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弦音弯了弯唇,这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吗?爱治不治啊,真要她治,她还得想办法搪塞呢。

    如此甚好!

    伸出手指再写字:“那么,姑娘到底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呢?”

    也不知是怕她不答应呢,还是不太确定能不能说出来,李襄韵似是有些犹豫。

    抿唇静默了片刻,才开口:“就是想请神医帮我圆一个谎。”

    谎?圆谎?

    弦音微微一怔,莫名。

    再写:“什么谎?”

    “方才我跟神医说的我给他试药的那个男人,前一段时间中了一种叫裂迟的毒,然后,有人给他解了毒,我骗他说,是我找神医帮他解的。”

    弦音震惊。

    是真的震惊。

    虽然这个女人曾经故意将她当成管深,跟她晒了半天的幸福,但是,在她的印象中,她还是有些清高的、孤傲的,而且,特别懂进退、知分寸,就是心思特别玲珑,深知哪些事可为,哪些事不可为的人,这种谎,她竟然也能跟卞惊寒撒?

    不过转念一想,是了,为何不能撒?知道真相的,就三人,一个她,一个李襄韵自己,一个厉神医。

    她应该死了,厉神医又寻不到,那这世上知道真相的,就只有她自己一人,这样的谎,为何不能撒?

    只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遇到厉神医吧?当然,还有她。

    弦音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是她自己不让卞惊寒知道这一切的,不让他知道是她弄的解药,那,这个功劳随便谁拿去,都应该跟她没有关系不是,可为毛心里就是那样不爽呢?

    真的,很不爽,哪怕是管深拿了,薛富拿了,她都没有这么不爽。

    见她没反应,李襄韵又接着道:“这个男人现在也在这家赌馆里,就是......”

    她的话还未说完,一道熟悉的男声蓦地响起:“原来你们在这里。”

    弦音心口一撞,李襄韵面色一滞。

    是卞惊寒。

    墨袍轻荡、脚步翩跹,拾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管深和薛富。

    卞惊寒神色还好,而管深和薛富一进来,就盯着她看,从头到脚地看,那眼神,又是敬畏,又是好奇。

    弦音不动声色,想必她这个返老还童的老妖婆刷新了他们二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李襄韵凭着感觉对着卞惊寒的方向打了声招呼:“三爷,这位就是......”

    “大名鼎鼎、叱咤江湖、可遇不可求、其实连可遇都很难可遇的厉大神医,对吗?”卞惊寒微微笑,直接将李襄韵的话打断。

    末了,对着弦音微微一鞠:“方才不知是神医,失敬之处还请神医海涵。”

    弦音还未做出回应,李襄韵先替她开了口:“神医她......因为服的丹药的缘故,暂时不能说话。”

    “哦?”卞惊寒挑眉。

    管深和薛富惊讶。

    不过听说是暂时性的,他们也表示理解。

    “三爷上次中的裂迟之毒,就是神医帮解的。”李襄韵又赶忙提醒卞惊寒。

    只有她自己知道,与其说提醒卞惊寒,不如说,提醒神医。

    因为她方才还未来得及说那个男人是谁。

    卞惊寒眸光微闪,再次对着弦音优雅一鞠:“终于有机会亲自对神医说声谢谢了,谢谢神医的救命之恩。”

    弦音环顾了一圈屋内,见也没有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便拾步朝卞惊寒走过去。

    李襄韵虽看不到,但是凭着耳力已有所感,连忙上前两步,一把拉了弦音手臂。

    “请神医在我手上写吧,我帮神医传达。”

    弦音怔了怔,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她这是担心她在卞惊寒手心写字呢。

    这个女人还真多虑了,这种时候,唯恐卞惊寒识出自己,她是避之不及呢,怎会主动跑去他手心写字?

    她不过是走向门口,想出门找个沙子地写而已,可能卞惊寒正站在对门的位置,她误会了吧?

    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突然就起了一分戏谑之心。

    她微微一笑,如李襄韵所愿地握起她的手。

    却是一笔一划写道:“姑娘眼睛看不见,让姑娘传达,很是不便。”

    “没关系,我会武功,虽然失明,却并未有多少影响,能为神医效劳也是我的荣幸。”李襄韵回得也快。

    如此盛情,还真是难却呢。

    好吧。

    弦音看了一眼卞惊寒,在李襄韵手上再次写道:“请问这位公子身上的裂迟之毒真正是何人解的呢?姑娘可有药方否?若有药方能否借我一看,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此毒的解药,都只差一步功亏一篑。”

    弦音写完,李襄韵的脸色就白了。

    而这时,卞惊寒也开了口,“神医说什么?”

    李襄韵有些慌乱,不知该如何回答,不知该如何回答卞惊寒,也不知道如何将自己的意思传达给面前的女孩,她想求她,求她先帮她圆谎,这些话私下里再说。

    可卞惊寒在等着她,所有人在看着她,她无法跟神医打商量,不做声又不可能,方才可是她自己说的,自己会武功,自己很乐意效劳的。

    “神医说......公子客气了。”

    略一沉吟,她如是出口,与此同时,重重握了一下弦音的手。

    她想过了,这个女人这个时候跟她说这个,无非就是在跟她提条件,意思就是,若要她帮忙圆谎,就得给她看裂迟解药的配方。

    虽然她没有,但是,先稳住再说,她握一下她手的意思就是告诉她,可以,可以给配方给她看。

    李襄韵的暗示弦音又岂会不懂?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般能骗敢骗!她哪里来的配方?

    略略一挑眉尖,弦音将手自李襄韵掌心抽出来,故意朝卞惊寒摇摇头,表示不对,李襄韵说的不对,然后,举步走向管深,朝管深伸出手。

    管深心跳踉跄,又激动又莫名:“神医这是......”

    弦音干脆直接握起他的手。

    刚准备摊开来写,就听到卞惊寒微凉的声音传过来:“神医虽返老还童,却终是男女有别,外面有沙地,神医不如去外面沙地上写,如此一来,大家都能看,无需任何人传达,岂不更好!”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