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推开厢房的门,榻上男人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她眼帘颤了颤,反手将门关上,拾步走过去。

    站在床榻边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看着他虽然苍白,虽然没有血色,虽然生气全无,却依旧英俊到让人窒息的脸,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再见了,卞惊寒。”

    她倾身,准备将他的胳膊放到被褥里面,忽然想起昨日她咬过的腕,便撩了他的衣袖,打算看看伤口。

    可能是她撩袖的动作太大,一下子将他袖袋里的东西给带了出来,有什么“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她垂目。

    是一枚发簪。

    熟悉的鸢尾花样式入眼,弦音眸光一敛,这不是昨日李襄韵拿在手里跟她细数自己幸福过往的那枚发簪吗?

    弯腰拾起,她发现不是。

    昨日李襄韵一直拿在手里把玩,她看得很清楚,也记得清楚,那枚鸢尾花的花心是红宝石,而这枚的花心是绿宝石,那枚是簪柄在尾,这枚簪柄在首。

    所以,这枚跟李襄韵那枚是一对?

    想想也是,这枚卞惊寒随身随带,那枚李襄韵随身携带,可不就是一对,情侣簪呢。

    弦音小脸当即就冷了,鼻子里哼哼哼的,甚是不悦地又将那枚发簪放回到他的袖袋里,动作之大,差点让发簪划伤他的胳膊。

    放回去以后,她又在想,自己在气什么呢?

    他们两人的关系她一直知道的呀,而且自己都要走了不是吗?

    哎,速战速决吧。

    自袖中掏出那粒药丸,送到他的唇边,她忽然又想,如果解药是假的怎么办?

    她已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一次,别这次又搞个什么飞机。

    想了想,觉得应该不会。

    秦羌不像是骗她的,而且,这个男人都已经这样了,说难听点,死马当活马医了,还能比现在情况更糟吗?

    这般想着,她又将解药伸了过去。

    只是,不亲眼看着他醒来,亲眼看着他没事,她终究还是不放心。

    可,如果亲眼看到,就等于他也看到她了,她就又走不了了。

    怎么办?

    她得想个办法,在他看不到她的情况下,她能看到他!

    直起腰身,她环顾了一下屋内,躲在某处,肯定不现实,她又拉门看了看走廊,在外面也不行,关了门,她走到窗边,入目是外面街道的街景。

    她转身,视线所及范围之内,蓦地瞥见窗布下方的地方有个彩色的东西,因为窗布一直垂坠于地,将此物掩住,正好她这个位置才能看到。

    眸光一动,她弯腰拾起。

    赫然是那日她送给卞惊寒的那个小面人。

    只是.....

    只是已经面目全非,完全不成样子了,大概是被扔在这窗脚下,被人踩来踩去。

    弦音拿手拂着上面的灰尘,忽然好难过。

    因为是面人,上面很多的灰尘脏污已经拂不掉了。

    哎。

    她也不拂了,就拿着那个面人呆呆地站在那里,生着闷气。

    尼玛,就算将自己同李襄韵的信物视若珍宝,对她送的东西不当回事,也不应该这样对待这个面人吧?

    这面人又不是捏的别人,是他,是他,是他呀。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