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这是弦音第一次进厉神医的厢房,对眼中所见甚是意外。

    她一直以为像神医这样的人,房间里一定很奢华,低调的奢华那种,或者,瓶瓶罐罐宝宝贝贝的东西很多,可是没有,都没有,若不是早就知道这是神医的房间,她真的会以为自己进错了门。

    房间一切非常简单,甚至比她厢房里的布置还要简单,就床、矮榻、桌椅,还有一些家具等,也没有什么瓶瓶罐罐,颜色基调也很暗,比男人的房间还要男人。

    “何事?”神医指了指椅子示意她坐,自己则是坐回到桌对面的椅子上继续食她的榴莲羹。

    浓郁的榴莲味扑鼻,弦音强忍住胃里的翻涌。

    除了榴莲羹,她发现桌上还有一壶酒,壶盖已经拧开置在边上,想来是神医准备喝的。

    弦音又有一些意外。

    毕竟她知道神医是女人。

    一个女子,深更半夜,也没有什么下酒菜,就吃着榴莲羹喝酒?

    隐约觉得厉神医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独饮,或许烦心,或许伤心吧?

    毕竟自己不是当事人,也不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什么故事,本想通过读心术看看她的眼睛,无奈她一直低敛着眉眼。

    而且,她也觉得不经对方同意,就这样贸然去探知别人心底不想为人知的秘密,是对人的不尊重,不好。

    所以,她的视线也故意不落在她的身上,一直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假意盘旋在屋中的摆设上。

    不知找个什么话来说比较好,搜肠刮肚,终是找到一句:“喝酒对身体不好。”

    厉神医怔了怔,拿瓷勺的手微微一顿,显然没想到她开口说的事情是这个,抬眸瞥了她一眼:“我是医者还需要你来提醒?”

    好吧?

    弦音挑挑眉。

    舀了一勺榴莲羹送入口中,厉神医又道:“说你的事吧。”

    看着那白白黄黄的羹露,弦音又觉得胃中一阵作呕。

    她真是不了解这东西怎么就有那么多人喜欢?以前在现代的时候,身边有几个朋友特别钟爱,穿越到这里,她也已经见过两个人喜欢了。

    一个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一个就是午国太子秦羌。

    那日太子府办宴,每个桌上的果盆里都摆着一只榴莲,一直被那气味熏着,她午膳也没有吃多少。

    清清嗓子,弦音才开口:“我过来找神医,是有几件事想请神医帮忙。”

    神医眉眼低垂,继续吃的她的东西,没做声,听着。

    “一件就是,请神医不要告诉别人我中了三月离的事,特别是卞惊寒,另外就是,我跟卞惊寒说,我已经拜神医为师了,请神医能帮我圆这个谎,我现在不想跟他回大楚,一来,我自己的感情还没有理清楚,二来,我身上还中着毒。还有最后一件事就是,我想跟神医讨一种药。”

    “什么药?”厉神医眉眼不抬。

    弦音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就是那种能让男人失去欲念的药,简单粗暴点说,就是能让男人那个地方硬不起来的药......”

    “噗!”弦音的话还没说完,厉神医一口榴莲羹直直喷了出来。

    弦音坐在她正对面,那榴莲羹就直接喷在了她身前的衣衫上。

    浓郁的榴莲味窜入鼻尖,弦音的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恐自己真的呕出来,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她连忙起身,将外衣脱了下来,反正厢房里就她们两个女人。

    厉神医还在咳,咳得满脸通红,却又忍俊不禁在笑,又要笑,又要咳,还要说话:“你.....你要这种药做什么?想让......想让那个男人断子绝孙啊?”

    弦音汗,知道她误会了,连忙解释:“不是,我是说暂时性的,就是比如药效一天两天三四天之类的。”

    厉神医却还在笑。

    “他对你到底有多强的欲念啊,让你吓得要来讨要这种药?”

    弦音红了脸,窘迫地嘀咕道:“也没有啦......”

    她这不是怕一不小心就发生那种事吗?

    下午在厢房里,他抱着她的时候,她就明显感觉到他动了这方面的念头。

    在没有完全明确两人的关系之前,她不想一而再,再而三,让他们两人变成这种关系的关系。

    “有没有?”她问神医。

    神医笑:“一次性的,没有,永久性的,有,要不要?”

    弦音汗。

    那也不至于。

    “没有就算了吧。”

    让人断子绝孙这种事,她可做不出来。

    “骗你的,”神医起身,从一个壁柜里取了个小囊出来,“我这里还的确有这种药,是我很早以前调制的,那时是为了给男子看腰腹以下的病时,喷在病人的裆部的,就是为了避免男子起什么反应尴尬......”

    只不过,这些年她已基本不出手给人看病了,这药已经有些年数了,也不知道药效还在不在?

    打开小囊,轻轻嗅了嗅,也未嗅出什么异样,厉神医转身将小囊放在弦音面前的桌上。

    艾玛,还真有!

    弦音喜不自禁,伸手将小囊抓起,“谢神医!”

    “还有事吗?”神医问她。

    “没了。”弦音笑着摇摇头。

    “时辰也不早了,那就早点回房休息吧。”神医下起了逐客令。

    “嗯,”弦音起身:“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喝酒。”

    厉神医淡“嗯”了声,也不知是真的答应了,还是只是单纯的对她的话给个回应而已。

    弦音拿了丢在一旁椅背上的外衣,眉心一皱,又想作呕。

    一件披风递到她面前:“怕榴莲的气味,这件就先扔这里吧,明日让下人洗了再拿去,先穿我这件披风。”

    弦音心头一暖,觉得厉神医这个女人吧,看起来冷漠无情、不近人情,脾气很臭,嘴巴也坏,但是,其实,人还不错。

    “嗯,谢神医。”

    拢了神医的披风出门,弦音回自己的厢房。

    却不想刚推门进去,就看到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立在自己房中,桌上烛火的光亮尽数被他的身形所挡。

    弦音吓得后退一步,差点准备夺门而逃,又蓦地意识过来是谁,停住脚。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