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还在边拍边叫:“快放我出去!”

    见不少人凑到洞口来看,女子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大叫:“救命,救命啊!”

    众人错愕。

    赌场男人有些崩溃。

    “你出来啊!”

    “那么小的洞口,我怎么出去?要是能出去,我早出去了,快放我出去,救命,放我出去!”

    女子似是情绪有些失控,将木板敲得更响。

    赌场男人面色很难看。

    “你自己怎么进去的,就还是怎么出来啊!”

    “我怎么进来的,你还不知道吗?你们做木匣的时候,就让我在里面了,然后用木板将四周钉住,就留那么点小洞口,四周都封死了,我怎么出得来?”

    全场震惊。

    什么情况?

    里面那女人的意思是,她是被他们做木匣的时候就封困在里面的?

    见大家惊错不已,议论纷纷,赌场男人简直要疯了,怒道:“你胡说什么!快出来!”

    虽然他也不知道她是如何进去的,但是,他却很清楚,她肯定是刚刚进去的,因为早上放豆豆进去的时候,里面还没有人。

    “我怎么出去呀?我既不是鬼,也不是妖怪,更不是神仙,又不能变,这么小的洞口,你自己说说我能出去吗?你能进来吗?你能进来我就能出去!”

    赌场男人:“.....”

    真是头疼不已。

    而让他更头疼的还在后面。

    “快放我出去,再不放我出去,我就将你们的丑事公布于众!”

    赌场男人汗。

    见大家错愕又探究的目光纷纷投过来,他只得硬着头皮咬牙道:“休得胡言乱语,我们能有什么丑事?”

    “没有吗?没有将我钉在里面做什么?难道让我暗中移动小象去帮助赵公子取胜不叫丑事?”

    啊!

    全场哗然。

    暗中移动小象?帮助赵公子取胜?

    所以,这是作弊?!

    众人震惊!

    包括厉神医,亦是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赌场男人面薄如纸,赵公子一脸难堪。

    大家难以置信,七嘴八舌、指指点点起来。

    女子还在里面叫:“你们这些坏人,这样骗人家的银子,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我不想为虎作伥,所以明知道赵公子的飞镖投在最底下,也不将小象移下去,而是移到了最顶上。”

    全场再次哗然。

    原来如此啊!

    赌馆男人脸色很难看。

    厉神医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没想到自己这样被人欺骗愚弄。

    围观的不少人看不下去了:“快将人放出来吧!”

    “是啊,你们这样做,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在场的有没有会武功,直接将这木匣劈了!”

    赌场男人有些百口莫辩,毕竟自己作弊是真,毕竟这样的洞口大人绝对不可能进入更是真,想起豆豆的啼哭,他脸色煞白,她......她到底是狐是妖?

    这边已有会武功的好心人上前:“我要劈了,恐伤到姑娘,姑娘往中间站一站。”

    “好,谢谢,谢谢你们!”

    一阵霹雳吧啦声,木匣被掌风劈开,木板倒下,一身狼狈的女子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众人还未来得及细看,就见女子惊惧地看了一眼赌场男人和赵公子,就像是生怕自己再被他们抓住一般,扭头就仓皇逃窜。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