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卞惊寒一怔。

    不仅他,是所有人,全都疑惑看向厉神医。

    厉神医看了一眼弦音,再看向卞惊寒,眉眼弯弯道:“方才小丫头之所以跑了就是坐不住,说太无聊了,要不这样,反正小丫头是万某的人,就让小丫头来替万某猜,韩公子不是也带了人吗?”

    厉神医扬目看看管深和薛富:“就也让他们谁代韩公子来玩,如何?”

    艾玛!

    弦音眸光敛了敛,原来她想到的办法是这个。

    她读不出卞惊寒的心里,就不让卞惊寒上。

    她的读心术也就仅仅对他一人失效而已。

    高!

    弦音心里刚对厉神医的机智表示佩服,就听到对面卞惊寒的声音传来:“好,那韩某这边......就让她上。”

    说完,侧首看向李襄韵:“襄韵,你来!”

    弦音:“......”

    汗那个汗啊!

    尼玛,李襄韵是个瞎子啊,对她来说,还不是等于零。

    厉神医唇角笑意微微一僵,似是也没有想到卞惊寒会这样安排。

    “这样不好吧?让一个姑娘涉毒,韩公子看,这赌馆里面可都是大老爷们做这种事......”厉神医讪讪笑着解释。

    “没事,那小丫头不也是女孩子?”卞惊寒一脸的云淡风轻,扬手指了指弦音,“不仅是个女孩子,还是个小孩子呢,所以韩某这边若是派个大老爷们上,多少有欺小之嫌,而襄韵上的话,她们两人对弈才算公允,对吧?”

    厉神医无言以对。

    弦音更是无语得很。

    如此一来,还不是又死翘翘了。

    “好!就依韩公子说的。”厉神医笑容略显僵硬。

    主意是自己出的,总不能又说作罢吧。

    那厢李襄韵清润如珠的声音响起:“襄韵不懂这些,恐会将三爷的银子输掉。”

    “没事,输得起。”卞惊寒将手里的骰盅放到她的手上。

    弦音心里嗤了嗤,没事,输得起,尼玛,有钱了不起啊!

    看到两人这样,又听到他如此说,她真是觉得英雄气短得厉害!

    尼玛,这读心术怎么就对他失灵呢,尼玛,李襄韵的眼睛怎么就还不好呢?不然,不然的话.....好想让李襄韵输得屁滚尿流啊,哎。

    那厢李襄韵一脸的甜蜜,攥起骰盅,扬臂摇骰,扣盅于桌面:“请猜!”

    弦音头疼得厉害。

    无论古代现代,她对这个都毫无研究好吗?

    完全没有头绪,完全不知道结果,让她怎么猜?

    她求助地看了看厉神医,厉神医回给她一个【随便猜吧,听天由命】的眼神。

    好吧,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视线所及范围之内,看到边上放赌具的架子上有个花瓶,瓶子里插了几只石榴花,她起身。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她跛脚过去,伸手抽了一只出来,然后一边回到自己位子,一边扯花瓣。

    一瓣一瓣掰掉,心里默念:大,小,大,小,大......

    意识过来她在做什么,众人集体汗。

    弦音自是看到了对面男人兴味的眼神,她也没办法,不是说交给天意吗?那就这样看老天给她什么答案。

    当最后一瓣花瓣被她掰下,她的心里念到:大。

    不能开口,她便用手指在桌上一笔一划写了一个“大”字。

    “大。”厉神医念出来。

    那厢李襄韵唇角一勾:“襄韵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是大是小。”

    边说,边将骰盅揭开。

    弦音噌的起身,凑过去看。

    五个三,一个二。

    十七!

    尼玛,竟然比十八就差了一点!

    所以,什么狗屁的天意,天意就是要亡她!

    见厉神医又从袖袋里掏出一千两银票,弦音觉得甚是甚是不好意思,一脸歉意地看着她。

    “没事,输得起。”厉神医响亮逸出一语。

    弦音怔了怔,这话怎么那么耳熟?哦,对,就刚刚卞惊寒对李襄韵说过。

    转眸看向对面,见卞惊寒面色如常,就像是没有听到,可唇角一点微弧,却告诉她,这个男人心情很好。

    尼玛,可太难得见他心情那么好了!今日似乎自见到他,到现在,他一直心情不错的样子。

    不就是侥幸赢了些臭钱吗?

    她就不信老天永远都站在他那边!

    轮到她摇骰了,她从未摇过这玩意,以前在现代,朋友们一起去唱K,都是男孩子在玩这种的赌酒,她们负责当麦霸,早知道就也学一学了嘤嘤嘤。

    手本来就不大,又缩了骨,一手都没能将骰盅拿起来,只得另一只手去帮忙。

    好不容易拿起来了,一手拿开,另一手学着他们的样子猛地一扬臂,结果骰子不跟着蛊跑,尽数甩出,纷扬四飞,她一惊,慌乱之中,手里的骰盅也没拿稳,脱手而出。

    事情发生得太快,也太突然,连边上的厉神医都没反应过来,眼见着就要掉下来砸在头上,弦音吓得缩了颈,忽的一抹玄黑一动,滑凉的衣袖轻擦过她的脸,一只大手稳稳地接住了骰盅。

    骰盅距她的头定然不到一指的距离,因为她感觉到了那只大手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发顶。

    是卞惊寒。

    是他在那千钧一发之际,起身、伸手,接住了骰盅,动作快如闪电。

    弦音余悸在心,有些缓不过神来。

    其余众人也是受惊不小,骰盅是瓷的,虽不大,却也不小,如果就那样砸在一个小孩子的头上,受伤不会轻,好在卞惊寒眼疾手快,才避免了一场意外,纷纷松了一口气。

    “拿好了。”

    低醇的嗓音就响在面前,弦音怔怔回过神,抬眸看向他。

    “要教你吗?”她还未回应,然后就感觉到手心一凉,接着又手背一热,这个男人竟然将骰盅放在她手心的同时,大手直接裹了她的手背,握住。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手将管深薛富他们自地上拾起来的骰子投入盅中,然后便引着她的手猛地一摇:“这样摇,就不会掉,速度要快。”

    对于他这样的举措,弦音完全猝不及防,她发现速度快的,不是摇动的骰子,而是她的心跳。

    扑通扑通声声入耳,强烈地就像是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