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奇怪的是,脉搏依旧急乱,却也依旧探不出所以原。

    怎么会这样?

    厉神医皱眉,犹不相信,再探。

    结果还是如此。

    索性也不探了:“看不出你什么问题,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众人汗。

    卞惊寒更是无法接受:“连厉神医都看不出,这世上还有另外的高明吗?”

    弦音也觉得是。

    轻轻拉了拉神医的衣袖,央求她救人。

    厉神医就无语了,拿眼剜弦音:【不是我见死不救,是的确看不出来。】

    剜完干脆一瞬不瞬地直直盯着她:【你不是会读心术吗?看看,看看,仔细看看,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弦音汗。

    卞惊寒唇角笑意微凝。

    眸色转厉,扫了二人一眼,不冷不热开了腔:“既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也不急在一时,神医此时看不出,或许过段时间就可以看出来了。”

    “那王爷的意思是......”

    想住到她神医府不成?

    “本王相信神医。”

    厉神医挑挑眉,点头:“好,等下次有缘再见的时候,我一定给王爷再行诊看。”

    抱拳一揖,厉神医说完,拔腿就往外走。

    众人:“......”

    经过李襄韵身边的时候,厉神医忽然又脚步一顿,停了下来,打量了李襄韵一眼。

    “奉劝这位姑娘一句,那种强行抑制复明的药用得多了可不好,可能会让你最终想复明的时候再也复明不了了。”

    李襄韵脸色一白,厉神医拾步继续往外走。

    屋内几人震惊。

    管深和薛富互相看了看,又看看李襄韵,有些回不过神来。

    弦音也是意外得厉害。

    虽然,不久前以为她是厉神医的时候,李襄韵跟她说过,不是让她治眼睛,因为这双眼睛是为了一个男人而失明的,但是,她以为只是不治而已,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不仅不治,这个女人竟然还服用抑制复明的药物。

    李襄韵紧紧攥着手心,几乎将自己的下唇咬出血来。

    没想到这一点不堪也让人这样直白地揭露了出来。

    弦音转眸看向卞惊寒,还以为他会看李襄韵,却不曾想,直接撞上他凝着自己的黑瞳,她呼吸一抖,连忙将视线撇开。

    见厉神医已经出了门,她赶紧追了上去。

    “万大哥等等,万大哥......”

    厉神医停住脚,回头。

    弦音护着脚痛跑到她面前,微微喘息:“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啊。”

    “那你要我怎样?”厉神医没好气地道。

    弦音抿了抿唇,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你想啊,就连你都看不出来的问题,别人肯定更是看不出来,若他真有个什么,那我岂不是白救他了?”

    “你白不白救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那也等于你白救我了呀。”

    厉神医:“......”

    这什么逻辑?

    见厉神医冷着脸抿着唇不做声,弦音又轻轻晃了晃她的衣袖:“就当我求你了......”

    “你跟他什么关系?”

    “我......”

    弦音一时有些答不上来。

    一叶情的关系?不对,是两夜。

    “他救过我的命......”想来想去,弦音想到这一句。

    “不,你爱他。”厉神医说得直白,也说得笃定。

    弦音汗。

    “爱”这个字......也未免说得太严重了吧?

    她爱吗?她问自己。

    她不知道。

    “你若爱他,我便想办法救他,你若不爱,我便不管。”厉神医再次言简意赅。

    弦音抬手扶额,这......这......

    这条件也未免......

    而且,她爱不爱,跟她有什么关系呢?虽然她们两人这两日关系发展迅速,但那主要还是建立在各自的秘密都被对方知道了的基础上,她还不至于对她那么好吧?

    弦音抬眸想去看她的眼睛,想看看她到底心里是如何想的,却是被她别过脸去,而且作势又要走。

    弦音眼疾手快一把将她胳膊拉住。

    好吧。

    “我爱。”

    不就是说两个字吗?又不会掉块肉。

    反正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什么秘密都没有,缩骨术她知道,读心术她也知道。

    “那便让他一起回神医府吧。”厉神医没有将脸回过来,在弦音看不到的方向略略垂眸,神情寂寂。

    弦音回屋通知了几人。

    卞惊寒说,一堆人都去神医府不妥,反正此次来午国的任务已经完成,让薛富和李襄韵先回大楚,他留管深在旁伺候就行。

    在卞惊寒带着管深离开的时候,李襄韵突然出声喊住了他。

    大概是感觉到大家都停住了,李襄韵又不开口。

    管深和薛富对视一眼,便出了门,弦音也不是不识趣的人,自是也紧随其后。

    “说吧。”卞惊寒长身玉立,声音寡淡。

    李襄韵弯了弯唇。

    “如果我没有猜错,三爷是装病吧?”

    她记得以前八公主卞鸾不想学琴,曾找冯将军拿过一种药,就是可以让自己脉搏急乱,却又让太医看不出任何病症的药。

    “那又如何?”卞惊寒也未否认。

    果然如此。

    李襄韵唇角的笑意忽的就放大开来:“那三爷觉得自己跟襄韵有什么区别?不错,襄韵的确是骗了你们,可三爷不也同样骗了他们?三爷跟襄韵其实是一种人。”

    卞惊寒轻嗤了一声,“那你的意思,吕姑娘跟你也是一种人了?因为你骗了我们,她也骗了我们不是。”

    李襄韵呼吸一滞,又听得他道:“骗,有很多种,我们跟你不同。”

    我们?李襄韵脸色一白。

    卞惊寒已拾步走出去。

    **

    到了神医府后,厉神医给卞惊寒和管深各安排了一间厢房,让他们有什么需要就跟弦音讲,说自己有事要忙便离开了。

    管深本还想问弦音神医府里有没有那种一进两卧的厢房,或者是主房带偏房或是带耳房的那种厢房,因为卞惊寒身体不适,他们如果分开两间房子,怕若有个什么危险,他不能及时知晓,可话还未开口,就看到卞惊寒眸光凉飕飕地瞥着他,那眼神就只有四个字:你还有事?

    他幡然醒悟。

    “奴才......奴才.....先回房收拾一下,若有什么需要再跟吕姑娘说。”

    说完,一溜烟出了门。

    弦音汗。

    见屋内只剩下她跟卞惊寒两人了,顿时就有些尴尬,她清清嗓子:“其实,我也是才来神医府两日,要不,我去让双儿过来吧,那小丫头今日王爷也见过的,她对神医府比我熟悉。”

    弦音作势就要出门,被卞惊寒一把抓了胳膊,将其扯回厢房的同时,扬臂“嘭”的一声将门挥闭。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