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深看到,李襄韵的话音落下,卞惊寒似是蓦地想起什么,连忙伸手去探外袍的另一只袖袋,冷峻的脸上露出几分紧张之色。

    在掏出一个什么东西看了看之后,终于面色一松的样子,又将那东西放了回去。

    管深怔了怔。

    因为卞惊寒没有完全将那东西拿出来,而且很快又揣了回去,所以,他也没有怎么看清楚,只知道颜色很鲜艳。

    有点像那日聂弦音那丫头送给他的面人,但也不确定,毕竟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会揣那种东西于身上的人,而且他早就忘了那丫头吧,后来提都未提过。

    心中微叹,前方卞惊寒已出了声:“这两日辛苦了,都回房吧。”

    说完,弯腰将地上的发簪拾起来,举步走向李襄韵,递到她手上:“收好了。”

    李襄韵心口微微一颤,将发簪拿住,“嗯。”

    看来他并未怀疑她的动机。

    其实,她只是想让吕言意那个女人看到的。

    她的计划是打算今日几时趁吕言意在场的时候,自己给这个男人擦身,然后不小心带出这发簪,让她看到。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实施。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请问王爷需要换一间厢房吗?”退出去之前,管深出声确认。

    这一屋子的气味,难闻到让人作呕,他一个下人都片刻不想呆,何况平素各种讲究,讲究到令人发指的卞惊寒?

    以为他绝对会回他,这还用问?谁知,对方竟然回了句:“暂时不用。”

    “那,奴才去让客栈小二过来处理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除味的......”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卞惊寒打断:“有需要本王会吩咐!”

    管深一怔,有些难以置信。

    有需要他会吩咐,所以,他的意思是,暂时不需要?尿味都骚成这样,不需要?

    好吧,完全无法理解。

    “那奴才就先告退了。”

    李襄韵和管深离开后,卞惊寒又撩起自己的袍袖,凝眸看向自己手腕上的那处咬痕。

    细细端详了好一会儿后,又扭头看了看地上被泼尿粪的地方,甚至还未尽干,他微微眯了凤眸,略有所思。

    再然后又两步走到窗户边上,扬目,缓缓移动视线,所及范围之内,一处一处瞥过。

    忽的收回目光,他快步拉门而出,又一把推了管深厢房的门而入。

    管深正在提壶倒水,吓一跳,连忙放下水壶,准备迎过去,卞惊寒已先出了声:“那位姓庄的大夫说没说过中了裂迟的人,血也是有毒的?”

    管深闻言一怔。

    哎呀,庄大夫说过的,还让他们不要触碰,只是他方才事无巨细、一五一十禀报的时候,忘了说这个。

    他还未回答,卞惊寒已迫不及待地确认:“是不是说过?”

    “说过的。”管深点头。

    “是不是你们所有人都在的时候说的?”

    “嗯。”管深刚想着解释一下方才自己忘了,男人已经墨影一晃,风一般出了门。

    什么情况?

    管深一脸莫名。

    【关于弦音拾到的那个面人,后面会解释哈,孩纸们现在只要知道,弦音送给三爷的那个还在三爷袖袋里就行哈,李襄韵不会用那个做文章滴,毕竟在她眼里,那是“弦音”送的,不是“吕言意”送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