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走后,就无人说话了,雅阁里静得厉害。

    所幸这君悦茶楼坐落于比较繁华的街道上,所有临街的墙窗都洞开,外面的热闹传了进来,勉强掩盖了几分尴尬。

    管深和薛富对视了一眼。

    他们其实不是很清楚这个男人为何要来这里?

    前日,就是这个男人身上的裂迟被厉神医解了的那日,他风风火火从外面回到客栈,急急吩咐他们赶快收拾,退房出发,甚至连他们说吕姑娘不知去哪里还未回呢,他都无视。

    他们还以为是要回大楚,毕竟此次来午国密查一事已经完成,已经确定午国这边的勾结之人是太子秦羌。

    虽不知大楚那边跟此人勾结的人是谁,但,那不是他们的任务,他们只负责午国,大楚那边是卞惊卓在查。

    可是,准备出发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并非打道回府,卞惊寒说,查到的消息他已经秘密飞鸽传书给大楚那边了,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办。

    可就在准备上马车的时候,他突然又晕了过去。

    他们都吓死,还以为他身上的裂迟并没有解,还是李襄韵让人找来了庄大夫,庄大夫把完脉后,说,并无大碍,余毒消除有个过程,而他又动了急、动了肝火所致。

    他们不知道他何事动急,又何事动了肝火,毕竟刚毒解醒来、劫后余生,一般人不应该是欣喜激动才对吗?

    庄大夫给他施了针,今日凌晨他醒了,一醒来便再次让大家出发,那时天还未亮。

    还以为去哪里,竟然是来了此处。

    是来找厉神医吗?因为他们那日曾来找过,所以知道厉神医在午国的府邸就坐落在这条街上,离这不远。

    君悦茶楼地势高,而且建得挑高也高,虽只是二楼,一整面墙的窗一开,视野特别开阔,数里之内尽收眼底。

    循着男人的视线,他们看到的,便是厉神医的府邸。

    只是,找厉神医做什么呢?

    他身上的毒不是已经解了吗?

    难道是专程过来当面感谢,感谢人家的搭救之恩?

    可那也不至于动急动肝火啊。

    所以是......

    他们两人都看向李襄韵,然后又相视点了点头。

    是了,能想到的原因就只有这一个了,为了李襄韵而来,为医治李襄韵的眼睛而来。

    虽然庄大夫说,她的眼睛七日左右应该无碍,但毕竟庄大夫用了“应该”这个词,这个男人是要确保万无一失吧?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李襄韵心绪也是大动得厉害。。

    她虽然眼睛看不到,而且这个男人也未说去哪里,但是,路上的时候,她问过车夫的,车夫说来此镇,她第一反应便是他来寻厉神医。

    为何?

    为何来寻厉神医?

    是因为知道自己身上的毒是吕言意解的,而且吕言意还是牺牲自己解的,中毒后的她必定会寻厉神医,所以,他来找厉神医,其实是来找吕言意?

    不,绝对不会是这种可能!

    他一直在昏迷,不可能知道这些。

    就连管深和薛富他们都不知道,他又怎么可能会知?

    除此之外,他是来找神医做什么呢?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他不可能找到神医。

    当日拥寒门至少千人在找,还不是密切监视过神医的这处府邸,全都未果。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