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神医也不知通过什么途径,给她在折子戏里找了一个无任何台词的丫鬟的名额。

    说,待折子戏结束,他只管猜双数,若到时,雅阁内所剩孩童的确为双,就让她无视,若所剩为单,就让她缩骨成孩童充数为双。

    她说,那么多人,她如何缩骨?而且衣服怎么办?另外,突然多出一个眼生的小孩子,别人不会起疑吗?

    厉神医说,不用担心,那雅阁他非常熟悉,有两进门,里面还有个里间,里间里面有块屏风,里间跟隔壁的雅阁墙上方还有一扇通风小窗,为了装饰,那面墙上还挂满了蚕丝做成的假藤蔓。

    让她到时就在屏风后缩骨,反正她的速度快。

    而关于衣服也没问题,小衣服可以装在袖袋里带进去,一旦缩骨,换下来的大衣服和唱戏的头套,就用一根蚕丝藤蔓捆一捆,通过墙顶上的那扇小窗,抛扔到隔壁雅间就行,事情结束后再去拾回便是。

    至于自己眼生,更是不用担心,因为所需孩子众多,一些是借的附近居民家的孩子,有一些是街上的流浪儿和小乞丐,眼生的人多。

    好吧,反正为了解毒,有风险她也必须得上不是吗?

    到时候就见机行事吧。

    此刻提前前来,她是想看看一切是不是真如神医所说的那样,也顺便先适应适应环境,最重要的,她得先将隔壁的那间雅阁订下来,到时候才好扔衣服和头套过去。

    表演的那间雅阁倒是真如厉神医说的一样,她整个熟悉了一遍便出来了,打算去隔壁的雅阁看看,刚行至门口抬手准备推门,身后蓦地响起人声:“这间已经有客人了。”

    她一怔,回头,是茶楼小二。

    “姑娘去楼下掌柜处定别的雅阁吧。”小二说完,已将双手端的托盘娴熟地换成一手托着,另一手推开了雅阁的门。

    弦音刚准备张口说话,小二已反手关了门。

    弦音汗,那现在怎么办?

    厉神医还说茶楼都是半上午才开始有生意的,她来那么早,这间雅阁竟都有人定了。

    也不知何方神圣?

    站在门口听了听,也未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哦,不对,有人说话了,是小二。

    小二说:“各位客官的碧螺春来了,小的这就给各位斟好。”

    却是未听到任何回应。

    不过,听小二用的是诸位,想必不是一个人。

    怎么办?

    她必须要这间雅阁才行啊啊啊!

    跟人家商量商量,让他们换一间?银子她出也行!

    对,就这样,现在银子神马的,都是身外之物,别说付雅阁的钱、喝茶的钱,另外倒赔一些钱,她也愿意啊!

    抬手,作势就要敲门,却在眼见着要落下的时候,她又猛地停住。

    不行,她不能出面做这件事,太易惹人怀疑,等会儿人家问她为何非要用这间她怎么说?散财交换就更不妥。

    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行。

    恐小二出来又遇到自己,她拾步走开下楼,边下楼,边思忖对策。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