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首,他又看向门里的细丝,细丝已断,明显是受过力的。

    “在你之前有没有人进来过?”他又问向小女孩。

    小女孩只管一个劲哭,再也不开口做声。

    卞惊寒一个头两个大,哄人这种事情他根本不会,干脆猛地一吼:“再不说话我就杀了你!”

    小女孩吓了一大跳,不仅不说话了,连哭都不敢哭了,就站在那里,满眼惊恐地看着他,鼻子一抽一抽的。

    卞惊寒觉得自己的一点耐心都要被她磨干净了。

    “不说是吧?好,不说我就带你去见官,到时候看你说不说!”

    对付小孩子,除了吓唬,他好像找不到别的办法。

    攥了小女孩的胳膊,他刚准备拉着她往外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急急忙忙闯进来。

    “哎呀,薇薇,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娘到处找你!你贪玩也要跟娘说一声啊,就这样一声不吭就不见了,不知道娘着急吗?”

    女人一通数落,这才看到卞惊寒,目光落在卞惊寒攥着小女孩胳膊的大手上,片刻,又疑惑问向卞惊寒:“这是......是不是薇薇调皮捣蛋给这位爷惹什么麻烦了?”

    卞惊寒没做声。

    女人又赶紧道:“如果是,我给爷道歉,小孩子不懂事,还请这位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回去以后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她,让她长点记性。”

    女人一边说一边不停鞠躬。

    卞惊寒松了手。

    小女孩便赶紧跑去女人身边。

    女人有些意外,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没想到这个男人什么都没说,就放了这丫头。

    “谢谢谢谢,谢谢这位爷大人大量。”

    连声致谢完,女人便拉着小女孩骂骂咧咧地走了。

    卞惊寒站在雅阁里,看了看摞起的桌椅,又抬眸看了看那个小窗,眸光一敛,拾步出门。

    茶楼外的拐角僻静处,女人正在教训小女孩。

    “方才那人有没有发现你在做什么?”

    小女孩眼睛红红地摇摇头:“我听娘的话,什么都没说,就说好玩儿......”

    “嗯,那就好,”女人点点头,“隔壁结束了吗?有没有看清是双数,还是单数,如果看清楚了,就......不行,那个男人还在,现在没法回去通过开雅阁的窗告诉苏公子了,娘再想别的办法通知到苏公子。”

    小女孩又摇头:“我还没来得及数......”

    “啊?那怎么办?”女人一听就有些来气了,“我们都拿了人家苏公子的银子了,却没帮他将事情办好,这下好了,银子还没捂热,就得退给人家了。”

    女人再度骂骂咧咧,这次是真骂,攥着小女孩愤愤不平地离开。

    卞惊寒从拐角处走出来。

    方才母女二人的话,他都听在耳里。

    就知道不会小孩贪玩那般简单,所以,他才跟了出来。

    大概理了一下信息,他回到茶楼大堂,问掌柜:“请问,东雅阁里在做什么?”

    掌柜告诉他,那是对面天旺赌馆在赌的一个赌项,今日一位万公子和一位苏公子在比试,坐于赌馆,观君悦茶楼东阁,东阁里折子戏上演之时,会有孩童进进出出,几进几出,最后猜剩下孩童是单是双。

    原来如此。

    所以,那个小女孩是来帮其中一位赌徒苏公子作弊的?

    难怪那般处心积虑要他那间雅阁!

    只是,她的脚脖怎么没有受伤?

    难道是那个女人带小女孩进去的,那个女人受了伤?

    可看她又不像受伤的样子。

    这一点没有想通,卞惊寒也不打算再去想通了,他的正事还没办呢,他还要找人,他没有时间了,确切地说,是某个女人没有时间了。

    拾步上楼,再次回到自己的那间雅阁。

    他想好了,再仔细观察神医府的一举一动,若午膳后,还没有任何发现,他就只得登门造访了。

    拾步朝紧闭的窗边走去。

    而弦音此刻正好回到此间雅阁的窗外边,心想着自己已经避了不短的时间,应该危机已过吧。

    而且,估摸着时间,折子戏那边该轮到她上场了,若错过了上场机会,一切都等于零。

    正准备伸手开窗,忽然意识过来一个问题。

    方才她翻窗而出的时候,根本没顾不上关窗的呀,也就是说,应该这扇窗是开着的才对,怎么给关上了?雅阁里有人?

    刚贴过去想附耳听一听里面的动静,就在这个时候,窗门蓦地自雅阁里被人推开,她猝不及防,便一把被骤开的窗门给推落下了排水檐,直直往一楼坠去。

    差点惊呼出声,紧急咬了唇,电光火石之间,她意识到自己砸落于地,必定声响不小,定会惊动开窗之人,于是在坠落到一楼的时候,见到一根廊柱,便拼了全力将其抱住,让自己的身子挂在上面,不砸落于地,便快速将身子挪向里侧。

    二楼,卞惊寒感觉推窗门的时候似是有异,怔了一下,看了看窗门,又垂目朝下面看了看,并未发现有什么,便没有在意,扬目看向不远处的神医府。

    弦音挂在廊柱上,心里面那是成千上万只羊驼呼啸而过。

    尼玛,今日出门真是没看黄历啊,只有倒了八辈子血霉的人,才会像她这样吧,什么不好的事都能让她遇上。

    现在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哪哪儿都痛。

    左侧脑门痛,方才那窗门如此一开,虽然她条件反射地去躲,还是撞到了她的太阳穴上。

    右脚脚脖子那里就更不用说了,那是钻心的痛,痛得她甚至怀疑那里会不会断。

    还有一双手,那般紧急地抓抱这根廊柱,廊柱虽上了光漆,但是木质的纹理还是很粗糙的,她的一双手心此刻是灼痛无比。

    完了,折子戏!

    要来不及了!

    顾不上身上多处的疼痛,呲溜一下子从廊柱上滑下,她一瘸一拐地快速从大门入了茶楼。

    然,还是迟了,还是迟了一步。

    里面的折子戏已经表演完毕,小孩子也都站在里面,门口几个彪形大汉把守,等着天旺赌馆那边的两人给答案,然后揭晓结果。

    那一刻,弦音绝望得想哭。

    真是天要亡她吗?

    厉神医的意思很明确,今日这事成,他便给她解毒,不成,她就自求多福。

    结果,结果......

    这一上午都叫干的什么事儿啊!为什么越想努力做好的事情,最后反而成了这个样子?

    所以,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是吗?

    毕竟是单是双,各占百分之五十的几率,现在只能惟愿,苍天垂怜,能是他们的那个百分之五十是吗?

    不行!

    她不能赌!

    因为她输不起,输的,就是她的命。

    不是做赌的双方还没有给答案吗?不是最终的结果还没有揭晓吗?

    她得赶快想个办法搞清楚里面到底是双还是单,然后将信息快速传达给神医,最终的结果,只要神医赢就行。

    略一思忖,她故意对着里面道了句:“原来是双数啊,也不知道天旺那边谁猜的是双?”

    里面几个唱折子戏的大人闻声都回过头来,她便与那个唱青衣的、貌似是领头的男人对上了视线,并快速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一条心里。

    【这个女人从哪里看到的是双,明明是单。】

    弦音心里一声哀嚎,扭头就跑。

    果然,果然不能赌,果然上天不会站在她这边给她那百分之五十的几率,结果是单!

    神医说过,他只管猜双!

    得赶快去通知神医,结果是单。

    顾不上脚痛,完全顾不上,她快速出了君悦茶楼。

    天旺赌馆的二楼,厉神医和苏公子面对而坐,闻香品茗,赌馆的老板微微笑:“二位公子可想好答案,时辰差不多了。”

    厉神医没做声,一副胸有成竹之姿。

    苏公子微微扬目,看向君悦茶楼。

    虽然与赌馆这边正面相对的是唱折子戏的东阁,看不到其余的三个方位的雅阁,但是,若与东阁左右相邻的南阁和北阁开窗的话,视线之内,是可以看到窗门的。

    南阁打开的窗门入眼,苏公子唇角轻勾,答案已然于心。

    在赌馆老板,以及专门请来的几位见证人的见证下,双方给出了答案。

    此赌项是,若双方给出不同的答案,则揭晓结果,赌局结束,若双方给出的答案是一样的,则再比一局。

    弦音这厢刚穿过马路,入了赌馆大门,就听到“哐当”一声锣响,她脚步一滞,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神医说过,锣响为号,赌局结束。

    赌局就这样结束了?她还没来得及将信息传给厉神医呢。

    上天果然是不给她一丝机会。

    弦音身子一颓,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

    **

    南阁的窗边,卞惊寒自是也听到了锣响,想必这是那什么天旺赌场里赌局结束的声音。

    不知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呢?

    唇角轻勾,他略略垂目,蓦地,一楼廊柱外的花丛里,花草半遮半掩间,一枚颜色鲜艳的东西入眼,他呼吸一滞。

    面人!

    第一反应探向自己的衣袖,以为自己扫袖风关窗时将袖袋里的面人甩了出去而不自知。

    熟悉的触感入手,不,不是他的,他的还在!

    脚尖一点,他飞窗而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