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到卞惊寒站在原地,面色冷峻紧绷,周身被一团黑气笼罩着,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院子里干活的那些女的本就在看着卞惊寒,他那一声冷斥将一众男家丁的目光也都给吸引了过来。

    管深完全傻眼。

    刚开始听到卞惊寒那一声吼,他还震惊得左右寻了寻,心想那丫头也在这里吗?

    找了找没找到,看到卞惊寒盯着的是这个叫双儿的小哑女,他又以为是不是卞惊寒一时情急叫错了?

    如今看到这个小哑女的表情,震惊到两眼瞪得铜铃那么大的表情,他才觉得可能卞惊寒没有叫错,可能此人真的是聂弦音那丫头。

    可是,他还是不敢相信。

    弦音一时间心里也是百转千回。

    尼玛,这样也能认出她?

    还是只是怀疑,只是诈她一诈?

    如果是后者,她是不是反应过大了?是不是应该假装没听到,不停下来不震惊回头才对?

    然,世上木有后悔药不是,反应已经反应了,又不可重来。

    略一沉吟,她只得故意左右看了看,然后又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再转回去准备继续往前走,想以此来补救。

    可是没用,她脚都还没抬起来,身后又传来某人低沉的声音:“你敢迈一步试试!”

    弦音汗,心下是慌乱的,可,却也因为他的话,起了几分气。

    尼玛,脚长在我身上,我就不信我迈了你能将它砍了不成,当即一脚迈出去。

    一脚两脚、三脚,她还跑了起来。

    可是,她忘了,人家那大长腿,就算她跑,都比不过人家走,何况人家还会脚尖一点,飞身而起的那种轻功。

    所以,她都没感觉到什么动静,眼前就黑影一掠,拦在了她的面前,她来不及刹住脚,就直直跑到男人的怀里去了。

    惊慌失措地弹离开,带着特属于某人的淡淡轻檀之香的袖风蓦一拂面,她就感觉脸上一痛,待她反应过来捂脸,脸上的面皮已经被男人的大手给撕了下来。

    四目相对。

    她眼中尽是惶惶,他眸底沉沉浮动。

    好一会儿四周寂静。

    弦音倏地眉眼一弯:“王爷,好久不见啊。”

    男人睇着她,面上并没有因为她终于开口的这句话而有一丝松动,依旧冷峻得厉害,凝了她片刻,才徐徐转眸看向王府温泉池的方向,声音从喉咙里出来:“怎么不跑了?”

    弦音涎着脸咪咪笑:“不是,我这不是急着给那谁送衣服吗?她这衣服上熏了药,王爷懂医的,应该比我更清楚,药效一旦失效了就不好了,所以一时情急,就没看到王爷。”

    听到“药效一旦失效就不好了”的时候,男人似是被什么呛到低咳了两声。

    “一时情急没看到本王?你跟本王是此时此刻第一次见吗?”男人问她。

    弦音瞬间就哑了口。

    不远处的管深看着这一幕,终于不得不相信这个双儿真的就是聂弦音那丫头。

    也终于大彻大悟过来。

    难怪,难怪昨日在赌场,这丫头准备在他掌心写字,这个男人投过来那如刀如剑一般的眼神。

    难怪方才在院中,这丫头弄脏了他的衣袍,他甩开了这丫头,这个男人却推倒了他,并去扶起了这丫头,还关切地问人家摔到哪里没有。

    可是不对啊。

    这个男人不是早已经移情别恋不在意这丫头了吗?

    不是一门心思在那个叫吕言意的女人身上吗?

    怎么又......

    莫不是又意识到这丫头的好了?

    不对不对,吕言意可是为了帮他拿裂迟的解药,自己都险些丢了性命,而且,不久前这个男人还急急去寻过吕言意的。

    所以,其实两个都喜欢,毕竟一大一小各有不同,只不过相对来说,这丫头在其心目中,没有吕言意那么重?

    是这样吗?

    他不知道。

    这厢,见弦音一直不做声,男人又开了口:“又给本王装哑巴是吗?聂弦音,几日不见,你能耐见长啊。”

    见众人都朝这边望着,弦音低了脑袋,呐呐道:“是王爷将话都说尽了头,我......无话可说了。”

    “你的确应该无话可说!”男人骤然拔高了几分音量,“因为理亏。”

    弦音的小脑袋就又低了几分。

    她的确理亏。

    戴假面、装哑巴、装不认识。

    最要命的是,在装哑巴的这段时间,她一直写字跟他们交流,而且写得那叫一个娴熟、一个行云流水,如今揭穿她是聂弦音,那就说明,曾经她不识字也都是骗他的,就凭他教给他的那几个字,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哎。

    她就是理亏。

    男人垂目瞥着她,“又不说话?”

    “王爷不是说,我应该无话可说的吗?”弦音也未抬头,继续低着脑袋呐呐答。

    “聂弦音!”男人沉声。

    弦音吓了一跳,只得抬起头。

    “咦?双儿,你怎么还没有将衣服给送过去?”府里的管家蹙眉走了过来,见到卞惊寒手里拿着一张面皮,而小丫头是一张陌生的脸,管家一时怔住。

    而见到他,弦音就像是淹溺于大海中,突然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眸光一亮,刚准备说自己马上去,就听到男人的声音已经先响了起来。

    “抱歉,本王正在训家奴,劳烦管家重新派个人去做这件事。”

    说完,就径直伸手,将弦音怀里的衣服拿了过去,交还给了管家。

    管家怔怔接过,见卞惊寒面色冷峻,抿着薄唇不说话,只得拾步走开,可是,一时还未回过神来的他一步三回头,想搞清楚到底什么状况。

    这头,弦音长睫颤了颤。

    尼玛,这个男人说在训家奴,这是在提醒她自己的身份吧?

    真是恨得牙痒痒。

    在场的,只有管深一人听懂了男人的意思。

    其实,他是说给那位管家听的吧?言下之意,此丫头是本王的家奴,不是神医府的下人,不是谁都可以指使她做事,是这个意思吧?

    这厢,又各自沉默了好一会儿,卞惊寒看了一眼装鹌鹑的弦音,“随本王来!”

    说完,转身走在了前面。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