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神医一怔,为手里的药囊,也为男人的话。

    是药还没用,就被这个男人发现了吗?

    还是用了,只是这个药的药效因为时间太久没有了?

    这个男人将药还给她的目的是什么?

    表示自己知道了药是从她这里拿的,还是......警告?

    是后者吧?

    抬起头,她微微一笑:“我说过,这是你们的事。”

    “她说她已拜你为师。”卞惊寒扬目看向床上。

    厉神医眸光微敛,这才想起夜里这个女人特意去她厢房找她,求她帮忙的几件事。

    略一沉吟,她将问题抛给了对方:“王爷想要我怎样呢?”

    “辞了她,不做她的师傅。”

    厉神医挑挑眉尖。

    通常不是应该让这个女人不要跟她学才对吗?

    “是因为王爷拿她没有办法,所以才让我来当这个坏人吗?”

    卞惊寒将落在床榻上的视线收回,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不是拿她没有办法,是不想逼迫她。”

    “可是王爷现在在逼迫我呀。”

    “逼迫你无所谓,你不是她。”卞惊寒回得利落干脆。

    厉神医汗。

    就算心里这样想的,也没必要当着面这么明明白白地告诉对方吧?

    “王爷有没有想过,王爷还要等着我看病呢,一个有求于人的人这种态度,王爷觉得合适吗?”

    “不需要,本王的病本就是装的。”

    厉神医震惊。

    脉搏不正常,却又一直探不出毛病,她其实也怀疑过是这个男人故意为之,但是,故意而为说明此人肯定懂医,而懂医的话,就应该十分清楚,故意为之对身体的伤害有多大,所以她又排除了这种可能。

    “王爷为何要这样做?”

    “自是为她,”卞惊寒回得很坦白,“本王想进神医府。”

    只不过,起先,他想进神医府的目的是以为她身上的裂迟没有解,后来,是想能有跟她一起的机会,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爷可知道强行让自己的脉搏异常对身体的损伤有多大?”

    “有裂迟大吗?”卞惊寒转眸看向她,淡声问。

    厉神医怔了怔,自是明白他的意思。

    这个女人为了他都能食裂迟,他这个又算什么?

    一时间有些动容,也有些戚戚。

    将药囊拢入袖中,她告辞:“我想想吧。”

    “嗯。”卞惊寒朝边上微微让开一步。

    待厉神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听到身后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请好好想想。”

    **

    厉神医走后,卞惊寒搬了凳子到床边,坐在那里。

    弦音虽一直没有醒,可是在开始出汗,随着出汗,身上的热度也慢慢地降了下来。

    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几乎全身汗透,热度也终于完全褪掉。

    卞惊寒彻底松了一口气,起身在厢房的柜子里找了找,想找套衣服将她身上汗湿的衣服换下来,找来找去没找到,见天色也越来越亮,想着外面的成衣店应该也该开门了,便转身出了厢房。

    **

    院子里,厉神医拿着剪刀,专注地将盆栽里面长乱长杂的枝杈和叶子一一修掉。

    管家走了过来,“万”字已出口,见四周无人,便直接唤了“神医”。

    “何事?”厉神医手中动作未停。

    “神医吩咐的收购得择的事,我已经跟那些大药农都谈过了,因为得择太贵,又不易种植,每户药农都种得不多,而且,他们都有一直固定的买主......”

    “所以呢?”神医停了剪刀,回头。

    “所以,他们提出,若我们非要收,就得先付一半定金,还得帮他们付前买主的违约金。”

    “付给他们便是。”神医继续修剪花枝。

    管家蹙眉。

    “只是,得择实在太贵了,而且,我们又是大量预购,就算先只付一半定金,也是一笔庞大的数目,何况还有违约金。”

    “我们没钱了吗?”厉神医直起腰身,转身看向他。

    “不是,但是如果这笔开销出去,手头上活动的就少了,而且......”管家顿了顿,犹豫了片刻才继续道:“而且,这笔买卖风险太高。”

    得择是治疗哮症的其中一味最重要的药,其他的别无用处。

    他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昨日下午回府突然跟他说,盛夏的时候可能会有一场大规模的哮症,让他速速大批量预购得择。

    且不说盛夏还未至,她虽说是神医,却也不是神仙,如何就能料到那个时候会发生的事,单说哮症这病,又不是瘟疫,一两个得还有可能,怎么就会大规模爆发?

    对此,他很不能理解。

    如果大批购入,制药后卖不出去,那所有的银子就都打了水漂,虽说已经跟一些固定的客商谈好了销售渠路,但是,大部分客商的账期都是三个月,说白,其实就是对方将药卖了才会付银子给他们,若卖不出去,还是会退给他们。

    他们赌不起啊!

    厉神医垂眸静默了片刻,“手头紧就紧点吧,按他们要求的去办。”

    见她态度很明确,也很坚决,管家也不好再说什么,“是!”

    管家领命离开,厉神医一人站在那里失神了好一会儿。

    年初她的地下炼药室失窃,少了三种药。

    一个裂迟,一个裂迟的解药,还有一个就是还未炼制成功的毒,此毒放置盛夏之时便可成,入水,可致饮者患上哮症。

    其实,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是谁拿走了那些药,她只是不想将他想得那般毫无底线。

    呵~

    事实证明,有些人早已变得面目全非,又谈何底线?

    只是,不知道会是哪个王爷辖区的百姓遭殃?

    弦音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厉神医一人站在那里发呆,那脸上的表情是她从未见过的苍凉孤寂,就像是承载了千年风霜一般的苍凉,让她心口一滞。

    “咳咳。”她故意咳了咳。

    厉神医回过神,见到是她,一怔:“你......”

    弦音连忙竖起食指于嘴边,朝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小声点。”

    然后左右看看,举步走近,垂着脑袋,嘀咕道:“我不想见他,所以,就干脆缩骨戴上面皮成了双儿,你可要替我保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