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边,卞惊寒负手而立,漆黑如墨的凤眸微微眯着,望着不远处那座翠竹环绕、红墙碧瓦的府邸。

    府邸院中下人们忙忙碌碌,劈柴的、洗晒的、晾晒和包装各种药草的,府邸门口也时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虽始终未曾看到可能会是那个厉神医的人,但是,这一番观察下来,他很确定,这个男人在。

    厨房的外面有人在杀鸡,而院中的井边有人在剖鱼刮鱼鳞,方才他还看到有人采买了水果进府。

    厉神医无父无母、无妻无儿,换句话说,此府邸里,只有他一个主人,主人不在,这些下人们会杀鸡杀鱼买水果搞得像是过节一样?

    他不确定的是,那个女人找到他没有?他有没有帮那个女人解毒?当然,他最不能确定的还是,那个女人是否还活着?

    解药只有一粒,给他食了,她自己没有,这一点是非常肯定的,不然,她就不会去买那个让中毒者的脉搏暂时呈正常假象的药了。

    中裂迟者,不食解药,寻常人两三日可活,习武之人四五日。

    她只有两三日的时间。

    如果她是大前天夜里咬的他,那今日,她已经是两日两夜,加今日一早上了,就算不是大前天夜里,是前天早上她咬的他,那今日也已经两日一夜了。

    重要的是,她又食了太多乱七八糟的药。

    避子药、补血养气的药,特别是那个让中毒病弱的脉搏暂时呈正常假象的药,他懂医,那种药对身体的损伤有多大,他心里清楚。

    这样的情况下,她还能不能坚持到两三日的最大极限三日,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凶多吉少。

    现在当务之急,是能找到那个厉神医。

    **

    一楼,弦音心急如焚,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呢?

    眼看着赌局没多长时间就要开始了,在这之前,她必须将那个雅阁里的人赶走才行啊。

    就在她急得快要暴走的时候,蓦地想起袖袋里还有一瓶那什么药,她眸光一亮,艾玛!

    昨日厉神医让她不要瞎碰府里的药,说很多都是一步封喉的毒药,然后,她就想着自己若此次大难不死,日后,她得一人行走江湖,既无人保护,又无武功护体,若能搞点什么毒药防身那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便去了前院。

    可是前院的那些下人告诉她,并没有什么毒药,他们晾晒和包装的都是要送去各个药铺铺货的治病救人的药,唯一能称得上毒药的,怕只有那个还未配制完成的灭蚊药。

    他们说,夏日将至,灭蚊药即将迎来卖出高峰,大家正在赶制。

    看到装灭蚊药的小瓷瓶特别好看,她刚想拿起一瓶来看看,被几人吓得赶紧制止。

    他们告诉她,那还不是灭蚊药,是半成品,不仅不会灭蚊,还会招蚊,因为灭蚊的原理是,先将蚊子引来,再用毒将其杀死,瓷瓶里的是还未添加杀蚊毒的药水,若不小心弄到身上,男子还好,因为男女肤质和血液不同,可若是女子弄到身上,那可是要招惹一堆蚊子前来的。

    觉得有点意思,最后她还是偷偷顺了一瓶。

    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不对,那个雅阁里面有女人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