    只要不是要命,不是让她杀人放火,要钱不超过五十两,她都答应。

    “昨日吕姑娘跟本王说,她跟你很熟,只要你将她找回来,本王便任你留在神医府,一两银子也不要你的,倒贴五十两给你都成。”

    弦音汗。

    这条件......

    万万想不到啊,怎么会是这条件?

    一时间心绪大动,她真不知道自己是该为这个男人终于想到找吕言意了,甚至为了吕言意甘愿放过她,且还给她五十两银子而感到欣慰呢,还是该为这是一个她不可能做到的条件而感到郁闷?

    而且,昨日她几时说过吕言意跟她很熟?

    她明明只是说,她对神医府比较熟而已。

    见她不做声,男人又开口问她:“怎么样?这条件优越吗?”

    “优越,很优越。”弦音点点头,欲哭无泪。

    可是臣妾做不到啊。

    “只是,我也不知道吕姑娘去了哪里,我如何能找到她?”

    男人摊摊手,“那就没办法了,本王也帮不了你。”

    说完,撩了衣摆又坐了回去,一副爱莫能助之姿。

    弦音:“......”

    咬了咬唇,弦音问:“所以,王爷是准备......带我回三王府吗?”

    “当然,你是本王的家奴。”

    “但是......”弦音头皮一硬,决定豁出去了,“我也没有卖身契在王爷手上不是吗?”

    男人闻言一怔,似是不意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微微眯了眼睛,眼波里流转着几分危险:“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承认自己是三王府的家奴,本王就拿你没办法?”

    弦音没做声。

    是,她就是这样想的。

    他们之间没有契约,主仆关系只是道义上的存在,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存在,就算告到官府去,也等于是无凭无证。

    当然,除非他用非常手段强行将她掳走。

    见她不说话,男人轻嗤:“你以为一个小小的神医府就能罩得住你?”

    弦音眼帘一颤,她自是知道这个男人的手腕和厉害。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有什么可以跟他交换。

    除了找回吕言意。

    有什么是他需要的呢?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