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唯一活下去的机会,不管怎样,她都必须抓住。

    挑起那副空竹篓,她忍着脚痛,再次追了上去。

    对方没有回头,大概是听到脚步声,知道她追上来了,便也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她只得小跑起来。

    对方也跑了起来。

    无奈她身上中着毒,虽然不发作的时候没事,但毕竟已吐血多次,身体已是虚弱至极,而且刚刚还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浑身骨头还在痛,最重要的,是脚痛,且还挑着扁担竹篓,根本跑不快。

    说实在的,若不是有求于他,若不是自己的身家性命捏在他的手上,依照她的性子,她真恨不得扯开嗓子喊:“厉神医,厉神医!”

    那么多人寻他不遇,她这般一嚷,街上人来人往,想必分分钟就有人来将他堵住。

    可是,她不能啊!

    虽然没追上他,但是他一直就在自己的视线里,在一个人多的十字路口,只一个眨眼的瞬间,突然就不见了男人的身影。

    本能地就想拾步追到路口边去看看,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她干脆停了脚,并且朝街边一个卖包子的棚子里躲去。

    等了好一会儿,果然就见那厮探头探脑朝外看,大概是觉得安全了,才举步走出来,继续朝前走。

    就知道他会如此,尼玛,电视里这种桥段她见多了,别想就这样甩掉她。

    挑着竹篓她再次追了上去。

    男人听到脚步声回头,见到竟然又是她,顿时就无语问苍天了。

    顿住脚,气结了一会儿,问她:“你到底想要怎样?”

    弦音眉眼一弯:“就想帮大哥挑担子啊,大哥负责买菜,我负责挑担,大哥省力,我开心。”

    言下之意,你到底哪里,我跟哪里。

    男人汗,抬手扶额。

    将手自额上拿下,忽然开口:“我看你不是中毒了吧?”

    弦音一怔,以为他要跟她谈病情了,谁知就接着听得他道:“是中邪了还差不多。”

    说完,一副也不想跟她纠缠的样子,再次拾步往前走。

    弦音汗。

    无语了一瞬,依旧锲而不舍地跟了上去。

    尼玛,好想威胁他,好想说自己知道他是厉神医,如果他不答应给她解毒,她就大叫告诉别人,然后让他从此被大家认识,从此过上明星一般鸡犬不宁的生活怎么办?

    嘤嘤嘤,她又不敢赌。

    若,这是他的逆鳞,或者说这是他的底线,她这样触碰了,他一怒,更加不治她怎么办?

    大概是见她一副狗皮膏药似的粘着甩也甩不掉,他也不撵她了,但也不管她,就当她是空气,随便她爱跟跟。

    弦音也想好了,就是跟着他,反正死哪儿都是死,宁愿死在他面前。

    还以为他会带着她一直漫无目的地走到天荒地老,谁知,没多久,他就在一个门口停了下来。

    弦音抬头一看门匾,天旺赌馆,蓦地想起她从他眼里看到的那句心里,【阳光明媚天气好,本神医的手气应该也不赖。】

    原来他好赌啊!

    艾玛,那敢情好。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