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不止弦音,对于他的举措,其余几人也都甚是意外。

    管深、薛富、李襄韵意外的是,且不说这个男人几时会有这样的耐心去教一个小孩这些,单说他生人勿近、不喜人触碰、也不会轻易触碰他人的性子,这种事情就不应该发生在他的身上啊。

    不过,依照他的性子,赌场都不可能来,现在不是也来了,还赌得起劲。

    所以,定是有原因的吧,只是这个原因他们不知道而已。

    而厉神医意外的是,怎么说,他们也是对手方吧,他教她的人?也不知道他是古道热肠呢,还是故意显摆?

    弦音却没想那么多,也顾不上去想,只觉得自己不仅心跳,就连呼吸都失了节奏。

    好在将骰盅扣在桌上,卞惊寒便放开了她,举步回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然后示意边上的李襄韵:“可以猜了。”

    李襄韵垂首静默。

    弦音微微掀了一条缝隙瞅了瞅。

    “大。”李襄韵抬起头。

    弦音就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

    生无可恋地将骰盅揭开,她怏怏转眸,看向厉神医。

    的确是大!

    厉神医看完,也有些崩溃,抬手揉了揉额头。

    那厢李襄韵因为眼睛看不到,就急急扯着卞惊寒的衣袖问他:“襄韵对了还是错了,是大吗是大吗?”

    卞惊寒“嗯”了一声。

    李襄韵当即就好激动的样子,虽然没有开心地手舞足蹈,甚至没有任何举措,但是那满面红光的小脸已经告诉了弦音她心里的喜悦有多大,毕竟这个女人稳重,不似她这种喜形于色的人。

    弦音心里那个不爽啊。

    可又没有办法。

    厉神医自袖中又掏了一张银票出来交给卞惊寒。

    弦音真是不知该说什么了。

    如此一来,等于四千两银子输出去了。

    上午虽说赌注是五千两,可是赌馆提走一千两,茶楼提走一千两,神医其实只得三千两。

    如今四千两输出去,等于神医倒贴了一千出去。

    还有六局,如果还是局局输,那就真的亏大了。

    最可恨的是,自己又帮不上忙。

    那厢李襄韵又开始摇骰子了,弦音只觉得那清脆的碰撞之声甚是让人心烦,蓦地一个抬眸,发现管深正略带着几分促狭地看着自己,他们的视线便不期然地对上。

    那一瞬他的心里入眼,弦音呼吸一滞。

    【王爷会武功,李姑娘虽然眼睛看不见,也会武功,他们可以用内力控制骰子,也可以用耳力听对方摇的骰子,这万公子和小丫头是怕要一输到底了。】

    靠!弦音汗。

    完全震惊,完全汗。

    难怪一直输,她还想呢,就算赌运气也不应该局局错啊,尼玛,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她想起以前看的电视上,那些人耳朵一动一动通过听声音辨骰子,还以为是夸张表现,竟原来是真的。

    这是欺负她们不会武功,这跟作弊又有什么区别呢?

    愤然起身,她攥了一把厉神医的衣袖,然后又一瘸一跳地朝门口走去。

    厉神医莫名,不仅她,大家都莫名。

    厉神医起身,笑道:“小丫头定然是见输了,心里接受不了呢,毕竟就那么大一小屁孩,万某去看看,实在不好意思,让各位见笑了。”

    “没事,可以理解。”卞惊寒朝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厉神医拾步追了出去。

    弦音怒气难平地等在方才站的地方,见厉神医过来,她便义愤填膺地将从管深眼里看到的那条心里告诉了她。

    厉神医也很意外:“原来是这样。”

    这厢,卞惊寒也起身:“本王去去就来。”

    三人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就见他出了门,也并非朝方才万公子和小丫头的方向去的,而是另一个方向,想来是去恭房。

    这头,弦音跟厉神医还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该如何反败为胜?

    神医提出,只能换一种赌项了,这种他们能控制能听,就算换第三方的人来摇也没用。

    弦音觉得确有道理。

    就在她们两人正在那里想,换哪一种对她们有利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嘈杂。

    “厉神医......”

    “神医......”

    伴随着呼唤叫嚷的,还有纷沓的脚步声。

    厉神医和弦音一震,循声望去,只见不知从何处突然冒出一群人,直直朝这边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神医,神医......”

    厉神医吓住:“什么情况?”

    弦音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骇道:“不知道。”

    见一群人饿狼一般扑过来,厉神医当即做出了反应:“跑!”

    见神医扭头就跑,弦音才反应过来,也顾不上脚痛,连跛带跳地追了上去。

    厉神医原本对这赌馆挺熟的,可能是因为情急慌乱,一下子发现跑到了走廊的尽头,无路可走了,只得进了边上的一间房。

    待弦音进去,她就“嘭”的一声将门关上,栓好门栓。

    “这些人怎么知道我是神医的?”厉神医气喘吁吁。

    弦音同样喘得厉害:“不知道他们为何知道?你不会怀疑是我说的吧?”

    “那倒没有。”

    厉神医透过门缝朝外看,发现那些人已经追到了近前,她返身抵在门板上。

    “若真的被他们发现我是神医,那我从此就别想过安生日子了,走到哪里都别想。”

    弦音也深深这样觉得。

    昨日她就在神医府外面的树上呆了一会会儿,就亲眼看到一堆人来寻他,昨夜深更半夜都有来敲门的。

    “那现在怎么办?”

    外面的那些人已经开始在拍门了:“神医,厉神医,麻烦神医开开门,救救老夫的儿子!”

    “神医,神医,我的丈夫才三十岁,已躺床上数月了,药石无医,我全家就指着我丈夫一人,没有他,全家都活不下去了啊,请神医救救他吧。”

    “神医,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娘,我娘养我那么大,我都还没尽孝呢,神医......”

    “神医......”

    “神医......”

    大概是见拍门不开,他们又开始撞门。

    弦音汗死。

    “这哪里像是求人的姿态啊,这分明是土匪进村啊!”

    神医瞥了她一眼:“别说别人,生死面前,谁都疯狂,昨日你的赖皮劲儿不比他们少。”

    弦音:“......”

    好吧。

    “那现在怎么办?”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