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连忙扶住门框,她铁定摔个狗啃泥。

    可是她的脚趾头哟。

    那日在太子府踢门受的伤还未好全,如今又这般一踢,简直了,连带着脚脖子那里的伤口都痛得钻心。

    手心背心都是冷汗,可是此时她却还顾不上这些,她做梦也想不到在这里碰到卞惊寒。

    为何他们会来了此地?

    为何他们会来这赌馆?

    所以,那个赌遍天下无敌手的男人,就是卞惊寒?

    她又震惊又慌乱,还是厉神医回头扶了她的手臂:“没事吧?”她才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

    木事木事,他们认不出她呢,她戴着面皮呢。

    见她站稳,神医便松了她的手臂,径直走到桌子的另一边,一撩袍角坐下。

    “听说这位公子赌术超群,万某特来讨教一二,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弦音也护着脚上的痛,一瘸一瘸走过去,坐在了神医的边上。

    感觉到有谁的目光深凝,她抬眼,便撞上卞惊寒堪堪瞥过来的视线,四目相撞,她不动声色撇开。

    才几日不见,他好像瘦了。

    是因为裂迟刚解的原因吗?

    不过,饶是如此,他依旧是英气逼人、俊美得无法比拟,虽未看他,可他却在她眼角余光所及的范围之内。

    她看到他在看她,她便看向其他三人。

    管深和薛富还是老样子,两人的目光此时都落在神医身上,而李襄韵......

    让她意外的,李襄韵的眼睛竟还没有好。

    “公子不说话,是不屑赐教吗?”

    厉神医再度出声,将弦音的思绪拉了回来。

    对面卞惊寒似是也才回过神的样子,唇角一勾,笑道:“哪里?听说今日万公子赢得大局,那才是赌术了得,所以,赐教二字断不敢当,切磋,切磋而已。”

    “公子如何称呼?”

    “韩。”

    寒?弦音汗,这个男人竟然直接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出来。

    “韩公子,幸会。”厉神医抱拳。

    卞惊寒也优雅地略略一抱拳,末了,忽然扬手一指:“这位是......”

    弦音呼吸一滞。

    尼玛,问她作甚?厉神医也没问他管深薛富、李襄韵是谁不是。

    厉神医微微一笑:“这丫头只是来看热闹的,韩公子不必在意。”

    弦音在心里默默地给神医点了个赞。

    卞惊寒也未在她身上多问,而是问了神医另一个问题:“听说万公子是神医府的人?”

    弦音眸光微微一闪,这男人聪明过人,不会已知神医身份吧?

    后又觉得不会,神医平素乔装得那般滴水不漏,就连这赌馆里的人每日每日跟她打交道,都无人知晓,卞惊寒不可能知道。

    厉神医回得也快:“不好意思,万某是哪里人似乎跟赌局没有什么关系吧?万某不是也没问韩公子来自哪里吗?赌桌上越赌服输,银两足够,不欠债不抵赖就行了,对吧?”

    艾玛,弦音再次默默地为厉神医点了个大大的赞。

    被如此一怼,卞惊寒也未见愠色,连丝毫尴尬之色都没有,反而轻勾了唇角,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非常认可地道:“对,万公子所言极是。”

    “那我们赌什么?”厉神医直奔主题。

    “随便,韩某初涉赌场,对这些一知半解,听说万公子是此馆常客,经验老道,所以,一切听万公子的,万公子想赌什么,怎样赌,韩某一定奉陪到底。”

    厉神医笑:“韩公子谦虚了,一知半解,还能无一敌手?”

    “不过乱拳打死老师傅,侥幸而已。”卞惊寒亦微微笑。

    弦音坐在边上,听着两人的寒暄都替他们累,不过,她也没闲着,一直在想此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难道也是为神医而来?

    可是他身上的毒不是已经解了吗?

    为李襄韵?要找神医给李襄韵医治眼睛?

    厉神医和卞惊寒的对话还在继续。

    “当真听万某的吗?”

    “当然。”

    “好,那万某就恭敬不如从命,要不,就赌......”厉神医声音微顿,假装略一思忖。

    其实,来的路上她们就已经说好赌什么了。

    “就赌最最简单的,猜大小。”厉神医扬手指了指两人面前桌上的一个骰盅。

    卞惊寒说:“好。”

    见他答应得爽快,厉神医唇角一勾,起身将骰盅从桌上往自己面前一移,掀开看了看:“六粒骰子一起玩,一方摇骰,一方猜大小,十八点为半数,过半则大,未过半则小,每人一轮,轮流坐庄,先赌十轮,一轮的赌注是......”

    眼尾一扫边上的弦音,厉神医胸有成竹道:“一千两银子,如何?”

    管深和薛富大骇,连李襄韵都露出震惊的表情。

    一千两?

    一次就一千两!十次就是一万两!方才几十两一百两的,他们都就觉得太大,现在一下子就一千两,还一口气赌十次!

    然,卞惊寒眼波都未动一下,说:“好!”

    “韩公子真是痛快人!”厉神医朝卞惊寒竖了竖大拇指,“那,谁先摇?”

    问话的同时,厉神医脚下碰了碰弦音,提醒她要开始了,让她看好。

    弦音正在神游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呢,压根没听到他们说什么,被这一碰,才回过神来。

    听到神医道:“这样,韩公子方才也说了,自己初涉赌场,而万某我已是这赌场的老油条,客人为先,韩公子先摇坐庄,万某来猜大小,万某猜错,即付韩公子一千两,万某猜对,韩公子即刻兑现万某一千两,如何?”

    卞惊寒含笑点头:“好。”

    弦音却是小脸都白了,赶紧在桌下踢了踢厉神医的脚。

    她忘了一件最最最要命的事啊,她的读心术,对所有人都有效,唯独对卞惊寒不行啊啊啊啊啊!

    厉神医不知何意,侧首瞥了瞥她,而那方卞惊寒已经起身将骰盅移了过去,抓起,墨袖一扬,摇动,一阵清脆碰撞声之后,骰盅被扣于桌上,动作一气呵成。

    略略垂目,掀起一尾缝隙看了看,卞惊寒抬眼,朝她们这边看过来:“万公子,请猜!”

    厉神医做冥思状,眼角余光则是留意着身侧的弦音,因为来时她们已经说好,若是大,弦音看向大门,若是小,弦音看向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