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她要找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厉神医。

    现在她就在厉神医午国府邸外的一棵梧桐树上,已经在上面一个多时辰了,裂迟的毒都发作过一次了,依旧没有看到神医的仙踪。

    就这一个多时辰的光景,她数了数,已经有九人来找过神医了,都是寻医问药的,都被家丁拦在了门外,说神医不在府中。

    她不信啊,所以就爬这么高来看。

    她没有多少时间了,必须尽快找到神医才行,庄大夫说,一般人两三日,她前天夜里咬的卞惊寒,昨日一日,今日已经过了半日,真的没有时间了。

    大门这边也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将包装好的药材送去铺子的,出去采买的,也未看到神医出门。

    当然,她从未见过神医,并不知对方长得什么样,但是,很明确的是,进进出出的都是些下人,没看到一个主子模样的人出门。

    “万大哥,又去买菜啊。”

    “今日去得有点迟呢。”

    一个挑着一旦空竹娄的家丁出门,守门的两个家丁跟他打招呼。

    “是啊。”

    弦音垂目看去,正好那个挑竹娄出门买菜的家丁抬眼看了看日头,于是他们两人的视线就这么不期而然地对上了。

    她当即读出了对方眼里的一句心里。

    【阳光明媚天气好,本神医的手气应该也不赖。】

    弦音瞳孔一敛。

    本神医?

    难怪说神龙见首不见尾,见这位厉神医比见神仙还难呢,原来有对付世人叨扰的高招啊!

    好一个去买菜的家丁万大哥!

    因为用了读心术的原因,体内毒被催发,一股腥甜直直往喉咙里一窜,她张嘴喷出的同时,脚下一滑,整个人从树上栽下。

    口中鲜血喷出,她甚至都来不及惊呼,身子就重重砸在梧桐树下的地上。

    好在不是石子地,是土地,可那么高摔下来,她又发着毒,还是摔得她差点散了架。

    动静之大,自是惊动了门口的两个守门家丁,和那个要去买菜的“家丁”,外加两个正进出的家丁。

    “呀,怎么回事?怎么掉下来一个人?”

    “看树上有个风筝,可能是上树捡风筝吧。”

    “怎么一动不动的?不会摔死了吧?”

    “不会吧?那多晦气,去看看。”

    几人朝弦音走过来,包括那个挑竹娄去买菜的家丁。

    弦音便赶紧闭上了眼睛。

    尼玛,她原本是摔得一下子起不来而已,听几人七嘴八舌之后,她觉得装死这个方法似乎不错。

    医者门前总不可能真的见死不救吧?

    然,某人还真如传闻中的见死不救了。

    只听到几人近前,又是七嘴八舌,却无一人碰她。

    “呀,许是真的死了呢,都出了那么多血。”

    “可不是,眼睛都闭上了。”

    弦音心中暗骂,妈蛋,既然人家都这样了,好歹前来探个脉确认她死了没死啊。

    然,什么都没有,几人做完围观吃瓜群众,做鸟兽散,各自忙去。

    弦音特憋气地睁开眼,看到那个挑竹娄卖菜的万大哥早已悠闲地走了老远。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