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落于花丛之间,他躬身拾起,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人入眼,他瞳孔剧烈一缩,呼吸滞住。

    这......

    她......

    脑子有那么一刻的白光闪过,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被喜悦冲昏了头,有些眩晕,一颗心更是几乎要从胸腔里面跳出。

    这个面人他再熟悉不过,因为就是出自他手。

    前几日在客栈里闲来无事,本想照葫芦画瓢捏着试试,若能练成手艺,便亲手捏一个她的。

    然,捏来捏去,却发现自己根本不适合做这种细手工活,毫无神韵,他一气之下便五指一收毁了这拿不出手的面人。

    他记得他应该丢出了窗的。

    怎么会......

    是她!

    一定是她!

    管深薛富不可能拾捡这样的东西,更不可能随身携带,而李襄韵眼睛看不到,也是不可能捡到。

    最主要的,此物掉在这里,他们根本没有经过这里,就连二楼雅阁的窗边他们都没有站过。

    所以.....所以只可能是她!

    她还活着!

    她真的还活着!

    心情难以自抑,他四下环顾。

    猛地想起方才开窗时的异样,难道......难道当时她在窗外?

    **

    弦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神医府的?

    只知道回府以后她直接回了房,然后就瘫倒在床上,就等着厉神医回来赶人。

    她甚至都能想象那个男人回来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果然,没多时,她的房门就被“嘭嘭嘭”敲响了,确切的说,不是敲,而是捶,特别激动地捶。

    “来了来了!”她连忙起身下床,跌跌撞撞,心跳突突。

    开了门,见厉神医站在门口,扭着头在看前面两个家丁在弄什么草药,她赶紧先开口道歉:“万大哥,对......”

    话还未说完,已被他转回头来打断:“收拾一下,随我走!”

    话音未落,人已转身走在了前面。

    弦音怔了怔。

    果然赶人了!

    她有什么好收拾的,本就没带什么东西身边,也未回房,就只是随手带上了房门,她护着脚脖上的痛,一瘸一瘸跟在后面。

    心里很难过,不知道该再如何求情?但是,也不想就这样被赶出去,只有他能救她,这是她能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长廊上。

    经过一番百折千回,弦音心念一动,左右看了看,见近旁无人,便“扑通”一声对着前面厉神医的背影跪了下去。

    “万大哥,其实,我不仅会缩骨术,我还会读心术,我知道你就是厉神医,虽然此次的事情被我搞砸了,让神医输了,但是,我保证,只要神医给我机会,以后,我一定会用我的读心术帮助神医......”

    前面的人脚步猛地一滞,愕然回头。

    “你说什么?”

    弦音低着头,将自己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既然都要被赶了,她只能孤注一掷。

    厉神医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似是缓了一会儿神,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但显然还是不信,甚至还轻嗤了一声:“你说我就是神医,你会读心术?”

    “是,因为我会读心术,所以我知道万大哥就是神医。”

    厉神医依旧一脸的震惊和怀疑。

    然,她道出了他的身份却又是事实,关于他就是神医这件事,府里的人绝不会说,而府外的人也无人知。

    微微眯了眸子,依旧不敢相信,默了片刻,他转身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倾身:“既然你会读心术,那你且看看我此刻在想什么?”

    弦音抬起头,看向他近在咫尺的脸,凝眸望进他的眼底。

    心里一点一点入眼,她长睫一颤,难以置信开口:“今日赌局神医竟然赢了?”

    方才他的心里是:【既然会读心术,为何明明我赢了,她却以为我输了,是不是我让她收拾一下,给她安排了一个好一点的厢房,她以为我要赶她出门?】

    弦音一字一句将心里道出。

    神医惊悚了,连连后退好几步,比昨夜看到她缩骨还要反应强烈:“你......你......”

    而就在他慌乱后退、脸色煞白、指着她激动地话都说不清楚的时候,弦音又蓦地读到了她的一条心里。

    【那岂不是连我是女的都知道了?】

    弦音震惊。

    完全震惊。

    厉神医竟然是个女人!

    竟然是个女扮男装的女人!

    难怪生得如此眉清目秀、明眸皓齿、清清瘦瘦、羸羸弱弱的,原来,竟是个女的。

    叱咤江湖的神医竟然是个年轻女子!

    真相太劲爆,弦音一时有些消化不了。

    对方显然是已经感觉到她已经读出来这点了,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神医,我......”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就是读心术的坏处,让别人觉得危险,毕竟所有的心事、所有的秘密在她这里都变成了透明,换她,她也会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太危险、太可怕了。

    “神医放心,我绝对不是多舌之人。”

    想来想去,她只想到这么一句。

    “让我静静!”神医显然一时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抬手捏眉心,转过身去背对着她,各种心里崩溃。

    好一会儿之后,才突然转过头来,厉色厉声道:“你知不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用毒,各种毒,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信不信我只要稍稍手指一扬,你就会即刻毙命,且还丝毫看不出你的死因?换句话说,我的毒能杀人于无形,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

    “你不会这样做的。”弦音笃定开口。

    “为何?”

    “因为你的心里已经告诉我了呀!”

    厉神医汗。

    甚至有些抓狂!

    一跺脚:“竟然忘了这茬!也就是说,以后我想在你面前撒个谎都不行?”

    看着她的样子,弦音有点想笑。

    明明知道她会读心术,还故意说狠话来吓唬她,那是吓唬谁呢?

    “也可以行的。”她答。

    “如何行?”

    “此刻开始,我不看神医的眼睛,只要我不跟神医对视,我就看不到神医的心里。”

    厉神医:“......”

    有些头疼。

    见远处几个家丁探头探脑朝这边望,不知这边发生了什么,她朝弦音抬抬手:“先起来吧。”

    弦音从地上爬起,可因为右脚脖处太痛了,一下子没站住,再次“咚”的一声跪在地上。

    厉神医一惊:“怎么了?”

    弦音痛得龇牙咧嘴:“脚受伤了。”

    “让我看看。”厉神医上前,蹲下身。

    弦音便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走廊的地上,撩起裤管给厉神医看。

    一道细而深的伤口入眼,厉神医眸光一敛,蹙眉:“伤得如此重,怎么弄的?”

    “哎,说来话长。”

    弦音便将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言简意赅地跟她说了一遍。

    厉神医一边听,一边将她的伤口上了药。

    上完药后,厉神医起身站起。

    “算了,反正除了见死不救之外,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你能看到便看到吧,走,去看看你的厢房。”

    说完,再次带头走在了前面。

    因为话题转换得太快,弦音反应了一下,才意识过来她说的是读心术。

    心中一喜,连忙一瘸一跛地跟了上去。

    “所以,神医......”

    “叫万大哥!”

    “哦哦哦,所以万大哥还是会给我解毒的对吗?”

    厉神医侧首看向她,也不做声,就看着她。

    弦音自是当即就读出了她的心里:【今晨给你吃的那一粒就是裂迟的解药。】

    震惊,然后狂喜,是真的几乎喜极而泣的那种狂喜:“谢万大哥!多谢万大哥!”

    艾玛,竟然那一粒就是解药啊,还骗她说是一日解药,当时,她怎么就没有看看她的心里呢?哦,不对,那时还没有吃解药,没吃解药体内有毒,就不能用读心术。

    艾玛,幸福来得太快,人家是语无伦次,她是大脑无伦次了,大脑当机哈哈。

    厉神医将头转回,笑了笑:“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也省了说话的力气,想跟你说什么,看你一眼就行。”

    弦音:“......”

    省了说话的力气......

    “哦,对了,万大哥,今日的赌局,结果不是应该是单数吗?”

    “是啊。”

    “可万大哥不是说自己只管说双数?”

    “本来是准备说双数的,但是就在即将要说出答案的那一刻,我看到你飞一般从茶楼里冲出来,我想,你应该是想通知我双数不对,所以,临时改了单数。”

    艾玛!

    弦音震惊了。

    看来,任何事情还真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才好,第一次觉得“皇天不负有心人”这句话可能是真的。

    没想到她虽然没能赶上将消息送出,可她还是看到了她,并由此推断出她的用意。

    “万大哥真聪明。”由衷地赞赏。

    厉神医不以为然地弯了弯唇:“今日说来也怪,我临时改了答案,似乎苏公子也是临时改的,他的口型刚开始好像是准备说单的,结果,出口竟成了双字。”

    “只能说老天也向着我们这边啦。”

    她受了那么多伤,吃了那么多苦,老天若再不向一次那简直就是苍天无眼了。

    **

    卞惊寒出现在天旺赌馆的时候,不少人围在一起还在津津乐道今日的那一场大赌局。

    啧啧,五千两银子呢。

    卞惊寒也凑了过去,问了边上一人:“请问,今日是哪位赢了?是苏公子吗?”

    “哪里?苏公子输了,是万公子赢了。”

    苏公子输了。

    卞惊寒弯了弯唇,果然如他料想的那样,略略挑了挑眉尖,他没做声。

    那位苏公子估计此时气得吐血吧?

    不错,这一切都是他的杰作。

    其实,他本无心这些,只是站在雅阁窗边的时候,突然想起进他雅阁作弊的母女二人的对话来。

    从两人的对话内容可以知道,她们是为了一位苏公子作弊,小女孩趴小窗看隔壁雅阁里小孩是双是单,然后通过开雅阁的窗告诉那位苏公子。

    什么叫通过开雅阁的窗告诉那位苏公子?

    从他雅阁的窗口,根本看不到赌馆,他的雅阁是南阁,跟赌馆相对的,是隔壁的东阁。

    既然看都看不到,如何开窗告诉对方。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所谓的开窗,并非开了窗之后,人站在窗口,用语言或行为告诉对方,而是单纯地开窗的这个窗来告诉对方。

    因为从赌馆的那个角度,他的雅阁若窗门打开,是可以看到窗门的。

    是开一扇表示单,开两扇表示双吗?

    不知当时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或许是想对这种弄虚作假、处心积虑的人有所惩罚,又或许是对此人设计李襄韵、设计他们有所报复,反正他决定帮他一个倒忙。

    遂用轻功飞身到墙顶的小窗边看了看隔壁雅阁。

    得知孩童的最终结果是单数。

    而他本就也只开了一扇窗,那岂不是阴差阳错告诉了那苏公子正确答案?

    心念一动,他又伸手推开了一扇窗户。

    也所幸推开了那一扇窗,不然,可能就错过了下方草丛里的那枚面人。

    虽然,他整个茶楼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她的人。

    但是,至少他知道她还活着,这一点最重要。

    而且,他也知道了该如何找她。

    他想了想,她为何会出现在茶楼里,又为何会出现在他的雅阁外,想来想去,他觉得跟那个小女孩的目的可能一样,帮人作弊,毕竟她有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会缩骨。

    所以,他便来了赌馆,虽然他不知道,她帮的是苏公子,还是另外一人,但是,不要紧,赌局就两人,非此即彼,两人他都查便是。

    **

    厢房里,弦音正在将袖袋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一个往外掏。

    小衣服,钱袋,瓷瓶,耳环......

    就是不见那枚卞惊寒的面人。

    是掉了吗?几时掉的?她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门口传来敲门声和厉神医的声音:“双儿。”

    弦音怔了怔,说实在的,若不是敲的是她的门,她还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呢。

    神医问她叫什么名字,她想了想,既然神医姓厉,去了个厂头,改姓万,那她便也将聂字去掉耳头,叫双儿。

    她开了门,“万大哥有事?”

    “走,快随我去天旺赌馆。”

    弦音汗,又去赌馆?

    还真爱赌啊,上午刚赌过,下午也不错过?这样的女人,她还真真是叹为观止呢。

    “听说赌馆里来了一人,赌术了得,已几战几胜,无一敌手,而且他的赌注都下得非常之大,我就不信了,我有你,他还能赢?”

    **

    孩纸们放心哈,素子今天一定不做传说素,今天一定见面,九点还有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